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笑

2021-05-01 20:02:18  作者:文艺调频

近几日,我听母亲说了几件事情,每每提及,心理都不怎么好受,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学习、写作、生活的所有动力和灵感都来源于她!她用那极其细腻的眼睛和心灵一次次的晃动着我,如今她的确是老了,充实而又美好的背后是那份没有终点的操劳和衰老带来的恐惧。

不知道该怎么交代故事背景,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用文字渲染气氛,我的满脑子都是那个出国打工的男人站在幼儿园门口的样子或是那个老人站在讲台前,哭笑不得的样子!人间最真的苦难哪里需要什么冠名和渲染,搬出来就是了!

母亲说,有个男人出国打工,3年回来一次,回来了就赶忙去接孩子,走时还笑着说试试看孩子是否还记得自己,结果他傻傻的站在幼儿园门口哭,孩子也哭,孩子哭自己怎么没有爸妈来接他,爸爸哭我就是爸爸啊……那是个怎样的画面呢,蓝天白云之下的苦难,怎么就那么苦……

在我家楼下不远处有个卖健身仪器的,卖的是一种椅子,我也弄不清真假,为了替母亲争名额,她拉我过去坐了一个礼拜,大家在坐着的时候,总有老人会被请上台去分享家庭的苦难,印象里最深的一次,有个老人上去了,刚开始是哭,后来又是笑,哭哭笑笑的,就在那里讲,我和母亲听了也哭个不停

老人有点脑梗,和女儿住在一起,有时候做事情会糊涂些,然后女婿就掐她,打她,她害怕就赶紧陪着笑,有时候把她掐流血了,她也笑,然后他们都觉得老人傻了,然后老人哭了!老人说:我老了,我除了笑我什么都不会了,我不笑子女们打我骂我没出息,我笑子女们骂我打我说我傻

然后她在台上哭笑不得,母亲看了以后有阵子特别恐惧衰老,她每天去健身房坚持游泳,踏板操,瑜伽,民族舞,动感单车,在健身房呆的时间比家久,我知道,她心底里怕那个苦笑的老人家呀,而且我明白这份恐惧,是多少金钱安慰不来的!

前几老家拆迁,母亲让我回去再看看,我说不了,没空,哪里是没空,是不舍得呀,像是根没了,以后我再在我的文字里说起那条河,那个院子,它再也不在了!

记得小时候的夏天里,母亲五点就起来除草,松土,上粪,院子不大,但被父母打理的像个花园,父亲爱花,母亲喜欢种菜,然后就是满园青菜,一角红花!有天早晨,我坐在菜地旁边的石头上,母亲一个狠心的锄头砸下来,她的大拇指都要断了,母亲疼的让我感觉整张脸都在抽搐,她咬着嘴唇眼看就要哭了,血蹿涌出来,奔进脚下的泥土里,看到尖叫的我,她又立马扔下一步跨过来把我搂在怀里叫我别害怕,虽然没笑,但多年后回忆里的她总在笑。

后来她在草堆里拣出那种带着锯齿的草叶,放在嘴里嚼碎敷在伤口上,撕一条塑料袋缠了两圈就算是包扎好了,已过去好多年了,我每当想起来这件事,就觉得母爱真的好强大,强大到不用哭泣就能解决一切伤痛,只要你的孩子在你面前。

不曾记得,在哪里读到过,世界上最完美的灵魂是雌雄共体!常哭的是女人,常笑的是男人,哭哭笑笑,人生百态,我们都在一路哭哭笑笑中,化为一抔黃土。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779c8e922f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