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

2021-06-09 07:11:05  作者:摄影

人们要是钟情于某种东西,

定会使它物尽其用呢。

可怜的葫芦被赋予了“福禄”的任务,

你看看,

它们就成了这些个样子。

烘干,

去皮,

打磨,

雕刻,

亦或绘画,

要么切割,

穿凿。

做迎风摇摆的帘笼,

寄托虚假的纪念品,

哪怕是盛放浓烈的酒器……

想所尽想,

非所不能。

我再想,

可能这些个风潮过去,

可能会被弃之泥淖而不顾吧,

枯藤上的,

也就无人眷恋了。

葫芦活着太恐惧,

死去太疲累。

不当回事儿时候,

不做“福禄”时候,

才是葫芦本身。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18ba19dbbf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