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竞天择(续)

2021-05-01 09:37:22  作者:文艺调频

作为主人的我们当然看不过了,新鸡比老鸡重要,很快我们就把它捉拿归案单独关押,要不是它会生蛋的缘故,如此行径,难免引来血光之灾。

紧邻的另一边仅用一道尼龙绳网相隔了,三只老鸭住“前院”,在慈孝竹林旁用竹子俢了条小道,方便它们到王二浜河水里戏耍。靠围墙处又用一尺多高的木板隔出一小方天地,作为小鸭们的游乐中心。

可惜,快活的日子太短暂,两天后,小黑趁我们不在家,挣脱铁链闯进鸭舍倾刻之间,咬死了六只小鸭。

在可控范围内,我把小黑狂揍了一顿,因缺少相关的法侓法规作参考,加上小黑哀嚎求饶的样子,暂时相信了它会因这一次的疼痛而改过自新,放了它一马。

很快母亲又去街上买小鸭,再次凑满十一只,又顺便买了两只小鹅。按照常熟传统风俗,鸭子要买单数,具体为什么,没人说得明白。

这群小家伙迅速地相互熟悉,将围墙边原本旺盛的青草揪剩了低矮的草根。

倒是三只老鸭对青草没多大兴趣,它们嘎嘎叫唤着,最上它们心的事是放它们入水,它们更喜欢王二浜里的小鱼小虾。

于是在它们仨入水时,我搬开木板,让小鸭们到老鸭的“家”里作客。它们一点也不客气,争先恐后地啄食青草的嫩叶,边好奇地四处遛达张望。要是用它们和我的体量来置换,这一小块地于它们而言就是一个硕大的庄园。

和老母鸡毫不留情地狠啄小鸡不一样,老鸭上岸和小鸭相遇是其乐融融,非常愉快的做成了朋友。

常熟有句俗语叫“鸡斗斗、鸭朋友”,大致意思是说鸡在一起会相互争斗,所有古时就有斗鸡的游戏,而鸭子在一起会成为朋友,故没有斗鸭游戏。

比起人的明争暗斗来,动物的表达方式更一直接了当许多,很少加以掩饰。

只是好奇怪,鸡和鸭如此相近的家禽,秉性差异之背驰,出乎人的意料。

当我以老母鸡追啄小鸡为例来剖析鸡的本性,以力量争取资源,获得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条件,为此不惜欺压驱逐自己的同类,甚至用上了极端的方式,这也无可厚非,人类不也在这样做吗?只是做得更隐秘更虚伪而已。

转头就见到素不相识的新老鸭子亲密无间的样子,为了能一起玩耍,三只老鸭甚至还缩短了下水的时间,要知道,王二浜才是它们极乐的天堂啊!那,我是不是又要推翻我的逻辑,重新整一一会关于鸭子社会关系的新理论出来?

这是动物的悲欢,凭我的智商估计揣摩不出来。

我能直接看到的是那五只劫后余生的小鸭的生长速度,明显落后于后买来的六只,更别提生长迅猛的两只小鹅了。

我只能这样解释,亲身经历了那场惨烈的大屠杀,看着自己的鸭朋友们凌乱横尸当场,幸存的小鸭心理阴影面积无限膨胀,直接影响了它们的生长发育。

如此看来,鸭子的智商不会太低,它们也需要有位高明的心理医生,引导它们忘记不堪的从前。

那只从霸凌中走出来的老母鸡呢?会不会因为经久的霸凌扭曲了它纯真的心灵,通过欺压小鸡来释放积压的戾气?

需要心理医生的还有小黑,再牵着它靠近小鸭时,它会露出惊恐的神色,下意识地往后退缩,抓只小鸭到它面前,它也会转身逃开。

这动物世界也有趣着,更有趣的是我们人类,根本不懂它们的心思,偏执地按着自己的意愿将它们凑在一起。

小鸡小鸭很快会长大,关于老鸡老鸭,我只能用句老话总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5d9f44f04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