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第三章

2021-05-01 09:37:19  作者:文艺调频

莲花破碎洒落成水中的繁星,繁星耀眼而刺骨。月光洒下,雪花飘落,划破了绵延的温柔,浸透了坚硬或柔弱的一切。

我躺在湖泊中央,仰望着千疮百孔的夜,周围是无尽的耀眼的寒。我闭上眼,陷入黑暗的深渊,周围满是温柔。

夏夜的雪是多么浪漫!

只是现在到了冬天……

我们在深夜嘶吼,却早已不见其它雪豹的回应。

我们刨开满地的凉凉的雪,寻找着冻成冰碴的苦涩的草根,野草往往是最顽强的。

珂病倒了,我决定再出去碰碰运气。我走出洞穴,远处天空与大地融合,白色包裹着昏暗,令人窒息。我处于白色包裹着的黄昏,周围满是白色与黑暗交融的沉闷的昏暗,而寒浸透骨髓麻木着我,只是偶尔几块挣扎着裸露出的铁青色的石块戳刺着我的心。

我踏在雪上,发出嘎吱的声音,却更是沉闷而寒冷。一只秃鹫在我头顶盘旋,我知道它在期待着什么。

我走到一片湖跟前,湖面已经结冰,寒光凛凛,映着昏暗的天空,露出狰狞的面孔。只是湖的中央有一朵莲花。我盯着莲花,心中不免有一丝温暖,只是莲的周围尽是刺眼的寒,寒潮席卷,变的更加冷冽而刺骨。

我踏上冰面,朝着莲花走去,昏暗所带来的沉闷却好似都消散了,世界归于平静,我也陷入久违的温柔。

突然,湖面冰层破裂,我陷入水中,寒浸透骨髓。我挣扎着抱住浮冰,扭动身躯,向莲花游去。

莲花近在咫尺,我终于感受到了我的心跳。我的呼吸急促,呼出的是那么的温暖,以致于模糊了周围的寒。我抬起麻木着的颤抖的手臂,去抚摸这原本属于夏的莲花……

昏暗愈加沉闷,最终却归于黑暗的温柔。

可这是冬天的被寒风所渲染的莲花啊,刻骨铭心的寒终究会驱散表面的温柔。莲花零零碎碎洒落,刺进水中,雪从空中扎进我的身体。又下雪了,但水中倒映着的是繁星点点,以及那洒露冰霜的月。天晴了,可这雪愈加冰凉,温柔的黑暗变的刺眼,夜愈加冷酷。

我全身颤抖,凝望着水中的变得模糊的星……当湖面重新凝结成冰,远处的温柔击碎我已冻结的心,我睁开眼,是珂。

彼岸的花朵,那是希望,破碎的莲花湮灭,没入黑暗,化作温柔。寒意刺骨,可这温柔却是痛彻心扉。

珂,你可知螳螂,祈祷的少女渴望缓解内心的痛苦,乳白色的螵蛸多么单纯美丽。

等到崽儿出生,依偎在我厚实的毛皮上,该是多么温暖。我最后的残骸或许可以诱捕几只秃鹫,它们饿急了。冬天总会过去,我的墓地空旷,可空旷的墓地上会长出花朵。

珂沉默着,她眉角的微小的伤疤是多么精致,眼角的露珠晶莹剔透,泛着刺骨的寒光,却不曾掉落。我凝望着珂的眼睛,可是珂回过头去,向着农场的方向跑去。我闭上眼,眼角的露珠凝结,划过我的脸颊。

偌大的农场异常沉闷,白色侵蚀了整个农场,除了一间耸立的小木屋,还有木屋旁边一处纯黑的空地。秃鹫在空地上盘旋,那是一块墓地,空旷的墓地。墓地上没有那凄美的坟墓,只是散落着秃鹫的羽毛,一支白色玫瑰在皎洁的寒霜中凋零。

木屋的窗户里渗透出肉的迷人的香味,这是天堂吗?珂望向窗内,昏黄的烛光像恶魔般在恶夜起舞,屋内充斥着来自烛光的昏暗,沉闷的令人窒息。一个三岁的小孩在蜡烛旁安静地坐着,手里捧着一大块肉,那是秃鹫的肉。

男人凌乱着夹杂着白色的黑发,背对着孩子坐在钢琴前,深陷的眼睛盯着惨白的手捧着的装裱精美的照片,面无表情。一会儿,他把照片放到钢琴上,瘦削的手指在钢琴上轻轻地敲起……

夜曲在沉闷的昏暗中发酵,烛光颤抖,男人的脸上忽明忽暗,刺眼的泪水在脸颊上浑浊,墓地上白色玫瑰在月光下精致。

珂转过身,看着远处的朦胧的湖……

她回来了,脚步很轻。湖面已经结起厚厚的冰,冰映着黑暗的天空,化作温柔的深渊。她走到我身旁,依偎在我的怀里。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e2290eed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