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王朝》第二百二十四章 家庆(二)

2021-10-13 22:40:54  作者:人生旅途

        钟二这话一出,钟田和牛氏立刻一起看向钟三,钟三这时便先从包裹里拿出三份任命文书,分别是赵地承宣布政使司嘉奖任命他为从仕郎和赵地商会副总会长之职的文书,以及阳城县衙嘉奖任命他为阳城商会总会长的文书,他把这三份文书给大家念了一遍,钟田、牛氏和钟二夫妇虽然不怎么能听懂这些文书的全部内容,也不太搞得懂商会会长究竟是个什么官位,但他们都听到第一份文书里写着从七品从仕郎这句话,大家一听到这个,都立刻高兴起来,钟二先是拍了下桌子,然后叫道:“好!大好事啊!爹、娘,咱们三弟当官啦,从七品的官啊,和咱阳城知县只差半级啊!”这时,钟田和牛氏也十分激动,尤其是钟田,竟然也高兴地一边拍手、一边说道:“好!好!好!不错!不错!不错!”

        钟三看大家高兴,便趁热打铁,又拿出那套官服,他没敢直接穿,就在身前比划了一下,说这是昨日王知县亲自赐予他的从仕郎官服,大家看了也是啧啧称赞,钟二先说道:“三弟穿上官服,还真像是个大官哩,看来咱钟家不是没有当官人,只不过是缺当官运啊,现在好了,运道来了,挡也不挡不住了啊!”钟兰看爹爹第一次穿这样的服装,她也边说新奇边说好看,就连小儿子钟成看了也跟着连连拍手叫好,钟田和牛氏看了更是满意地频频点头微笑。

        就这样,一家八口,在欢乐与兴奋的氛围中开始了团聚的午餐,饭桌上,大家的话题一开始都集中在钟三的官位和他的买卖上,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现在都越来越钦佩钟三的能力和胆识,尤其是听到他接下来还要把石炭卖到京城去,甚至最后能得到四千万斤的买卖时,大家都感到十分惊奇,后来再听钟三说起,马上还要大批量招收炭工,以后甚至要招收两千多个炭工在自己的炭行里开炭,几个大人更是惊得不约而同都张大了嘴、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这时,钟二先问道:“三弟,你要是在阳城招两千多个炭工,那就相当于阳城的一半人口都到你的炭行去啦?”钟三点头称是,钟二接着又道:“这、这可是一件大事啊!”“是的,二哥,我也觉得此事很大,因此昨日便去县衙对王知县说了此事,但王知县很支持我这么做,他说,如此一来,咱们炭行可以养活一半人口,也是一件大好事,”“可是大家都不种地,这吃食又从哪里来呢?”“嗯,这个王知县也有考虑,他会通过请求知府衙门,调拨外地的粮米进来,然后大家凭手中的工钱,就可以买到足够的粮米,而且应该还能有结余,可以改善生活的其他方面,因此说粮米也不是问题,”“嗯,这样就好,不过此事三弟你还是要慎重啊,之前,没这么多人也就算了,现在你要养活两千号人,可得好好计算谋划才行啊!”“嗯,这个我心中有数,会注意的。”

        这时,闷了一会的钟田开始发话了:“三啊,你这买卖做大了,爹爹也不反对,可说到这个地不种了,光靠外县粮米进来补充,我觉得还是不太妥,你不能把咱阳城的命脉完全交到别人手里啊,还有咱阳城的土地,那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命根子,咱可不能把地都荒在那里,不然的话,时间一长,地里的养分都没了,这地就没法再种了,这个你也不能不管啊,你二哥说得对,这事你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钟田现在对钟三表达意思,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动不动就扯着嗓子叫骂,而是平心静气地对他说,这种态度的转变,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包括钟三的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也包含一部分他的当官、读书以及买卖上的成功,钟三听了爹爹所说,他想了一会,然后答道:“爹爹,其实这些孩儿我也都有考虑,我想二哥的例子可以作为一个答案,就是这些乡民离开土地后,可以通过找亲属朋友邻居帮忙代种或者雇佣他人代种的方式,让土地继续发挥耕种的作用,这样开炭种地两不误,应该就是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钟二这时插话道:“不过你如果招收了一半人口,就可能没那么多的人力来种地,到时候可能根本找不到人、也雇不到人,”“嗯,这个我再考虑考虑吧,反正目前暂时还不需要招那么多,接下来我还会再和王知县、魏典史他们商议的,”钟田点点头道:“三啊,你现在也是从七品的官了,有什么你们官员内部一定要多商量,凡事不能蛮干,也不能太急,你知道吗?”“嗯,孩儿明白,孩儿会稳步推进的。”

        钟二听爹爹又说起从七品的官,他便又笑着问钟三道:“对了,三弟,这商会会长和从仕郎到底是些个什么官啊?我怎么从没听到过啊?你当了这些个官,是不是要去衙门里办公啊?如果你去了衙门,那你的炭行又该由谁来打理呢?”

        钟三听二哥这么说,他也笑着答道:“二哥,商会会长我是知道的,就是一个地方的商行多了,会成立一个组织,大家在一起开开会、议议事,会长就负责协调协调商会内部的事,同时把大家的建议输送给官府,也顺便把官府的指令传给大家,这个会长的情况就是这样,至于说那个从七品的从仕郎,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官,我之前只听到过知县、县丞、主簿、典史、吏员这些,还从未听到过这么个官名,昨天王知县也没对我说,下次我去请教一下皇甫老师,他应该能够知道。”

        钟三顿了顿又道:“至于说去衙门办公,商会会长是肯定不需要的,这个从仕郎应该也不需要,我的炭行肯定离不开我,我也还要继续全身心地扑在买卖上,就算是他们让我去,我还不一定想去呢,再说王知县也没说,那我想就更没这个意思了,不过我现在去各个衙门倒是不少,但与这些个官位不完全有关,更多的还是为了我买卖上的事,”钟二听了这话噢了一声,接着又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咱三弟也是当官了,这是咱老钟家开天辟地的头一遭,来!我提议大家一起敬咱们这位从仕郎一杯!”众人听了都举杯向钟三表示祝贺,连钟田也一口气连喝了三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又把话题转向了家里,转向了钟田和牛氏,钟二先说起爹娘年纪也大了,家里的农活是不是找两个人帮忙做做,就不要再天天下地耕种了,钟三听了这话也跟着附和,钟田却说,现在他们的身子还硬朗,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做点农活不要紧,再说家里的地让别人种,他也不放心。

        这时,阿兰又说,家里这屋子也旧了,他和钟三商议过,想给二老重新买个屋子或者起个屋子,这样二老可以住得舒服点,钟二夫妇听了这话也跟着附和道,他们也有此意,不如两家一边出一半,把这事给办了。

        牛氏听了儿女们的话笑着说,他们在这屋子已经住得习惯了,再要住新屋,他们反倒觉得不习惯,就不用再折腾了,钟田也说,这屋子是祖上留下的,不能轻易弃用,他也不想搬走,钟家二兄弟一看这样不行,于是只好提议不搬也行,但能不能给屋子重新规整修葺一下,不然到了雨天,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还有那灶台,实在破烂得不成样子了,也不能再用下去了,牛氏说这倒是可以,大家又一起望向钟田,但见他想了一会,也点头同意了,钟氏兄弟一看爹娘终于同意了这件事,更加高兴,于是接着祝酒吃喝,把这顿饭的氛围再次烘托到了新的高度!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6b89c1f444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