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长歌行(组诗)

2021-05-01 12:17:24  作者:文艺调频

《你的笑》

你的笑来自黎明最宁静的村庄如莲,开满二月贫穷的眼

马蹄踏过盲掉的荒原绿色的麦子和爱情啊你们可有找到主人

看春夜将尽看秋瓤临落看青春疼疼的短尾

看你的笑开往乌鲁木齐茫茫雪夜

你的笑有我三分之一却是河流全部

去了,多情的疏勒河去了,吐鲁番的浪子去了,苍茫的人世别了,你的笑

(2014.3.1,给去往乌鲁木齐列车偶遇的女子)《别了,雅玛里克》

别了,雅玛里克从未走近你隔着人世荒茫,长长的河流与祝福白日昏昏

站在红山最寂寞的眼睛里眺望你堆满山脊的思念和故事红山啊,随我去流浪吧

别了,我的雅玛里克镇妖塔囚着谁的前世来生谁的铁轨通往峰顶和自由高高的翔鹰还未见踪影

冰雪即将开始新旅程趟过野草和土壤的爱情归去大海大海,我们都会去吧

别了,深爱的雅玛里克深夜的深已在灯光里燃尽春天早已到来春天还有单翅蝶和双飞鸟

别了,深爱的雅玛里克雅玛里克,你还有蓝多

2014.3.2于乌鲁木齐宾馆(早,给z)《牧羊人》

没吃过裹了糖的山楂他吃过风来自青海湖寂寞里的风——双眼吞下

没吃过霓虹和不黑夜城市曼妙的胴体却吃过最晚的太阳,最早的月亮

习惯把自己交给远方远方活着诸神和高原风

高原风吹翻落日牧地装满疯狂的比喻一只只奔跑的故事先后溺亡在夜的湖泊岁月白骨上,长满皱纹与笑靥

2014.3.3(夜)于青海倒淌河文成宾馆《倒淌河》

(一)

三月无人问津姐姐你瘦小荒芜瘦小荒芜我该如何找上你的唇

偏北风芦苇丛中羊粪堆上太阳原来是黄色的

今夜,倒淌河月亮不见了姐姐你就抱着我吧你抱着我的时候三月幸福,羊马温存爱情她很美

(二)

风随你而去,芦花随你而去我也随你而去吧看他们相亲相爱,看他们至死不渝

2014.3.3(夜)于青海倒淌河文成宾馆《夜都兰》

夜都兰灯火全无,三月温存你的黑外衣刮起风吹翻陌生人的故土和远方

深夜牛马无眠,听啃断的野草疯长,快乐且高尚

你的河流悄无声息我的脚印生无所恋

2014.3.5(夜)于都兰县汽车旅馆《第一情人》

长跪土地,面朝春天三月风扶不起爱情的残腿

在格尔木短暂黑夜里我注定居无定所

远方传来青春急促的呼吸长河嘶鸣,野马归顺我将骑着它远离妻儿,叛离故土

黎明时分第一个马蹄印烙满青春断裂的脊背格尔木,你悄无声息像极丛草中那个女人荒芜的脸庞

2014.3.6(夜)于格尔木宾馆《西藏蓝》

别说那是一种颜色神的后花园开满你没见过的鲜花

天空吞掉大地一群牦牛啃食着石块一片草地正思考远方安静咽下了,一只藏鹰的翅膀

你没有双脚和情欲远离人世与身体失去村庄与麦子

你只有一块深秋地挖不厌的一个字的宗教故事

你便死在你的眼睛里你就活在你的头顶上

2014.3.12(晚,火车)《潮湿的桥》

路过西藏,路过拉萨路过布达拉宫路过你

诸子浪迹,与你无关梵音蔼蔼,与你无关蝼蚁将死,与你无关

陌生的手指借道你凌乱的发与你无关

2014.7.15于珠海《布达拉宫,问你芳龄几何》

布达拉宫,问你芳龄几何蓝的头顶,蓝的孤寂红的脸庞,红的皈依

布达拉宫,问你芳龄几何黄的眼睛,黄的宗教白的体肤,白的信仰

问你芳龄几何,布达拉宫金的太阳,金的神祇绿的草木,绿的门徒

问你芳龄几何,布达拉宫飘的经幡,落的禅音高的飞鹰,低的人世

转经筒绕指百遍布达拉宫,问你芳龄几何芳龄几何,问你布达拉宫

2014.7.15于珠海《我走了》

我走了骑着不是马的马走了骑着春天寒冷的三月走了

野牦牛没有挽留我雪山没有送别我秃鹫没有怨恨我……

我只是走了走得越来越远

我是还会回来的我只是走得越来越远

2014.7.17于珠海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51719ca94b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