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云山六妖

2021-05-01 23:01:35  作者:人生旅途

话说某处有座山,山叫游云山,山中有一座大寨子,寨子里有124人,寨主是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性寨主,他统领寨中人马以写文章为生。

寨子外面就是原始森林,这原始森林中,有六位大妖,这六位大妖不知修行几年,在同一天变成人形。

要说这六只大妖原型是什么?老大哥,是一条蛟龙。大姐是一只美丽的九尾赤狐,二姐是一只雪兔,三姐是鹿,小四是一条活泼的小青蛇,老五是一个大萝卜,小名(胡巴)。

这天哪小五就带回来一个小妖,小妖居然是一只大蜥蜴。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蜥蜴形。

刚开始这只小妖不招人待见,因为面相丑陋,大哥和三姐都不理他,就胡巴搭理他,这不跟他说话呢:“小六啊,我们山上没有蜥蜴成精,你是哪里来的?能告诉五姐我不?”

老六瞅了瞅这位自称五姐的人,绿色蛇瞳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像蛇信子一样的舌头一吞一吐,就说开了:“五姐姐,我本来不是这座山上的精怪,我是风云山上的一条森林蜥蜴,迷了路,跑到了这座山上。”

在远处的小四听见这句话,急奔过来说道:“五姐姐,你不能留下他,因为,因为……。”急得都露出了蛇尾巴,一拍一拍的仿佛在用尾巴锤地。可爱的娃娃脸,瞬间变成苦瓜脸。

远处喝水的大哥和大姐也走了过来,大姐用一条尾巴死死的卷住我,问到:“小四,你是哪来的?不说出来卷死你”说完又用了用劲,小四怒了,变回青蛇,轻轻的咬在大姐的尾巴尖上,大姐也怒了,变成狐狸要咬死我。

大哥用尾巴拍开大姐,喂了我一颗灵丹,我缓过来劲儿的时候说道:“大姐,我也是风云山来的,风云山上蜥蜴重多,分帮结派,其中有一个帮派,领头人有三个,两男一女,领头的叫阿三,下面是清姐和兴扶哥,他们三位统领一大群巨蜥开括领地,在我还在蛋里的时候,阿三哥把我抱回了他的领地,那时天寒,他把我放在清姐的卧室里,过了一天我就破壳而出,清姐抱着我跑到三阿三哥的屋里面。”

清姐说:“三哥,你看好大一只好苗子,体格健康,值得培养。”说完用手捏了捏我的胖呼呼的小脸蛋,还亲了两口:“以后姐姐和你两个哥哥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微笑的看着阿三哥。

三哥摸了摸我的头顶说道:“这么可爱健康的小妹妹当然好好培养了。”说完亲了亲我的额头。

这个时候兴扶哥也来了,咳嗽了两声:“那个……我听说你们抱回来的蛋破壳了,我来看看,这个可爱的娃儿就是吧?”说完也过来摸了摸,我有点讨厌他的触碰,伸出了尾巴拍了拍他的手,他吃惊的看着我,愣了两秒说:“小家伙真有劲儿,不错是个好苗子。清儿,抱着她让大家都瞅瞅。”说完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脸。转身就走。

清儿姐就抱着我,来到了食堂,把我放在了饭桌上,看着我四下看,盯上了她盘里的一整块牛犊后腿肉,她问我:“饿了吧?吃吧,姐姐这一大块上好的牛腿肉都给你了,呦呵,胃口真好啊!大厨,再给她来一块。呦呵!又吃光了,吃饱了吧?来喝口水,兄弟姐妹们,这个丫头是我五天前在一处洞穴里抱回来的,如今破壳而出,我就抱出来给大家伙看看,大哥和三哥瞧过了,是个好苗子,让我亲自培养。以后这妞儿就叫喵喵了。”

这些吃饭的大姐轮番上阵,亲亲,摸摸,抱抱,举高高,连饭都不吃了。其中有一位年龄比较大的一位叔叔,名字叫铭宇,只看见他端着一盘血豆腐来到我的跟前:“喵喵,想吃这个嘛?这个菜只有我有,非常香甜,你尝尝看好不好吃?”说完放在我的面前,大家瞬间脸色苍白,神色严肃而紧张,我凑前闻了闻一股香甜的人血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强忍着本能冲动说道:“这位叔叔,我吃饱了,不想吃这个。清儿姐姐,我困了。”说完眯起自己绿色的蛇瞳。清儿姐说:“十三快来,抱着她下去睡觉吧”

这位叫十三的姐姐,抱起我迅速走出食堂,她问我:“妹妹,跟我一样,不吃人血?只吃五禽和六畜肉嘛?这个地方你趁早逃出去,这个地方经常会有血豆腐,血豆腐吃不得。”

远处爬过来一个巨大的蜘蛛,凑到我面前闻了闻,瞬间变成人形,我把袋里装着的血豆腐递给了她:“珠儿姐姐不要吃我,吃这个,这个香。”我颤颤抖抖哆哆嗦嗦的把袋子里的血豆腐递给了珠儿姐,她吃了我给的血豆腐,血沫子抹在了我嘴边,说道:“真正的老大来了,一会儿他问你吃了血豆腐嘛?你就把嘴边的血豆腐沫子抹到他嘴边,你就能活命。”

果然不大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看不清原型是什么的雄性兽人,来到了我面前:“好可爱的宝宝,十三,这是谁啊?她吃血豆腐了嘛?”

珠儿姐和十三眼神一对,一点头,珠儿姐说:“这个娃儿,是清儿从外面带回来了的,这不今天刚破壳,刚吃完牛肉和最香甜的血豆腐,吃的那个香,嘴边都是血豆腐沫子。”说完抱过我,抹了一下我的小嘴巴,抹到这个叫讯峰的兽人嘴边,珠儿姐看他陶醉的模样,底下了头,过了五分钟:“珠儿妹妹,我饿了,有血食嘛?十三啊,带喵喵下去睡觉吧。”

十三姐抱着我逃一样的离开,把我放在寝室后,她迅速跑到了外面,呕吐不止,回来时脸色苍白,说道:“我好久没有闻到人血味了,我没忍住就吐了,让你看笑话了。”

我心里想,我刚出生一天就进了一个吃人肉喝人血的地方,以后的路不好走啊,唉!。

果然好景不长,就在今天早上,早餐的时候,铭宇把一块纯人血豆腐端给珠儿姐,珠儿姐没有吃血豆腐,被铭宇叔活活吃了,他一把抓起我:“你和我们一样的,都是妖,妖吃妖很正常就是吃肉喝血也正常,你装什么清高?把这血豆腐吃了,不吃就死路一条,怎么?还要我喂你吃嘛?”

我赶忙接过来强忍着恶心吃掉了,我吃完了之后看见十三姐和清儿姐在抹眼泪,吃了自己盘里的血豆腐,铭宇说:“清儿,好苗子就得这样培养,明天给她一块生肉吃,她也六个月了。你这么培养会白瞎了好苗子的。”

阿三哥,兴扶哥,清儿姐和十三姐都底下了头,沉默不语。从这以后我经常被喂血豆腐,都把我吃吐了。

自从吃吐了,我就拒绝再吃血豆腐,受了很多酷刑,比如挨饿,受冻,清儿姐经常抱着我哭:“我的喵喵啊,你就从了吧!你这样会饿死和冻死的,你就从了吧!姐姐我求你了,珠儿,凤儿和老大惨死,你忍心看着我们一个一个惨死,死光了你就满意了?”说完狠狠的扇了我一嘴巴。

我一把推开清儿姐,说道:“给我拿块肉,我干,你说什么我都干,只求清姐不要再打我了,不过要我干活可以,总得让我填饱肚子,麻烦清姐给我拿块肉来。”说完瞅也不瞅清儿姐。

清儿姐看见我答应了,一溜小跑就拿来了一块肉,说道:“这块好肉,我怕坏了,你醒来没得吃的,我私藏的,快吃吧!”她递给了我那块好肉,我细嚼慢咽的一点一点的吃掉,喝了山泉水。

我就跟清儿姐说:“清儿姐,我们家族跟你们不一样的,我们从小就是吃熟肉,吃瓜果蔬菜偶尔吃点鱼虾的家族。你们呢,从小就吃生肉,饥荒的时候吃人果腹。这就是犯了修行的禁忌,是可耻的行为,你可懂?”

清姐她看着我说:“我们是等级制,最低等的没有饭吃,从小为了活命不惜杀害一奶同胞,我也不想杀同类,我也不想杀人吃肉喝血更不喜欢血豆腐,我不吃这些就会死,会跟你一样的这样下场,为了活命,天天忍着恶心吃血食,我们都是体弱多病的抛弃者,在野外无法生存,我知道你是高种族,不愿意在这待着,只要帮我最后一次,你愿意走就走吧。”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我心里想:“这个家族看来也都是可怜人,我既然帮,就好好帮帮吧。”

隔了一段时间我开始培养势力,经常我们几个在一起吃饭,就在今天当上了副寨主,我捕了一条大鱼,分给寨子里的蜥蜴人,清儿姐经常会给我私藏好肉,可是好景不长。

这天十三姐急匆匆的跑到我屋里说:“铭宇叔把清儿姐抓走了,去问话去了。”

我心里明镜似的,我就说:“十三姐,不要怕,有我呢!只是十三姐一会儿你把我抓起来,就说抓到残害同胞的凶手,每个被残害者都被我吃了。只有这样清姐能活命,你也死不了,正好我也好走。十三姐还等什么,把我绑起来。”

我就这样被绑起来,绑到议事厅,:“铭宇叔,残害同胞的事情,是我干的,他们不守我定的规矩,暴怒之下我把他们吞到肚子里了,不关清儿姐的事。私藏肉品专供给我也是我让她干的,当副寨主也是我威胁她的,结党营私也是我干的,下毒药也是我干的。不关清儿姐任何事情,我狼子野心,报复心强,我做这些只是不满被利用,被刨削,都是一个寨子的人,他们跟你多年,凭什么最低种族没有饭吃?犯错就要被活活吃了?种种酷刑罄竹难书,你把我们都培养成野兽,都是你的错,这就是你的规矩,这就是族规?老子我不待了,有种你打死我,为死去的那些同胞报仇。”

果然我激怒了铭宇,他说:“来人啊,给我打,打死扔出去。”这个时候清儿姐说道:“她是我培养的,要打也是我来,扔出去也是我来。十三给我让开,我来。”

沾了毒的鞭子狠狠的抽在我的身上,毒药起效了,浑身疼痛不止,我满脸笑容的喊了一句:“清儿姐,你没吃饭嘛?使劲啊!不够痛,哈哈哈哈。”其实她打在我身上,痛在她心里,她一手培养的好苗子居然这样的下场,她如何不痛?我又说了一句:“清儿姐,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不听话,不懂事,没教养,你要是真恨我,就用点儿力,别跟没吃饭一样,哈哈哈哈”她气的一把扔了鞭子,抓住我的衣服领子,眼睛通红,留着眼泪愤怒的问我:“不想活了?是不是不想活了?我怎么培养出来你这个孽障。”她直喘粗气,我笑着用手一把抓住她的手,死死的捏住,说道:“我不想活了,你打死我吧。”

清儿姐喂了我一碗药:“喝了它,能假死,十三会送你到游云山,去那好好生活。”说完就喂了我喝了这碗假死药。

我醒来就在游云寨里,寨主送我到这森林里面这一活就是27年,大姐,事情就是这样的,咱们把老六留下吧!大姐,哎呀!不要走啊,我不要老六了还不行嘛?姐,大姐,我的个姑奶奶,老六你干啥去?回来待着,走什么啊?不行走!。

哎呀!要走是吧?不要你们了,都走,解散,真是服了你们了,这个时候三姐说:“哎呦,我肚子痛啊,哎呦,哎呦……”边叫唤边冲我挤鼓眼睛,我立马呼喊:“三姐,三姐,哎呀!大姐,快回来看看三姐这是怎么了?”我说完冲着老六挤鼓眼睛,老六也喊:“大姐,三姐晕过去了。三姐醒醒,醒醒啊!”

果然我的兰儿姐和逍遥哥又回来了,七手八脚的抬着三姐回到了屋里,过了好一阵三姐悠悠转醒,拉着大姐的手说:“小四也不容易,大姐看她遭过罪的份上,饶了她,留下老六吧,妹妹求你了,哎呦!你看看,我肚里的娃娃都生气了,说喜欢六舅舅,就留下吧!留下他吧!看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上,留下老六吧!哎呦!哎呦!不要踢了,留下,妈妈会留下你六舅舅的。”

大姐看着三姐的肚子,别扭的说了一句:“都留下,就这么定了!”

故事到此结束,本文章和故事中的人物是原创,请不要对号入座,禁止转载和抄袭。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c74eb79e36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