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圈子 hqmana.com

居家健康监测期间,酸酸是街道派人上门来做的。昨天,两个大白来到家里,说做鼻拭子。

这次我学了生意,知道了咽拭子和鼻拭子的区别。相比而言,鼻拭子的效果更好一些,咽拭子如果做得不到位,也就是沾了点口水。但做鼻拭子有点难受,会感到无比酸爽,大部分人还会流泪。

我特意去查看了一下鼻腔的解剖图,鼻子是与咽喉相通的,从理论上来讲,垂直面部,从鼻孔进入的棉签,可以直达咽喉部,也就是相当于耳部的位置,那么对成年人来说,棉签可以进去十来公分。而现在一般做,进到五六公分的位置就可以了,这个时候大部分人是可以忍受的,但棉签一旋转,那不争气的眼泪会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我的第一次鼻拭子是自己对着镜子做的,发现我的承受力还可以。自己做的好处,是知道轻重,把握分寸。而如果别人做,那些细微的感受就无法传达。大部分人的本能反应是头往后躲,所以有经验的医生会让你把头靠在墙上,让你躲无可躲。

相比而言,抗原检测虽然也是捅鼻子,但只要进入那么个二三公分就可以,方便得多,刺激也小得多。

这些知识和体验,都是经过多次实践才获得的。

昨天大白帮我做完,对我家属说你也做一个吧。她是第一次做鼻拭子,虽然有我事前的提醒,但还是流下了眼泪。

这几点泪水,应该是让我害的。这害人交易,是因我而起的。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c1ad0a0d67c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