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跑:步伐落下,回音悠漾

2021-05-01 09:37:20  作者:文艺调频

九州芳文

午后大概五六时,临近傍晚,光影渐褪,近来涌起的热气亦收敛许多。

这般惬意闲适,甚至稍稍吸吮漫游的空气,都觉沁人精神。于此时分,运动莫过于是至好的选择。

如若说,正午烈日时分,宜静若天穹清宿独坐品茗,望叶静心,于一地寂然中忘我冥思。那么,在这傍晚阴日时刻,无疑是因动如流逝星穹过隙,就像那夏夜一闪而过的轻雷。

静坐如同汲取深山林泉之甘露,驰动犹若冒险家探出僻静的桃源。

我一直觉得运动与写作是可以相辅而存,于心灵的沉思中,亦不可忘却身体的雕琢。恰若一尊俊美的雕塑品,空有技艺而无想象是造不出像样的艺术,反之亦然。

是以,每个礼拜中,运动是每一天必不可或缺的重要课题。

身体承受训练之后而渐次变得乖慵时分,意识的感知就得到了无比强大的提升。也恰是往往在这时分,于心海狂逸乱拍时,心灵的小舟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了加固,甚或是汲取了海风携带而至的甘美养料。

训练结束后,天色一般是趋于昏黑的。凉风就这般畅游在偌大的绿茵操场,那丝丝凉意吹散了黏附的汗水,亦吹散了堆积久许的压抑情绪。

“微风轻游到及处,

如同夹杂自然精灵馈赠的清冽甘泉。

无声飘至心海,

就像途经的诗人前来造访。”

谈及运动,这一年里来我投入最多时间的,莫过于跑步。

我本非擅长运动的人,甚或说,是有些许比较娇气怕苦的。是以,自小我都是被贴上阴柔乏力气质标签居多。

在没正式接触运动之前,身体的触感与感知都有种十分缥缈虚无的状态。像是溪流无法与河床达成一致般不协调,似行舟逆流貌矛盾。

在某个夏日的初晨,懒散无神的双目迷糊地瞥见自己那难堪雨藉般的体质,不由稍稍发愣哑然。

因此,我很快就在心中下定决心,要开垦出一片全然没曾见过的心田。我总能听到灵魂深处有低低切切的私语回绕:只有将这亩荒田精心打扮至恰好处,才能凭之悠然惬意地种植各种各样的人生果实。

也就是这样,我开始了锻炼之旅,一直至今,总算是交出了一幅不错的田地。虽说离尽善尽美仍旧远不可及,可是,却也已然让我收获了足够多的宝贵经验,亦难以忘却。

新的一年到来,我于今年的计划本中继续书写着自己的规划。

在某次与友人聊天谈吐中,偶然提及马拉松,忽觉兴趣盈然,于是既开始我的跑步之旅,至今算算下来,已然持续奔走了一个月有余。

看花,听雨,静坐品茶,自然皆是雅致幽趣,于那意境,闭目沉思,灵魂从没有过的亲近可爱。对应的,跑步,跃动,驾驭己身,亦是一桩难得的身心合奏,在那不住喘息的声声乖慵中,蕴含着心灵无限的抚慰温柔。

当我脚踏于塑胶的环形跑道时分,那声声低沉步伐勾起的阵阵回音,悠漾着春季的恋语,亦飘飏着心海吹来的暖意。

跑步是趣事,也可以是雅事。

自二月尾端始,我算是正式投入了文学创作中,热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涨。一切喜悦似乎皆从敲打键盘的指尖流溢而出,佚乐就像仲夏正午时分的海浪拍来无限幸福,那样灿慰,从没断绝。

写作已然成为了我的每日必修课,无论再怎么繁忙,都想静坐独处于屋内,泡一壶毛国的水果茶,一边敲打文章一边沦陷其中,仿若是文章在治愈着我,而非我操控者文字。

像这样的每个夜晚,都会让我觉得十分恬愉快乐,全然是件无比有趣的消遣,间或还会收到来自陌生读者的暖意,更是让人沉恋其中。

写文章,尤其我又钟情于散文,因此热情是必要的,灵感亦然。

如若说寂静的环境让我能够十分恬逸地汲取生活的养料,那么运动则是在剧烈动荡中掘出无数一闪而过的零散碎片灵感,像是丝雨坠洒在心海,一切乏味单调的事物,都能因之而变得有趣,典雅,甚至是可爱,继而转化为笔下之素材。

我至爱在跑步中看苍穹渐漏霞色,每一圈固定不变的跑道中,碧霞灿慰犹精装爱打扮的深闺女子,无声无息地晕染着这片天地。

那灿烂的晚霞似乎总能勾起我若许的触动,被霞色浸染的垂枝绿柳,阶砌似乎卧倒了无数的美艳油料,让人忍不住想陷入其间。

此刻的绿茵操场,莫不如说是一片绮丽色彩绘成的美妙世界,每一片沾染着碧霞灿烂的棉絮云团变迁,我的内心似乎也在进行着过滤,滤去那些烦恼与愁思。

接着,那些属于云彩般轻柔可爱的治愈精灵随之会涌入填满,让慵倦的身心犹若在晨间雨后的林海散步般的清新明丽。

“他在奔跑漫浪,

双眼凝望霞色璀璨。

他的眼神如此坚定,

仿佛是找寻到了美的真谛。”

(简书首发,勿转。)

文| 狩野村海

九洲芳文投稿一区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6c942ddef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