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鸾舞镜——心香万里寄天维

2021-10-14 01:02:23  作者:人生旅途

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三:“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

1天维,是我亦师亦友的朋友、大哥,全名张天维。官方对他的称呼是“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这样的一位英才,却倏忽如风一般逝去了。今天是他入土为安的日子,现在的他再也没有病痛的折磨,安然归于尘土。是夜,不见朗月。最新天气预报显示,今夜省内将出现历史同期罕见的短时强降水、冰雹、雷电、大风等强对流天气。站在露台远望,是星月隐藏之后的无边暗夜,空气中浓缩着大雨来临前的沉闷,呼吸变得困难起来。难道这天相在印证着古人推崇的天人合一?放眼放去,是堆积起来的厚厚的云,夜色一眼望不到边。面对着极致的黑色世界,思绪反倒轻盈起来,天维老师,或者说是天维大哥的身影愈发清晰起来。

天地.jpg2其实,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与天维大哥面对面的交往不过三次。第一次是在2017年7月23日,沈阳产业金融博物馆举办讲座,天维大哥应邀作为主讲嘉宾,作了题为《辽宁自贸试验区与经济发展新动能》的演讲,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相识。时过经年,仍能清晰记得当天的场景:天维大哥身着正装,一登场就给人以玉树临风之感:身材高大且端庄儒雅,让人心生敬佩而又感觉亲切。在近一个小时的演讲里,他思维清晰,自始至终神采飞扬,演讲非常成功。演讲结束后,由于当晚急着赶回自己工作生活的四线小城,所以只能抢时间跟他作了一下简短的交流,留下了联系方式后便匆匆告辞。第二次相见是在2019年年底。他作为学科带头人,中标了我所在城市的一个重要课题,他从省城来开题时专程来看我。两年过去,他状态丝毫未变,一如既往地充满着活力和激情。这次见面时间相对宽松,我们围绕着共同关心的话题饶有兴趣地展开交流,发现对很多问题我们都持有相同或相近的看法,这种思想上的共鸣一下子把我们拉得很近,大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惊喜。我找出来当年在省城听他演讲时作的笔记,他似乎惊讶于对于一场带有公益性质的演讲我会如此看重,更将我视作望年之交,而我则将他视为人生道路上亦师亦友的神交。这次相见略有遗憾的是,他急着当天赶回省城,我没能请他品尝本地美食,跟他进一步作深入交流。第三次相见是在2020年夏季。我们单位与天维大哥课题组合作承担一个课题。开题前,我前往省城与他带领的课题组成员一起,共同研究课题思路和编制方案。那天阳光明媚,他开车来火车站接我,一见面后我们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重逢一样高兴。上车后我们边走边聊,当时他车里播放的是古典交响乐,正巧我从高中开始便喜欢听古典音乐,于是我们交流的话题就从课题转到了古典音乐。他对音乐的理解和欣赏水平,让我看到了他作为学者之外的另外一个面向,心中更感亲切。或许是“惺惺相惜”的缘故,那天他引荐给我的课题合作伙伴也是一位儒雅的学者——月明女士,当天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很快就完成了既定任务。那天他兴致很好,大有意犹未尽之感,邀我晚上出来小坐。我俩找到一家特色韩餐小馆,点上几道菜,要来一壶朝鲜米酒尽情对谈。那是他第一次告诉我他胃不大好,只能陪我喝点酒精度数低的米酒,而粗心的我竟然没有想到这时的他身体已经出现状况了。那天我们从东北振兴、中外学术交流聊到个人爱好、旅行见闻、餐饮美食,也共同畅想着未来的合作和各自的人生规划,不知不觉就聊到很晚。那天他特别高兴,临分手前跟我约定下次相聚还到这家小馆。

静谧.jpg3此次分别后,我们便奔波于各自的时空,再没有见过面。在课题合作上,每次我都是与他推荐的月明女士会商,以为他这样放手是意在栽培新人。直到去年冬的某一天,我在省城见到月明女士,在开车送我的路上,她告诉我天维老师可能得了一种不太好的病,我这才如梦方醒,原来他的身体早就出现了状况,而他一直在默默坚持。有着强烈自尊心和自强自立意识的他,没有告诉家人以外的任何人。得知这一消息后,车里的气氛沉重起来,或许是为了缓和这种气氛,月明女士打开汽车音响,恰好播放的是交响乐。熟悉的旋律让我有一种时间倒流的感觉,那熟悉的场景和身影再次浮现我眼前。我问她CD来源,没想到真的是他上次见面时主动赠给月明女士的。良久沉默之后,月明女士打开储物盒,让我从一堆CD里面挑选几张,我没有说话,随手挑出一张《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全集》和《马友友大提琴专辑》,然后把那些CD放了回去。此后,我俩静静地听着音乐,不再多说话。临下车分别前心照不宣地说“希望天维老师没有大碍,慢慢好起来。”再此后,天维大哥基本与外界切断联系,包括月明女士也没有了他的准确消息。我知道,天维大哥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不想让大家看到他受疾病折磨的样子,要把自己光彩的形象留给朋友们。既然如此,不去打扰便是对他最大的尊重,我和月明女士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为他祈祷,希望奇迹出现。然而,我们等到的却是曲终人散。9月30日早晨,月明女士告诉我,天维老师已经悄然逝去。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还是一紧,然后是一片空空荡荡。中午在回工作室的路上,跟月明老师微信交流,询问天维老师后事安排,当看到她发来“我俩因张老师的信任和欣赏而结缘,张老师实际上特别欣赏你”的字样后,用一上午工作的忙碌来掩盖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一时间泪流满面。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人和人之间,有的相处了一辈子最终却形同陌路。而有的即使一面之交却能肝胆相照,生死与共。年少时听《送别》,总不理解弘一法师(当时的李叔同)所作歌词“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而不是“去时莫徘徊”。现在终于明白原来弘一法师所要表达的其实是人生实苦,此生只为修行而来这一含义。这在漫长而短暂的修行途中,倘能遇见知己,得以在相互映衬中见到自己,那无疑是最大的幸福,因为它帮助你发现和实现了古希腊神庙上那句著名箴言——“认识你自己”的价值。量子力学揭示,生命乃至万物,都是振动的产物。所以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交往,都是振动的结果,也就是佛家所讲“起心动念”。高山流水的故事告诉我们,千古知音最觅。所以今生不论何种机缘,倘能遇到与你同频共振的人,那么一定要倍加珍惜。因为,走向寂灭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宿命,生命只不过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生命的价值,不独在于时间的长短,而更在于它的广度和深度,而那个与你同频共振的人,就是来激荡你、提振你,帮助你实现自我的人。如今,我的知音——天维大哥已经和光同尘,飘然而去。但我相信,相对于生,死是另外一种存在。此刻,夜色深沉,万籁俱寂,想起丰子恺先生的那幅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时间仿佛静止,来还是去,不再是一个纠结的问题。在一片静默中,点燃一支熏香,伴着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遥寄天维大哥,相信热爱生活的他,一定“来时不徘徊。

2021年10月3日凌晨初稿2021年10月14日凌晨定稿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4f5f25814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