摄影圈子 hqmana.com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阿根廷〕莱.巴尔莱

晚饭时,饭店里走进一位高个儿,面容和蔼,脸上的笑容矜持而又惨淡。

他风度翩翩地走上前台,朗声说道:“诸位,敝人十分愿意在此介绍一个奇迹,迄今无人能窥见其奥妙。近年来,敝人深入自己影子的心灵,努力探索其需求和爱好。敝人十分愿意把来龙去脉演述一番,以报答诸位的美意。请看!我至亲至诚的终身伴侣——我的影子的实际存在。”

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中,他走近墙壁,修长的身影清晰地投射在墙上。大厅内鸦雀无声,人们一个个伸长脖子,争看究竟。他像要放飞一只鸽子似的,双手合拢报幕:

“骑士跳栏!”

骑士模样的影子在墙上蹦了一下。

“兔子食菜!”

顿时,出现一只兔子模样的影子在啃白菜。

“山羊爬坡!”

果然,山羊模样的影子开始步履艰难地爬一个陡坡。

“现在我要让这昙花一现的形象具有独立的生命,向大家揭示一个无声的新世界。”

说完,他从墙壁旁走开,影子却魔术般的越拉越长,直顶到天花板为止。

“诸位,为了使影子能脱离我而独立生活,敝人进行过孜孜不倦的研究。我只要对它稍加吩咐,它就会具有生命的各种特征……甚至还会吃东西!我马上给诸位表演一番。诸位给我的影子吃些什么呢?”

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回答说:“给,给它吃这块火鸡肉冻。”

一阵哄堂大笑。他伸手接过递来的菜盘,走近墙壁。他的影子随即自如地从天花板上缩了回来,几乎贴近他的身子。人们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身子并未挪动,那影子却将纤细的双手伸向盘子,小心翼翼地抄起那块肉,送到嘴里,嚼着,吞着……

“简直太神奇了!”

“嗯,你信吗?”

“天哪!夫人,我可不是三岁的小孩!”

“可是,您总不会否认这把戏确实很妙,是吗?”

“给它这块鸡脯。”

“梨!看着它如何吃梨一定妙不可言。”

“很好!诸位,现在先吃鸡脯,劳驾,哪位能递给我一条餐巾?谢谢!”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这场娱乐。

“再给它吃点饼,你这影子可有点干瘦啊!”

“喂!机灵鬼,你的影子喝酒吗?给它这杯酒,喝了可以解愁。”

“哎哟,我笑得实在受不了喽。”

那影子又吃又喝,泰然自若。不久,那人把灯全部打开,神情冷漠而忧郁,脸色显得格外苍白。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诸位,敝人深知这般玄妙的实验颇易惹人嘲讽、怀疑,但这无关紧要。总有一天,这项旨在使自己的影子独立于本人的实验,会得到公认和奖励。临走前,敬请凡有疑问者前来搜一下敝人的衣服,以便确信我绝没有藏匿任何物品。诸位的慷慨惠赠,无一不为我的影子所食。这如同敝人叫巴龙·卡米洛·弗莱切一样千真万确。十分感谢,祝大家吃好,晚安!”

“见鬼去吧!”

“谁要搜你的身子!”

“幻术玩够了,来点音乐吧!”

卡米洛·弗莱切,真名叫胡安·马里诺,他面朝三方,各鞠了个躬,神态庄重地退出了餐厅。穿过花园时,突然有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给我滚!”警察厉声吼道,“下次再看到你,就让你和你的影子统统蹲到警察局过夜去。”

他低下头,慢慢地走出去。拐过街角,他才稍稍挺直身子,加快脚步回家。

“你不回来,小家伙们不愿睡,他们可真累人啊!”

两个金发的孩子在一旁玩耍着,兴高采烈地迎接他。

小姑娘走过来,缓声问道:“带回来什么没有?”

他没吱声,从衣服里掏出一方叠好的餐巾,接着从里面取出一块鸡脯、几块饼,还有两把银质钥匙。

小姑娘把食物切成小块,放在盘里,同她的两个兄弟吃了起来。

“你不想吃点什么,爸爸?”

“不,”他头也不回地说,“你们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胡安·马里诺面朝窗子坐下来,茫然失神地凝望着沉睡中城市的屋脊,琢磨着明天该去哪里表演他的奇迹……

街上一点一点的路灯亮着,行人寥寥,华丽的巨大荧幕下是安静的城市,当所有的繁华背过身去,静谧的月光遮不住被生计所迫的人性。

当他站在舞台,介绍自己的奇迹;当他背对观众,一点点喂自己的影子吃饭,当他向人们鞠躬,当被警察抓住,当他为下一个奇迹而烦恼时,他的内心,该是多么苦楚。

当女孩拿到餐巾包着的鸡块,却不知道它来源于奇迹的表演。社会经济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可2020的梦想却无法顾及黑暗银幕下的弱小生灵。

如果表演奇迹成为生活的物质来源,那么他的人生暗淡无痕,社会难道不应为此反思吗?这难道就是黑暗势力,极端组织的来源吗?也许是的。

罗曼罗兰说过,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悲剧,为的是征服它。扶贫攻坚一直是中国近期的工作导向,只有扶贫,才能脱贫,只有脱贫,才能减少喂自己的影子吃饭的人,没有了这种人,天下才能太平,社会才能稳定,人们才能安居乐业。

这更启示我们要更努力汲取知识,全面提高自身的素养,抓住时间和机遇,努力发展,成为更好的自己。

浅谈李清照

柳永曾说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秦观曾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元稹曾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可这些都不够美。

李清照的出现就像古诗坛中的白莲,在赵明诚不在的时光里,她的才华,她的诗情,在那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中见得一二,所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也不过如此罢。

除了琐碎的儿女私情,最让人迷恋的还是李清照的才情。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面对项羽的自刎之处,心血来潮的作品都如此有力。如果可以我愿手中捧一杯清茶,伫立在窗前,看西边夕阳西坠,红艳的火烧云也许可以把我带回那繁华的宋,与美神相见。

我喜欢李清照,喜欢她的执着与希翼,她凭着男儿都未有的气概,屹立在生活强者的巅峰,多少犀利的语言呼吁人们抗金,岁月在流逝,年华在增长,一岁又一岁,他厌恶世俗的明争暗斗,爱国爱家,我多想擎起一盏灯,像他一样,照亮世俗孤独敏感的心。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技巧]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55900c7e1d6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