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人间烟火处

2021-06-09 02:46:32  作者:文艺调频

齐凡齐微课古龙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

这句话的出处是来源于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面的一个桥段:

“走投无路的铁传甲无意中走到了菜市场,抱着孩子的妇人,带着拐杖的老妪,满身油腻的厨子,各式各样的人提着菜篮子在他身边挤来挤去,和买菜的村妇、卖肉的屠夫为了一文钱争的面红耳赤,鲜明而生动,他的心情突然明朗开来。”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是“逛菜市场”确实能成为我们治愈心灵的良药。古话说的好,“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吃食,永远是人最原始最强烈的欲望,倘若一个人,对吃不再有了任何的欲望,那么这个人一定离死亡不远了。

一、菜市场,城市间隐藏的减压地

记得读大学的那段时间,我有一位特别要好的朋友Y小姐。每当下课后,我们总会一起不约而同的去图书馆自习。一日,我们正为各自的课程论文准备而绞尽脑汁的时候。Y小姐突然提议,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学校附近的菜市场逛逛,顺便买些食材回来。我欣然的答应了她的邀请,便和她一同前去。

在去往目的地的途中,我打趣的问她,是怎么发现学校附近还有菜市场的,细想来自己在这读书多少也有一年有余了,却未曾留意过附近还有如此充满烟火气息的市井之地。Y小姐,并没有立刻告诉我,只是一直笑而不语的看看我,脸上流露出满满的自豪感。一路上,我和Y小姐一边洽谈着,一边紧随着Y小姐的步伐,渐渐地我们离学校越来越远,直到身后的教学楼只剩下模糊不清的轮廓。

这时,Y小姐突然停驻了脚步,她指向了眼前的这处小巷,扭过头笑着告诉我说, “我们到了,这就是我要带你来的地方。”小巷就紧靠在马路的旁边,巷口处正立着一根细长的指引牌,牌上标识着“ ××巷 ”。

放眼望去,这是一条充满烟火气息的居民小巷,小巷的两侧都摆满着各色各样的摊位,只见小贩们正各自站在摊前奋力的吆喝着。

“哎,刚从地里挖出的新鲜水萝卜,又嫩又白……快来买呀”

“小青菜便宜嘞,快来看哎”。

“没有打农药的白菜,这里有~”。

“先生,刚扑的河鲫鱼要来一条不?”

……

“这个猪肉怎么卖?”

“哎,小姐。16块一斤”

“便宜点可以么?”

“啊,那就15吧,再便宜不行嘞”

小贩们清凉的吆喝声,热闹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这破旧而又温暖的小巷深处。我们沿着小巷缓缓地前行着,看着一旁五颜六色、新鲜水嫩的瓜果蔬菜,活蹦乱跳的鱼虾海鲜,色泽鲜艳的红白瘦肉,心中的烦恼似乎一下子化为乌有。

小巷深处的菜市场

这时,Y小姐正挤在一旁人潮拥挤的水果摊旁,她一边盯着那诱人多汁的水果,用手托着下巴,思考着买些什么。几秒后,便探出头向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她挽着我的胳膊问到:“我们随带买些水果回去吧,这个香梨看着不错。”我点头表示赞成。她俯下身,开始认真的挑选起香梨,一手拿着刚选中的香梨,将香梨顺着时针的方向转动着,还不时的用鼻子闻闻,我们一共买了6个香梨,每个香梨都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精心挑选过的。Y小姐,看着袋中装着的那6个精心挑选的优品,满意的笑了。

随后,我同Y小姐又相序的买了些我们各自爱吃的小菜,便一同打道回府了。之后的每个“焦虑日”,我们便会相互约好,在傍晚时分,二人一同去往那个属于我们的解压之地,用这最简单、原始的方式相互的治愈着彼此。

二、菜市场,儿时的呀呀学语处

曾经我问过我的母亲,小的时候我除了先学会呼喊“爸爸”“妈妈”外,是怎么学会其他语言的。母亲听到我的疑问后,流露出一脸很自豪的神情。

她告诉我,“有一次我抱着两三岁时的你去菜场里买菜,当在正在和一个小贩进行讨价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你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断断续续地嘀咕声,那声音如同一只刚出生的幼猫,“咕噜~”“咕噜~”,一开始我没有留着,但接着那嘀咕声变得渐渐清晰起来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当时的你好像正在说话,我便底下头,将耳朵贴近你的喉咙处,试探的询问你,只见你一边抬着小脑袋,大眼汪汪的注视着我,翘着一只小手指,指着一处的水果,不时地扭动着小身子,一双小脚如同鸭子划水般欢快的划动着,嘴巴正随着喉咙深处发出的声响一张一闭的,“果……果……”,正当我为眼前的这一幕而惊讶不已时,“果……果……果果”,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激动的将你紧紧的往怀里搂了搂,不时的唤着你的小名。”

菜市场热闹非凡

从那以后,每当母亲要去菜市场采购时,都务必会将我带在身边,一边专心的采购着瓜果蔬菜,一边还不忘教我说话,在母亲那特殊的实践教学下,我慢慢地开始学会一些简单的词语,像“苹果” “香蕉”“青菜”“绿色”“红色”……

直到现在,每当我和母亲一起挽着手,经过任何一座城市里的任何一处菜市场时,我们总会相互望向对方莞尔一笑,那段美好的回忆将已永远的扎根在我们各自的记忆深处,成为我们之间永恒的秘密。

三、菜市场,人间最近人情味

每当读到古龙曾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面写道:“一个人若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便放他去菜市场。”因为这句话,便让我对菜市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如果说是迷恋的话,更确切的应该算是自我精神上的“疗伤”。

毕业后,我就和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一样,开始了忙忙碌碌的人生。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成为了我步入社会后的第一堂“人生必修课”。

“家”、“地铁”、“公司”这枯燥乏味的三点一线生活却也变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而我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外表看似完整,肉体与灵魂的却早已腐烂不堪。每日的生活就好似一部永远放不完、看不到结局的“定格动画”,一针一格,在看似静止的空间中却做着微小的动作。每时、每刻、每秒那重复而又快节奏的键盘敲击声“霹雳啪” “霹雳啪”在凝结的空气中不停的回旋着。“打开”“关闭”“保存”慢动作的来回点击着一曾不变的网络界面,“Excel”“Word”如同两个誓死不相离的姐妹,永远紧紧相拥在屏幕的一处。枯燥、乏味、单一的生活却让我早早有了断离现实的构想。

我原以为或许我的人生就该是如此吧。如此的平凡、如此的单一、如此简单的成为了我思想中那个“大部分人”中的一员。也许,我的生活如同那单一、乏味的“三点一线”,没有丝毫的色彩可言。但又或许,人生中的一次偶然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改变。

我依稀的记得那是一个寻常不过的下班日,当我疲惫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行程后,正打算打道回府时,母亲却在这个“不曾打扰”的时间段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正是母亲的问候以及那有一连串的关心声,“喂?阳阳……下班了么?我待会医院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下,得晚些才能回来,你下班后直接去家附近的菜市场买些菜回来吧”。我一边听得电话那头传来的叮嘱,一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便欣然答应了。

一路上,我骑着单车向着目的地前行着。大厦、写字楼、广场……慢慢的与我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

十分钟后,我便来到了家附近的XX农贸市场,一进菜市场,那最朴实的人间烟火味便扑面而来。新鲜滴水的蔬菜瓜果、肥美红艳的肉禽都不加修饰,没有任何刻意包装的一一展现在眼前,我熟悉的挑选着那自然而又朴实无华的食物,一边和来往的小贩们互相寒暄着。

“小妹,今个儿来买菜啦,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是不是最近工作比较忙啊?”买鲫鱼的老板娘依旧和往日一样,爱笑爱聊。

“丫头,王叔今天刚从地里挖的玉米,要不要来几根?甜着呢!”买玉米的王叔在一旁举着那黄白相间的玉米棒,眯着眼笑着。

“最近,你妈妈感冒好了吗?上次看她来的时候好像感冒了。我这还有些老姜,你带回去给你妈妈煮着喝。”一旁的胖婶不停的絮叨着,一边还不时的往我的手中塞着那沉甸甸的老姜。

……

我和这群多日未见的老友们纷纷寒暄了一阵后,看着天色渐晚,才依依不舍的和他们依依惜别,离行之前,那群朴实无华的老友们还不时地念叨着“记得下次再来,下次给你准备更新鲜的蔬果。”

朴实热情的买菜阿姨

正是由于身处此时此景此地,汪曾祺老先生曾说过的一段话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说到:“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市。看看生鸡活鸭、新鲜水灵的瓜果、丹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的确,菜市场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无穷的生之乐趣,而这种奇妙的乐趣正是来自于这热闹非凡的市井之地。也唯有这朴实无华的市井之地才散发出浓浓的人情味。

今个儿在这摊逛逛,明个儿在那处走走看看,就是这简单的一来一回,便就算是熟人。在这当今的时代里,人们终日被这冰冷的钢筋水泥包围着,渐渐的人与人之间便搭起一座座无形的堡垒。但是在这儿人们无需戴着精美的面具,套着华丽的外套,人与人之间虽然互不相识,却愿意相互释放着善意的人情味儿,一切都开始变得质朴而又鲜活。

人间处处有温情

生活是有苦有累的,但也处处皆美好。活着便要试着去体验人世间的苦难,时代有时会让我们倍感无聊,可是那一群正在历经磨难的人哪!请务必好好的学会善待自己。去逛逛那充满人情味的菜市场吧,因为生活中的美好皆有很多种,唯独这人间的烟火气,才能温暖一切。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齐凡齐第4期28天写作成长营,累计字数3560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62e8018d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