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2021-10-14 07:31:02  作者:摄影

杨亚安抽完那支烟,缓缓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对缪子动心了,在她离开后,他找遍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么在这里说说周宇的故事,在缪子还没有遇见他们之前。

周宇在大学四年里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但最后毕业,他却挥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明明是她自己提的分手,但哭得伤心欲绝的人却是他。

他走得很潇洒,忘了分手那一晚肝肠寸断的神情。他后来总觉得,自己不爱她,一定是他辜负了那么多心意的报应,才会心软。

以至于他变成了一个花心的少年,在他的感情中,玩一玩而已何必认真。

尤其是面对心上人的时候,那种掏心掏肺无怨无悔甘做春泥更护花的牺牲精神,时常想起,自己当初也是最傻的那一个。

后来有一个女孩喜欢上他,他会问女孩子都喜欢些什么礼物时,那顿饭吃得如何,她答:“挺好的。”

杨亚安说,他还是遇见了一个对的人。

话语间落寞的神情,让缪子都不忍再问下去了。

“缪子”他叫我的名字时,视线专注,我茫然地扭过头去。

缪子当时的感觉是这样的,生怕她说出什么话,该如何回答他。

“来了就多玩几天,我给你当向导,放心,不会收你钱拉。”

缪子犹豫很久才给苏木然打了个电话。那头他听完缪子说话,沉默了片刻,只是说:“好吧,我来接你们。”

他走过来时,缪子眉头皱着,问他说:“不好意思,我这里不方便,呢不能让他在你那里住几天?”

“可是我感觉,他应该还是有一点喜欢我的吧。”缪子悄悄地对他说,他也看出来了。

缪子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眼神飘忽,底气明显不足。

“放心吧,交给我处理。”

他就替缪子打开车门,三人去了他的住处,地方很大,是那种小别墅,缪子吃惊到,“不会吧,这家伙别她还有钱。”为杨亚安收拾房间,耽误了太多时间,缪子小声问他:“我先回去了?”

缪子抬起眼看他,他正望着远处,瞳孔里映着一点点苍青色,既深情又冰冷。

他好像生气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淡淡道:“我给你叫了辆车,你先回去吧。”

杨亚安出来说,我送你回去。

缪子没动,他已经大步向外走去。缪子不由自主的跟在他的身后,“谢谢。”

缪子对他只有感激,但独独没有爱。

那天有月光,有清风,楼下的花圃里紫丁香盛开了,闻着香气。苏木然不知什么时候静静坐在了角落里,看他为她打开了车门,心中很不高兴。

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是嫉妒,还是因为杨亚安。

他明白,自己想要的是尊重;是平等;是我爱她,而她也爱自己,但并不想用我的爱绑架她。

在后来,只是因为她爱她就好。

他的心里微微一凉,缪子低头叹气,转身进了出租车离去,杨亚安仰头又是一笑,“明天见。”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c9c908ced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