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5.3】写给大树的信

2021-05-04 11:09:19  作者:摄影

嗨,亲爱的大树:

愿你此刻心情平静,我想你了。

我感受到了大树这两天的不一样。

从前,我写的文章,他都会点个赞,似乎告诉我“我有看过你的日记哦”,或者是评论调侃几句。然而从4月27日开始(现在想想看,应该是争吵后的第二天),朋友圈的评论区里,再无大树的痕迹。我知道他忙碌,也许错过了看,也许看到一半又去忙别的,我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感又在作祟,于是刻意忽视它。早早写好文,存在草稿箱,等合适他的时间发文,也许是他晚饭后,也许是他早晨快醒来时。

但是这几日,都没有他的回音。

甚至他平日里喜欢我唱歌,喜欢我读给他的故事,现在仿佛再无回声。包括他偶尔对我的昵称和情话,每日雷打不动的“晚安欣欣”,以及温暖贴心的表情包,也随着这个星期不声不响地蒸发掉了。

我知道,他一定遇到什么事情了。

我想问他,却又要克制自己的好奇。毕竟他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与你无关,别瞎操心”。我想,他在国外数十年,可能我的关心,会被他误认为是打探隐私。这是我一直小心翼翼的顾虑。

好在,我自认为与大树心有灵犀,事实证明,有时会如此。比如昨天凌晨,他难得发了一场段话给我,告诉我他心情不好的原因。而我在半小时后的凌晨2:00醒来,再也无法入睡。我感到幸福的是,他那么信守承诺,答应我的事情真的兑现,他也是真的信任我,所以才会对我说出平日里难以启齿的话题。

我知道无力帮他,可做他的树洞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他倾诉的多一些,心里才不会那么沉,才会好过一些。

我曾经是多么爱自己的人啊,而大树,他教会我怎样去爱和珍惜。我没有做过母亲,也不一定有缘分做谁的母亲,却对大树有着强烈的母爱,这也许就大家说的“母爱泛滥”吧,可我的爱,除了大树,再无旁人。卷卷说,从前你总是隔三差五滴说“卷卷,我喜欢上XX了”,而第二天第三天就咬牙切齿地说“卷卷,我再也不喜欢XX了!”遇见大树后,这一切都停止了。

回想起来,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我在欣慰大树向我倾诉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揪心的痛。看着他对我的梦的解释,我感到他是有些悲观的色彩了。没错,每个人都有本难念的经,而大树,自从我们的生命有了交集后,你便有了我。你并不是独自演绎着人生,我会陪你一起度过这那难熬的日子。

我知道,我长相平庸,多愁善感,古文一窍不通,数字极不敏感,更加配不上你的才情相貌,可是我有两点是旁人无法超越的:

一是爱你,二是珍惜你。

我向你承诺,我会用后半生来守护你。不论多久,我都会等候,就像月亮守护着地球,45亿年从未改变。

有些人,在一起过了几十年,却从未走进对方的内心;

有些人,在一起短短几天,却仿佛在心里住了一辈子。

我庆幸,我是后者。

算上遇见那天,我们相处了15天。

隔着手机屏幕,我们不间断地聊了224天。

【写在最后】

这首《萱草花》是《你好,李焕英》的插曲。

你知道,我一向回避着这类题材的影片,包括我们初识时你推荐给我的《夺冠》,以及多年前的《天下无贼》,怕刀、怕血、怕死是真的,但我更怕情感带入,无法收场。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知名川剧演员陈巧茹老师发的小视频,是她练功时的合辑,背景音乐不过十秒钟,却非常动人。我凭着歌词找到这首歌《萱草花》。

萱草花,一个提起来极少人了解的花名。它的寓意,是母亲花。

妈妈是一朵可以摘下的萱草花,摘下来要送给她最亲爱的小女孩;

妈妈是一朵本该开在高高青山上的萱草花,却开在了等待小女孩回家的路边;

妈妈是一朵安静盛开的萱草花,但也可以插上翅膀陪她的小女孩迎风飞扬。

花开有期,而它的盛开只在我们的途径。

你不要嫌我唱得不好,因为我只听了一遍原唱,因为我太着急与你分享这首仿佛妈妈耳边温柔的呢喃,我想早些平复你的心。

我录了两遍,第一遍录音中忍不住哽咽,眼前是阿姨的满面笑容和忧心,我愧疚没有照顾好你。第二遍,喝了很多水平复后,似乎好了一些,不过依然挡不住忧伤。

杜塞已是晚上8点,想必天还未黑,而我这已是新的一天的2点。

希望大树可以听着我的乐,安然入睡。

这也是阿姨想要看到的。

蜀山之王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e127a9037bf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