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圈子 hqmana.com

文/简五

有些事物哪怕你再讨厌,你都会坚持下去,因为爱意;有些事物哪怕你再喜欢,你都要抛弃,因为情理。

------前记

这只橘猫蜷缩在洗衣机的夹缝里,浑身瑟瑟发抖,只有尾巴还在假装百无聊赖地摆动着,但尾尖还剧烈地抖动着,好像某人一只受了惊吓的手,一边假装镇静地摇着扇子,一边抖如筛糠。

这只猫被打了,我打的。起初,我把这只猫从我的床上扔下去,紧接着迅速拎起一条扫把。

橘猫夺路而逃,先藏在洗衣机后面,又吓得躲进床底。我趴下身子,拿扫把使劲向它的头身上挥舞过去,小橘猫躲在紧靠里面的墙角----打不到。但我不甘心地,终于在伸手过去之后,揪住它的一条后腿,于是趁势用力一拽,把它丢在它刚撒尿的地方。

“你说,为什么这么做”我冲着躺在污渍边的猫吼到。

“喵~”它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并不理会,指着尿迹。“是不是找事?”说着,我在它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连我的手都有些麻。

“喵”它又叫了一声,眼里有些湿润。

“你说”。我把它的头按在污渍上,“想不想待了还?”里面的尿骚味一阵阵飘了过来-----那是我今天刚换的新被子,我妈去年给我做的,我一直视若珍宝。想到这里,我连杀死它的心思都有了。举起手,我更用力的在它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手掌微微有点痛。

“喵~”小橘猫吓得有点瘫软,肚皮朝着我,身体卷缩的更紧,尾巴夹在身下,一边好像百无聊赖的摇着,一边轻轻地抖动着。

“你说,要不要待了?”我吼了出来,手举得高高的,突然橘猫瞪圆的眼睛沁出了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它看着我,嘴巴微微地颤抖着,连两边的胡子也抖动,像在对我乞求原谅。

而我这两天把室内的能换的褥子、被单,被罩全换过一遍,因为它都曾尿过,连带自己房间的被它尿过的衣服,和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被它尿湿的文件。想到这些,它的泪水与乞求我无法原谅,我把它按向尿迹。

“闻闻,自己闻!”我死命按着猫的头,让它能闻那片污渍的气味。它更加瘫软,尾巴摇动的更加剧烈,尾尖颤抖的也更加明显,紧接着是它无力且绝望的一声惨叫,“”喵呜~”那叫声像一阵绝望叹息,又像在说“我完了”。

最后,它终于不再挣扎,眼睛里噙满泪水,嘴巴微微张开,胡子剧烈地抖着,然后一言不发地看向我。

      5月14日凌晨5时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71defcb0ab79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