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

2021-10-13 23:15:04  作者:文艺调频

一朵花开在轻风中,温暖的黄,是我种的菊芋:一只飞虫停在花蕊上,展开它轻盈的翅膀,它叫果蝇;一场秋雨,下了一夜,无名;一片水稻倒伏,稻杆单薄,没能承受沉甸甸的稻穗;又一片水稻倒伏,它们没能经受住昨夜的狂风。

用不着多久,水稻就成熟了,而这几天正是把颗粒长饱满的关键时刻,天不遂人愿,大风下倒伏的水稻,产量会严重缩水。

种地也是项精细活,这水稻种稀了肥少了,产量会低,种密了肥太多了抗风能力差会倒,更难的是你永远无法预估天气,特别是在成熟之前的半个月里会遇到多大的风。

今年稻种的催芽做的不够好,破胸后闷在塑料编织袋里淋水降温不足,温度太高烧焦了不少,播种后出苗率实在太低,隔壁地里开始青翠时,我家的地里稀疏着还像块荒地。

眼看不行,只好重新浸种,这一折腾,就比别人家晚了半个来月,惹邻居笑话了几句,重施了两遍肥,总算勉强跟上长势。

运气不算差,待到稻穗开始低头时,和旁边的稻田相差无几,看来当初的担心是多余的。

然后,下了一夜雨,刮了一夜风,清早透过窗户往屋后一看,水稻大片大片倒伏,独留我家那两垄地没受影响,依旧整齐划一地挺立着。

水稻这时候倒伏,稻粒就长不饱满,收成锐减,稻谷质量还不好。不止如此,现在收割都是请外来的机器,一台机器在收割季每小时收入数百元,但倒伏的水稻不好收割,要多费许多时间,影响机器收入,即使同样的多出收割钱,也会不受待见。

当时的笑话被打了脸,而我的操作阴差阴错让水稻躲过了倒伏之灾。

一朵云飘过,一只鸟胡乱尖叫了两声,一只果蝇从花蕊中心迅捷离开,落在近处的绿叶尖上。

植物终于也觉出了气候的不寻常,七十年来,王二浜畔的桂花第一次提出抗议,十月中旬了,它还没开花。

照例,八月桂花香,中秋前后是桂花盛开的季节,甜糯的花香欢欣着填满王二浜的空气。可是今年,大概率会缺失这传统的江南味了。

一朵花伴着另一朵花,越摇越欢。

前年我在荒土里种下的菊芋,去年收获后没再播种,都说菊芋种过一年后就不用再种,我还有点不信,春天时,地里真的冒出许多菊芋苗了。

这菊芋真的很神奇,不用播种不算,也不用浇水不用施肥不用打农药,熙熙攘攘地热闹着,越长越欢,规模比去年扩大了一倍。它也不怕水淹不怕干旱不怕风刮不惧寒冷不畏骄阳,就这样没心没肺地将杂草竞争下去,长得比人还高。

植物跟植物强悍对比咋这么悬殊呢?

不用去管,这菊芋今年会丰收,我担心的倒是明年,不知它会没羞没躁地繁殖成何种模样?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94e1fa5e36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