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王朝》第二百六十五章 电闪(一)

2021-11-25 16:17:00  作者:摄影随笔专栏

        两天两夜的奋战,让钟三等人疲累不堪,直到现在,钟三才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刚说出这意思,钱掌柜、皇甫昱和徐小五便问他究竟是何事,钟三说,他现在回想昨晚安排人员粮米的过程,好像永年炭行的粮米目前并不充足,照他的估计,这些粮米最多只能支撑半个月!

        徐小五听了立刻自责道,都怪他这两天只是忙着运炭,忘记购买粮米了,皇甫昱却说,这不是徐小五的错,他前两日倒是想到了此事,而且也去米铺买米了,但街上的米铺要么关门,要么价格飞涨,他问钟三他们可知现在米价已经涨到多少,三人猜了几个数字,皇甫昱都没吭声,最后他才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十五两!三人一听,都惊呆了,一石米十五两,这简直就是个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这么高的米价,别说一般百姓吃不起,就连他们这些掌柜也都要望米兴叹了,皇甫昱说,现在就是这个价,那天他抢买了几千斤,不然现在炭行还没有这么多粮米呢,只是当时钟三他们都在抢运石炭,他就没对他们说此事,钟三等人听了都十分感激钦佩皇甫昱。

        皇甫昱接着又说,米价飞涨,后面就要看京城的粮食储备到底能有多少了,如果储备不足,京城再被包围起来,那时间一长,城内可能就要面临饥荒,而且,他估计这种可能性还很大,因为此次消息保守得太过严密,许多百姓根本不知道有战事,他们家中的粮米储备一定是不充足的,就像炭行一样,最多只能吃个十天半月就要米尽,到时候就全得靠承天府发粮了,不然一百多万人都饿着肚子,这个风险可不是闹着玩的,钟三等人听了这话也都十分愁烦。

        钟三又问皇甫昱,现在炭行账上总共还有多少现银,皇甫昱略略算了算,然后说道,去除捐掉的三万两和那天给遣散炭工的一万二千两以及买米的三百两,目前账上还余一万七千多两,钟三听了这个数,又给几人算了一下,按照现在这一石米十五两的价,一万七千两只能买一千一百石米,差不多十七万斤,现在京行里总共有一千一百人,每人平均分得一百五十斤,按照一人一天一斤的标准,也只能维持五个月,也就是说,再过五个月,炭行就要断粮了!

        钱掌柜听了道,还不知五个月能不能战胜贼军呢,皇甫昱也道,一斤十五两也就是现在的价,城一围,米价肯定还要蹭蹭往上涨,这点银子维持五个月应该是做不到的,徐小五这时也插话道,还有六百多匹骡马也要喂养,现在完全没有草料,只能喂谷米,这些开销还没算在里面呢,钟三笑了笑说,这个肯定不用再算了,他也不会给骡马喂粮食了,说不定以后没东西吃,还得吃它们呢!

        这虽然是一句冷笑话,可钱掌柜三人听了心情都十分沉重,四人由这事又想到了阳城,大家都说不知阳城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有没有被围?城内的粮米是否充足?想到此,大家都急得来回直转,过了一会,钟三才说,他这两天再去找一次马尚书,问问他有没有最新的战报,钱掌柜他们听了都说好。

        当日午后,钟三便去了趟马尚书的府邸,这几年他来得多了,现在对这座宅院已十分熟悉,这座宅院是标准的四合院组合套院宅式,属于中规中矩的京式建筑,钟三在门外向差役作了说明,差役认得钟三,便对他说,马大人这几日非常繁忙,目前尚未回府,他问钟三是否在此等候,钟三问大概何时回府,差役说不知,但昨夜几乎是到今早丑时才回的,钟三听差役这么说,心想无法再等,只得转身回归炭行。

        当他刚走到中轴线附近,突然看见大批军卒骑着马穿城而过,看他们的样子,已是十分焦急,这时,钟三再看周边商铺里有些人影冒了出来,正在那里议论纷纷,钟三正准备找个人打听几句,忽然听得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感到大地仿佛猛地震动了一下,再接着,周边的房屋也纷纷跟着晃动起来!旁边有人立刻大声叫道:“贼子打炮了!贼子打炮了!”

        钟三急忙扶着头蹲下身子,过了好一会,那些屋子才逐渐稳住,再看路面上已经落了不少灰,也掉下了许多瓦片,他又仔细一听,京城之外,似乎已有喊杀之声!钟三猜想,贼军可能已经包围京城,方才那声应该就是他们向京城打出的第一炮!

        这时,原先出来聚在一起议论的那些人又都各自回家了,京城的街道再次恢复平静,钟三沿着房屋外延一路小跑,回到炭行,这时,炭行内也已经是议论纷纷、喧闹非常,大家都在谈论现在的形势,有几个伙计说,今天听到路过的人讲,昨晚西平门逃进城一批人马,可能是同州府和周边几个卫所的溃军,溃军里夹杂着京城近郊的乡民和官吏,可能还有贼兵的奸细,后来西平门的守军当场放箭射杀了几百人,又因吊桥拉起过急,致使许多军民掉落护城河中,当场的景象简直是惨不忍睹!钟三、钱掌柜、皇甫昱和徐小五听了也是嗟叹不已,这时,钱掌柜再问钟三,有没有阳城的消息,钟三说今天没找到马尚书,明早他再去找。

        次日一早,钟三再次赶到马尚书的宅邸,对当值差役说了来意,差役刚要回话,府内忽然有人走出,说马尚书马上要去工部办差,钟三一听这话索性就等在门口,过不多久,果然看见门外软轿已经备好,马尚书带着一个随从走出了府门,钟三急忙上前揖手施礼,马尚书看到钟三,也走过来,问他有何事情,钟三便小声问道:“大人,但不知现在战事如何了?”

        马尚书听了立刻把钟三拉到一边,小声对他说道:“前晚贼兵已至京郊,昨晚全城已被围死,现在,东省、南省和南都的三路大军正在驰援而来,另外,自今晚开始,全城全天都要戒严,以后任何人都不能离家外出,包括你自己在内!”

        钟三听了又忙问赵地战况如何,马尚书看看周围没外人,便又继续说道:“同州府已完全失陷,张知府等人边打边撤,已于昨晚退入京城!”钟三听马尚书这话,心想张知府应该就在昨晚入城的那批人中,他并未向马尚书提及自己与张长青相识之事。

        这时,就听马尚书继续又道:“南路贼军已经攻克中城县和新城县,本来阳城县也要拿下了,但不知是何原因,现在阳城反而成了一座堡垒,贼军暂时没打下来,另外,因为贼军已经攻入北省,赵地大部分也被贼军占领,因此朝廷的探报现在已经很难再获取到赵地的消息了,廷民你可得耐心等待啊!”

        钟三听了这话更急了,他再次揖手施礼道:“大人,在下的炭行现有一千多阳城的炭工,他们都与在下一样,十分挂念家乡的亲人,今晚起开始戒严,在下便不能再出门,因此在下恳请大人一旦有阳城的消息能否通知我等一声,在下在此谢过了!”钟三说着便弯腰深施一礼,看马尚书没动静,他就撩起长衫准备下跪。

        马尚书扶住了他,想了一想,然后对钟三道:“好吧,本官一有消息,就让鸾仪卫的沈成帮忙通知你,不过现在鸾仪卫也很紧张,一旦三大营兵力不够,他们随时都可能要走上城墙承担防卫任务,能够告知便告知,告知不了你们就继续等消息吧!”马尚书说完便上了轿子,一溜烟朝着工部衙门赶去。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随笔专栏]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dc824bb10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