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感恩

2021-11-25 10:17:39  作者:摄影

〈第72天〉

想起我在南阳沙坪幼儿园上班的时候,学会了三句话:“日行一善,日赞一美,日感一恩。”我也确实做到了,每天这个时候写的文字,也是反思,我自己称之为不是日记的小短文。

每一天都要求自己,在临睡之前写最低六百字的记录生活的句子。不管好坏,都要写,于是就有了这个坚持的习惯。

以前是写日记,纸质版的笔记本,后来有了手机,开始写日志,慢慢地写微博,接着是玩了一阵子博客。来沈丘之后,成为了简书作者,又习惯性的写起了公众号。你别看我每天都写,其实,我最讨厌写公众号,以前的同事都知道我最最讨厌这件事。

如今,我却完成了每天都写的习惯,因为工作的原因,每天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会思考,写文字,只是简单记录生活的美好。

人,一定要心存感恩。

人家帮你,记在心里。你帮人家,记在风里。我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对于我个人问题,许多人都会很好奇,觉得我为什么快三十岁了,还不怎么怎么着?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为此,也是一笑了之。

你要说来沈丘之前,我对于爱情还有些幻想,我也承认。在沈丘的日子里,遇见了一个人,也经历了一些事。慢慢地学会了接受现实,也明白了真正的爱情,不只是拥有,而是成全。如果说这是我确确实实体会到的,你又说我傻。关于傻不傻的问题,又是另一个话题。

我记得在看《平凡的世界》这本书的时候,里面有一句话说:真正的爱情不是利己的,而应该是利他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一遍这本书,就单单记住了这句话。初看到的时候,我可能想了好久吧。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情绪复杂而多面;我们时而坚强,时而柔弱;时而感知生活恬淡,时而感知人生心酸。我们的心境,正在影响着这个世界的变化。

爱一个人,要为她考虑。不爱她,又何来喜欢二字?因为,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的,也就是利己的。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没有哪个人是不自私的。

然而,我们人类是有自我意识的,也就是能够控制原始的本能。当我们为一个人变得不自私以及富有奉献精神的时候,于是,我们才明白什么是爱。

以前的同事问我,为什么班里有些孩子会喜欢我?甚至和我没大没小的开玩笑和交朋友?我说是因为爱,我“爱”他们。我说不了这个“爱”从哪方面说起,就是我觉得不掺杂任何杂质,真心喜欢他们,把他们当家人,有好吃好喝的想着他们,或许这就是“爱”吧。

当然了,这个“爱”和两个异性之前的“爱”又不一样。一个“爱”是大公无私,一个“爱”是只爱一个人。

“爱”一个人并非是喜悦的,有时候充满着心酸。因为,在恋爱的过程中,我们要学会妥协、忍让以及退一步海阔天空。

一个人的时候,我行我素,做什么都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稍微复杂。

我把这称之为“看开!”这又说到“佛”了,你能想象到当初唐僧为什么不看女儿国国王一眼吗?我在看《西游记》的时候,我想过这个问题,而我现在的状态,我说不上来,不过我却理解唐僧那时候的心理情绪。

又扯多了。

上午我给学生讲了《白杨礼赞》这篇课文,我觉得这篇课文很好,需要他们读出声音来,于是我今天三节课,开始的时候,都是让他们大声读书,我决定以后也这样做。这几次老是被学校的条条框框给束缚住,我忘了教语文的时候,最初的状态了,我觉得学语文还是得“读”得“赏”,否则,我就真的成了教语文的教书匠,因为学校的要求而去不得不“教语文”了。

中午我回来了,智明带我回来的。因为我早上去学校的时候,电车没电了,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后,没早读,直接去买了俩鸡蛋吃。权当早餐了。结果,陈秘老师来的时候,给我捎了饭,几个小笼包一杯豆腐脑下肚,饱了。

我定了一点半的闹钟,因为太困,睡了一会儿。迷迷瞪瞪起来了,拿着充电器,智明带着我就去学校了。到学校先给电车充电,然后就去班里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我的语文课,按照学校要求,三十分钟讲完课,还给他们留下写作业检测的时间,突然发现,这样也行,导学案一次就能收上来,省的以后麻烦了。

因为今天中午检查作业了,所以我把桌子上的作业卷子啥的收拾收拾。本来准备改作文呢,又想着做课件,结果什么也没整。又不想浪费时间,就把俺班许潇潇的作文打成了电子档,准备投稿。结果,她写了七百字,我改成了九百字。给我自己重新创作没啥区别。

这几天学会一个新的词语——内卷。一开始我不知道啥意思,几个老师都这么说,我也就知道了。吃过晚饭,她们几个语文老师拿着书准备走,我以为她们去班里过关,我心里还暗自嘲笑她们,怎么都那么用功?让学生歇会儿不好吗?要不要那么“内卷”啊?

结果,一个老师问我:“董老师,你没课么?”我说:“我第二节课!不急。”为了确定是第二节课,我又看了一下课程表,结果发现我也是第一节课,这就很尴尬了。我啥也没说,着急慌忙地默默上课了。

晚自习第一节讲课的时候,俺班王博豪坐在位子上,伸着个腿,我走过去的时候,差点儿绊倒。然后我就说:“你把我绊倒磕死了,你可赔不起啊!”周围几个学生笑笑。角落里几个男生在小声议论,我发现了,我说:“你们议论啥?看我绊倒了你们可高兴是不是?”

结果,一个男生打报告说:“老师,他说你磕死了我们就能吃席了。”我听到后,你能想象到我的复杂心情吗?我心想:这都啥人啊?就不能盼我点儿好!我自嘲地说:“你们这帮人啊!就盼着我死你们能吃席呢!都啥人?啥思想?教你们这么些天了,就对我没有一点儿感情么?我死了,哪有那么好的语文老师来教你们?”他们更加哄堂大笑了,不,是肆无忌惮!我怕扣违纪课堂,就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

第三节晚自习的时候,趁夜色不黑,我就骑车回来了。看了会儿书,冯积岐的《重生》然后就是这个点儿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091b8a4493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