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170)

2021-05-01 06:08:39  作者:人生旅途

第八部 (111)

第二百三十章

两对人激情难控制

江水花愿望未能成

5

林新成推开江水花,站起来走到床边,脱去鞋,带着衣服躺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很快就入睡了。江水花则坐在椅子上等着那两对人。

外边有敲门声时,墙上的掛钟已接近十二点。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江水花站起来开了门,是孟现中和梅花。江水花说:“你们只顾快乐了,也沒有看看到啥时候了,都快十二点了。"

孟现中和梅花走了进来,孟现中不好意思的说:“嫂子,让你和我哥久等了,对不起。"

江水花说:“你哥哪里等了,他早躺床上睡了,害的我坐在椅子又困又冷的傻等你们到这个时候。“

孟现中并不是开玩笑的说:“嫂子,你也真是傻等,你不会先钻我哥被窝里吗?"

江水花生气道:“胡扯八道,我们又不是两口子,我钻他被窝里算啥?你们看看,那一对年龄小的,到现在还没有过来呢,刚结婚的两口子,也没有你们粘糊。"

梅花脸红的如血染一般,低头抿嘴笑。

孟现中说:“嫂子,我去叫他们去。"

江水花拉住他说:“别去喊别去喊,你是个哥呢,让梅花去吧。"

梅花说:“嫂子,我自己去喊我害怕,让他陪我去,我喊不让他吭。"

江水花说:“好,你们两个去吧,我把你哥喊起来。"

孟现中和梅花出去后,江水花喊醒了林新成。初从被窝里出来的林新成,倒觉得有点冷了,就把被子披在了身上,坐在了办公桌前。

江水花看着林新成说:“你在被窝里躺着出来还嫌冷呢,那我呢?坐在这椅孑上冷不冷?"

林新成赶紧道歉道:“对不起了姐啊,我因为困了,忽略了你的感受。不如让你也先躺床上了。"

江水花佯气道:“你不怕我还向你求那事呀?"

林新成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又停了一小会儿,四个年轻人先后走了进来,江水花又说了几句孟现营和槐花只顾亲热不顾时间不顾她的冷困的话。孟现营不但回了江水花“你不会先躺我哥被窝里吗",又接着说了句:“别说你躺我哥被窝里是为了不冷,就是为了和我哥咋着咋着我们也不会往外说。"

江水花怒道:“该挨打的孟现营,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小心我拧你的嘴。"

林新成挺严肃的说:“现营,别说那些不沾弦的话了,往后跟水花姐,还有建荣姐别开这一类的玩笑,他们是你们的嫂子,对你们都是非常的关心,要象对待姐姐一样对待她们。"

孟现营说:“哥,我们知道这两个嫂子对我们非常的关心,我们心里也给她们亲,正因为心里给她们亲,才给她说说这笑话。我知道我嫂子不会生我的气的。常言说,亲了无避护。当然,在外边我们是不会乱说的。"

林新成说:“好了,天不早了,不说闲话了,我给你们说正事。刚才我扒了一下日历,少富哥是十月十六老的,十一月二十一过五七。现中现营,你们两个回去给咱爹说,咱破除迷信,不按过去那种旧风俗办事,这一段时间啥也不干了,一切精力给你们办婚事。十一月二十六送彩礼订婚换帖,二十九你们两对都去公社办理结婚手续,腊月初二正式迎娶,你们两对一起办,一气呵成。进入腊月,我的事就多了,顾不上管你们。"

赵槐花不相信的问:“叔,你的意思我和现营的也一起办了?"

林新成说:“是呀,一起办了。原来我想,槐花和现营年龄还小,停几年再办。你们出去后我又想了想,虽然你们年龄小,槐花毕竟二十一岁了,比你婶来时还大两岁,常言说,女大不可留,留来留去结冤仇。虽然我不是你们的亲爹,但你爹总是把你们的婚事托付给了我,我要坚持不让你们结婚,槐花就会生我的气,说我糊涂。干脆,你们两对就一齐办了吧,这样两家还都省点事,至于你们的年龄不够,我去上公社协调。“

赵槐花听了激动的跑到林新成跟前,掀掉林新成披的被子,搂着林新成的脖子说:“叔,你真是我的好叔,比我的爹还给我亲,我以后就喊你爹了。“

林新成拉着槐花的手说:“槐花,多好的闺女呀,我要是比你大二十岁,就认你为我的干闺女了。"

槐花说:“就这一样可以呀,你比我大八岁呢。"

林新成说:“还是叫叔吧,不就是一个称呼吗,叫我叔,我一样象爹一样给你亲。我给你们四个说,每个星期一星期二都是我在这里值班,结婚前这一段时间,你们想约会了都可以来,就咱几个知道就行了,千万别让外人知道,外人知道了影响不好。"

槐花把嘴对着林新成的耳朵低声说道:“我们每次来,都让水花嫂子跟着,叔,你别象今天这样干等着,你们俩个该干什么不成干什么了吗,我们绝对不往外说。“

林新成笑了一下说道:“傻闺女,净说傻话。再说傻话我就不管你的事了。“

赵槐花咯咯的笑着松开了林新成。

没有想到,孟现营也说:“我们每一次来,都叫上水花嫂子,省得水花嫂子又生我哥的气。水花嫂子再来时,要么穿厚点,要么先和我哥躺一个被窝里。常言道,男人和女人,躺一个被窝里,只要不干那事就是思想正确。当然,我们知道了也不会往外说,省得外人说真有那事了。“

江水花又佯气道:“你这个家伙又胡说八道了,我和你哥躺一个被窝里,没有那事别人知道了也会说有那事。“

孟现营说:“我们不往外说谁知道?别说没那事,就是有那事,我们也不会往外说。"

江水花走到孟现营跟前往他胸上捶了一拳怒气道:“你这个家伙越说越不照趟了。"

孟凡营挨了一拳,呲牙笑了起来。

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

然后林新成又说道:“不要再胡扯了,还说你们结婚的事,明天我去梅花槐花你们家,给你娘说透,让她也作作准备。"

四个年轻人一齐高兴的说:“一切听从哥(叔)的安排。”

江水花接道:“你们的事早点办林新成早心净静,也省得你们象作贼一样在这里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也象杨花一样怀着孕出嫁。"

四个年轻人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送走了他们五个人,林新成关上门,亮着灯和衣而睡。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71c8d7fc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