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又重陽

2021-10-14 09:35:17  作者:人生旅途

重陽登高

重陽登高是為望遠,臨湖正當開闊。當八百裏洞庭水逐漸退去,湖底的細沙呈現出雪地般的細白,比特於湖中的青山島,便成了一個可露營可浪漫的去處。

散步於沙灘與蔓草之間,天藍、湖青、草黃、沙白,加上柳丁色帳篷的點綴,凑成一幅秋天多彩的畫卷。夕陽正濃,將蘆葦映成金色,剛好應了“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的詩句。

幽草夕陽

秋天的詩詞大多是愁苦感歎的多,比如“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顧影自憐,又比如“登臨無限意,何處望京華”的思鄉情重。

想來如今的自己秋膘貼得增重不少,哪有知愁滋味的樣子!離土別鄉幾十載,想必也是“松門松菊何年夢,且認他鄉作故鄉”了。想來這沒心沒肺的日子過久了,便心寬體胖,思緒混沌,再也不懂秋心幾何,愁為何物了吧?

院子裏總有樹葉落下,從春天到秋天,每天掃都掃不完。可是你總能從某一天早晨落下的一片葉子感知到秋的來臨。

春天落下的是淺綠的嫩葉,如同幼鳥抖落的絨毛;夏天落下的是濃綠,如同沁在深潭裏的那汪碧水;而秋天的落葉,是油畫板上由淡而濃的黃柳丁紅,顏色溫暖成熟,卻不免讓人想起天邊的那一抹晚霞,“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真是美好又令人扼腕。

秋天的樹葉

還是再來看一首“夜月樓臺,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來去。是誰秋到便淒凉?當年宋玉悲如許!    隨分杯盤,等閑歌舞,問他有甚堪悲處?思量卻也有悲時,重陽節近多風雨。”

想那一生金戈鐵馬,征戰無數的辛弃疾都不免想著“重陽節近多風雨”而“思量卻也有悲時”,那麼吾等平平之輩為這秋凉秋雨所感,傷個秋,悲個秋也就稀疏平常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hqmana.com/2021/10/20211014093258956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