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山游记

2021-05-01 18:56:15  作者:摄影

半月前就订了票,为的是一睹网上那座爆红的老君山。虽不是冬日,少了些阙檐上的皑皑白雪,但阳光之下的金碧辉煌,也同样令人心生向往。

天微微亮就起了床,马不停蹄地赶往栾川。许是我的精心设计起了效,在五一前一天抵达,果然停车场空空荡荡,上山人流也不算拥挤。

一入景区,先上了第一段索道。老君山相传是道祖老子的归隐之地。老子留下一部举世奇书《道德经》后,就悠哉哉骑了青牛,消失在函谷关外的飞尘走沙之中了。

毕竟是座足有两千多米海拔的高山,缆车在中途就遭遇了劲风,如艘孤单飘零的小船,摇摇晃晃,颠颠簸簸。我再透过玻璃往外一看,见茂密如被的山林之中,仅有一条较宽阔的盘山公路,七扭八扭,盘旋而上,如条孤寂的老蛇,未负一人于背上,只偶有几辆运输车慢悠悠地行过。

这山少有人从脚下攀爬,因为太高,即便爬到半山腰,累死累活不说,也要费上半天的功夫。

抵达山半后,跳下缆车,眼前先是座颇为辽阔的广场。花簇草茂中,一尊老子骑牛像赫然立于中央,背后巍峨立着写有“中天门”三字的巨大牌楼。一道门后天阶,陡峭着通向更高的“救苦殿”。

我本计划继续坐第二段索道,直达山顶,迫不及待地剥下老君山的面纱,一睹天人之貌。可问过商店老板后,又知从此处爬至山顶,也就一小时多的模样。

我瞧了瞧表,时候尚早,索性一咬牙,决定徒步攀登。那隐隐约约、高耸入云的金顶,在绝峰上与我遥相呼应,我更是倍作精神,开足了马力。

爬过陡峭石阶后,山势反而缓和下来,多是环山栈道和小段梯台了。环山栈道给人带来了一喜一惊:喜的是能全方位领略重山叠嶂,如趴在天花板上,俯瞰清明上河图的全貌;惊的是,脚下即是悬崖万丈,人只得紧贴笔直陡立的岩壁,凭栏而进,免不了脚底一阵发虚,胆战心颤。

终于爬至第二段索道的终点,紧接穿过一条名为“仙境隧道”的山洞,来到山阴面。

出来是一条绵延不绝宛若长龙的悬崖栈道,一片极开阔美丽的山脉胜景就此展开:青山似驼峰一个接一个,有成三指竖立的奇峰怪石,抑或有如马鬃毛浪相叠的山脊铺排,奇伟壮丽;脚边的山谷如一只深邃的巨眼,将满目的雾气和幽荡迸映而上,携带了谷中的凉涧、翠松,莺鸣。

走在这宛如衣带的漫漫长廊上,如踏上一条观光密道,一侧奇秀的风景当不愧“十里画屏”之名。她就像一张画卷,在你面前徐徐展开,只待你一寸一寸往下探索。

随人流绕过了一座座山头,不时能见到各种各样有趣的怪石:如山顶一石像老子授道;山壁似仙姑倚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当真奥妙至极,惟妙惟肖到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千年来的风雕雨刻,百年来的兽踏虫歇而成。

一路曲曲折折,比上山之路还觉遥远,乐且疲惫不知多久后,就见一处山间蓦然现一牌楼,与山腰处者相似,上头赫然写着“南天门”三字。

他与“中天门”同属一式,却因坐落于陡峭岩壁之间,倾斜石阶之上,而显得更加浩渺神秘。

他宣示了我们正式抵达“天阙”。

喜不自禁,我不由加快脚步,之前的疲惫也烟消云散。

尚未进入院落,先看到弥天的香火气。道观虽坐落在极高极险地,却依旧挡不住来自人间的仰慕。

我看到金灿灿的三座道观,被三座绝峰高托,如三团耀眼的光芒。他们撑开天地,为庞大的道观群开辟一处洞天。

之前在山下遥遥眺望,并未觉金顶有多难登,可真临到其下,才发觉其骇人的高耸。

其中两座金殿被高高举起,仿佛逼入云端,下头是近乎笔直的天阶,人需贴合身体,手脚并用,方可上攀。

我望着不禁生了些胆怯,思前虑后,还是决定赌上一把。毕竟到了金顶脚下,不去上头参拜一番,岂不白来?

于是我扶紧把手,随人流而上。那通往神殿的护栏早被密密麻麻的如意福牌所缠满,如一棵枝叶极盛的红杉树。

爬至中途,风突然开始发威,头戴的遮阳帽要被吹飞,全身的衣服更是飘飘欲仙。前头几名游客直接吓瘫在阶上,不敢动弹分毫。

我想都爬到了心里,也没了退路,索性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爬到了金殿。

金殿算是老君山的至高点了。

刚一上去,我就被烈风吹得东倒西歪,忙躲闪到石柱后。从上视下,整个道观群一览无余。余下的两座金殿各安一隅,与此成掎角之势。

金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不止,绝似仙乐;围绕金殿的栏杆上,一层层同样缠满了红彤彤的祈愿牌和长命锁,剧风之中,与护栏不时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好似传诉着徘徊世间的无数美好念想。

一番艰难后,我下了天阶,重回到凡间。

除两座通天的金殿外,另有座与道观群平行的金殿,同样置于万丈绝峰之上,仅有一条孤零零的险路相通。

我本以为,去那里会较刚才相对容易,不用去攀登近乎陡直的天梯,可没想刚近那险路,正当风口,风力是刚刚的百倍有余!

看来这仙殿,果真不是凡躯所能轻易抵达,非得先吃点历练不可!

既已上过高峰,我自没理由再退却,索性扛风再苦行至那座金殿。

等从这金殿而归,已是傍晚,虽还意犹未尽,却也不得不下山了。筋疲力尽下,我也没了精力自己下山。

胜景虽好,但暮色已近,人哪能做到真正的流连忘返。只是金殿在这暮色下,焕发出了更绚烂的光晕,待新一日的清晨,又被重重云海所唤醒。

酒白黑

作文、拍摄于2021.04.30

(图文均为原创拍摄,未告勿转)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d39080b4bb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