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5 01:22:53  作者:文藝調頻

昨夜月亮蠻亮卻冷的出奇,我以為今天會是一個晴朗的日子,不想早上推開門最先刺激到我的不是寒冷的風,而是一樹的雪。

光禿禿的枝椏裹上了素裝,本來斑駁幹枯的樹皮像是上了一層釉。

雪還在下,雪花不大卻洋洋灑灑,飄的不徐不疾,落的自由自在。我站在屋簷下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抬頭看著有幾朵調皮的雪花向我飛來。我沒有像躲雨那樣避開,而是伸出了袖子,任由那幾片絕色融化滲透到衣服裏面。

地面上倒是不見什麼積雪,被混凝土硬化過的地面是很難存住雪的,只有低窪處的積水才能證明無數的雪花也曾親吻過這裏。

向門外望去,路上沒有什麼行人,倒是有幾道黃了吧唧的難看的車輪印非常顯眼的匍匐在路面,路對面的土堆上還有幾只喜鵲在覓食。

路那邊同樣是看雪的人站在自己家的門口用手機拍啊拍啊。估計兩分鐘後就會發一個朋友圈,然後所有已經看到雪的人又在朋友群裏知道了一次“下雪了”。

還是不看他們了,覺得地上的一切都無法與之相配,我繼續賞雪。看著雪花一片一片飄落有馬上融化,心裏有中說不出的感受。

第一場雪哇

我想起了那首短詩“本是天上花,無端落繁華,畢竟天上花,來也瀟灑去也瀟灑。”那本就是天上的飛花,如今散落在了地上化成了水,卻倒映著天空。原來她去的這麼快是因為想家了啊!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藝調頻]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hqmana.com/2022/01/202201150118595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