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5 01:20:06  作者:文艺调频

昨夜月亮蛮亮却冷的出奇,我以为今天会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不想早上推开门最先刺激到我的不是寒冷的风,而是一树的雪。

光秃秃的枝桠裹上了素装,本来斑驳干枯的树皮像是上了一层釉。

雪还在下,雪花不大却洋洋洒洒,飘的不徐不疾,落的自由自在。我站在屋檐下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抬头看着有几朵调皮的雪花向我飞来。我没有像躲雨那样避开,而是伸出了袖子,任由那几片绝色融化渗透到衣服里面。

地面上倒是不见什么积雪,被混凝土硬化过的地面是很难存住雪的,只有低洼处的积水才能证明无数的雪花也曾亲吻过这里。

向门外望去,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倒是有几道黄了吧唧的难看的车轮印非常显眼的匍匐在路面,路对面的土堆上还有几只喜鹊在觅食。

路那边同样是看雪的人站在自己家的门口用手机拍啊拍啊。估计两分钟后就会发一个朋友圈,然后所有已经看到雪的人又在朋友群里知道了一次“下雪了”。

还是不看他们了,觉得地上的一切都无法与之相配,我继续赏雪。看着雪花一片一片飘落有马上融化,心里有中说不出的感受。

第一场雪哇

我想起了那首短诗“本是天上花,无端落繁华,毕竟天上花,来也潇洒去也潇洒。”那本就是天上的飞花,如今散落在了地上化成了水,却倒映着天空。原来她去的这么快是因为想家了啊!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172f1856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