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现代诗)

2021-10-14 08:50:05  作者:摄影

《蓝》

天地广阔,天地中的风很广阔,

我也广阔。风吹过我蓝色的骨头,

吹过我蓝色的心脏,同样,

吹过我蓝色的灵魂,我的

灵魂在天空下飘荡,承接

雨水,也承接太阳,和

别的青草、牛羊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是人间的一份子,

我代替人间幸福,

也代替人间受过。

《山谷》

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山谷,

一个山谷只有一道回声,

不论是大河拍打堤岸,

还是野草随风生长,

我的山谷轰鸣,

既像一把大提琴,

又像一架战斗机。

而究竟像什么,

只取决于季节。

冬天我要苏醒,

春、夏、秋天,

我要沉吟。

《月光》

谁能抓住月光,

在黎明到来的时候,

依旧把她,用陶罐珍藏。

我的陶罐,不用来储水,

不用来承接天空的泪滴,

就连花蕊里馥郁的露珠,

也不允许。他只拥抱

悬挂在黑夜的月亮,

——孤独的君王,

当暴躁的另一半困倦之后,

才能把她的慈悲浇灌。

《黑夜》

我们不会再相见,也不会再

谈论关于今天的一切,一切

都已经过去,就像明天不同于

今天。但是,在今天,在此刻,

在我们目视彼此,紧紧相拥,

不妨把坚固的冰凌洞穿,

不妨把襟怀坦荡、心脏赤裸,

我们拥有一个黑夜,一个

醉人的、不愿醒来的黑夜。

《今夜》

明天是慷慨激昂的,未来

是辉煌坦荡的,只有今夜,

在黎明的炮火还没有响起,

我们仍旧拥有静谧和祥和。

我要和你谈诗,谈为何人们

不再谈诗;我要和你谈理想,

谈为何人们忌讳谈论理想。

我们谈论别人所不谈论的一切,

而关于真正的谜底,我们

不愿揭开,因为谜面上的

一切已足够美好,而今夜

短暂,今夜太过短暂。

《雪》

冬天,把房屋染白,

继而把村庄染白,

把村庄里,每一个

期待即将来临的春天的人,

通通染白。这个冬天,

我在等雪,等一场雪落,

然后消融,预备着第二场雪。

就像过往的无数个冬天,

该南飞的雀早已飞走,

该睡眠的兽全部睡眠,

而我——一个庄稼人的孩子,

睁着漆黑的眼睛,

等待着一场又一场雪。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c405381a0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