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在路上

2021-04-30 08:40:31  作者:摄影

这云有点像小狗也有点神似中国地图

有时候,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仅仅只是路途中某一刻的风景。

就如那天的路上,即使再走多几遍,每一次的路况都是不相同的,每个时节遇见的风景也是不一样的。

一,丹巴藏寨

一早从丹巴藏寨出发,又去到昨天来过的3号观景台,据说这里是整个丹巴藏寨最好的观景平台。

由于昨天是傍晚五点左右才到达,夕阳已经被大山挡住,今天早上我们八点半过来,太阳依旧被前面伟岸的大山挡着,迟迟上不来,我们一直等到九点,太阳还是只照到山头。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风很大,很是无聊,我们准备途步下山看看。

没走多远,遇到一位藏民阿姐,她背着一包麻袋,因为爬坡费力,一边站着休息一边友好的和我们打着招呼,并告诉我们下面已经没什么风景,让我们别费劲走下去又要重返。

边说还边问我们,她看起来是不是很老?我们客套的寒暄说哪里会老!然后仔细观察一下,她黝黑的脸庞布满了细纹,嘴角微微耷拉下垂,看上去虽然衣着鲜艳,但模样确实苍老。

她告诉我们,其实她还年轻,五十来岁,儿子才刚刚上大学,因为生活在山里,地势高原,人容易变老。还说因为要挣孩子的学费,所以向游客兜售自己从山里釆摘的山核桃出来卖。

我们听了她的劝说,于是就止步不下山,并且品尝了一个她递过来的山核桃,当下决定买上两斤,想着帮衬一下她的生意。

一早出来她还没带称,山上其他的生意人还没出来做生意,借不到称,她就准备随意倒一些给我们。正倒了一半的时候,她的同伴们过来了,于是借了称称给我们。

眼看着旅行大巴陆续驶入停车场,大批旅行团的游客蜂拥而至,我们决定赶在他们到达前前去下一个二号景点,以避开人群先行拍照。

赶到二号观景台时,看到好些摄影师早已占据最佳位置,景色与3号观景台也是相似,我们邀请了其中一位摄影师帮忙,匆匆拍照留念。

在观景台等了一会儿,还是久久只等到阳光晒到山顶,之前听房东说起过,如果要晒到山腰的话,起麻要等到九点半以后,看到过来观景的团队越来越多,我们就不等了,直接出发赶着下一程的景点。

二,

途经一个古老而壮观的碉堡,一片笔直的白杨树林,都是匆匆一瞥而过。

到达丹巴县城只用半小时左右,县城是靠着两边的悬崖绝壁而建,座落在谷底溪边,高高的楼盘,很是狭窄,对面隔着溪流就是高山。司机师傅说平时阳光都要九点过后才从山顶照射下来,两排房子依山而建,显得拥挤但独特。

我们才开出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就被困在一个叫阿娘沟的山谷里。原来去年因为雨水超多造成多地受灾,堰塞湖堤坝被冲毁,导致泥石流冲毁阿娘沟的河流与房屋。

一早阿娘沟就设路障限行,但司机师傅没收到通知。问寻了保安,说是下午六点才可以开通。整个山谷都在维修,听说前几天金川梨花节本已开通修了一半的路,今天又设了路障,他们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修好,不然雨季来临,那将又是另一场自然灾害。

我们就这样被困在阿娘沟,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在山谷里呆着不舒服,于是师傅又掉头带我们去看没看过的藏寨,这边是以古堡出名的藏寨。

在延途的观景台,看对面山腰的那些藏房,我很好奇那些藏民是怎么在悬崖上生活的?怎么在上面建房子的?

对面悬崖山坡上的房子,目测交通不便,连走路都成困难,都是与世隔绝的,他们建房子应该也是就地取材。山顶上看起来连路都没有,就算是就地取材,不知道他们是靠什么生存的?

问起吃饭的问题,司机师傅说藏民们可以就地种植土豆。上面没有车子通行的道路,就算就地取材,也是要吃穿用度的,光秃秃的山顶寸草不生,还随时有塌方的危险,他们又是怎么以种土豆为生的?

带着许多的问号,我们继续前行,其实别人的生活对于旅途中的我们,也只是无关痛痒的好奇。

三,中路藏寨

中路藏寨,一个看古堡的藏寨。

中途折返,一路爬山坡,弯弯绕绕到达藏寨,这是一个额外赠送的美寨。这里感觉比丹巴自然,比金川大气美艳,越逛越是喜欢中的样子。

高大参天的梨树花开正浓,古堡与藏房相映生辉,因为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慢悠悠的观赏蚂蚁搬家,在花丛中穿梭而过,伴着万千洁白花瓣起舞,片片落花粘衣又染白了发,倒是敢问谁言: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

参天的梨树房前屋后都有,花开的正浓,从没见过这么美的梨花,与周围的三色藏房、古堡相映生辉。

跟着古堡花树的方向,我们被吸引进一片花田里,说是花田,其实田里什么也没有,只是几棵开满花的梨树太耀眼了。

许多的摄影师也被吸引,我们站在树边忍不住慢慢细拍。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说这里是要收费的,每人五元,岸上田里两棵大的梨树是他家的,岸下大石头边上的两棵是邻居家的。

他说踩着谁家的地算拍谁家的,就由地主人收费,看到许多的摄影师过来,大家和他讨价还价,我们两个各付一人的份,说好拍一阵就离开。离开时,那位房东还在给摄影师当临时模特。

经过一个房子,又看到先前那些喜欢的紫色小花,好像草丛一样生长,特别漂亮,路边山坡上到处都是。

我们有一天的时间在这里晃悠。中午找了一家小院吃饭,小院的厨房不大,比我们早到的客人自己在炒菜,等她们做好菜才轮到主人帮我们加工。等候的时候,主人家老太太拿了好些山核桃让我们先吃着,免费的,很是热情。

几菜一汤味道也不错,吃完饭我们开了个钟点房休息,房东从没试过做钟点房生意,给我们开了先河。午餐三菜一汤,消息一百二十元不算贵,司机小杨帮我们谈下价格,总共给二百元午休二三个小时。

午餐的时候听到路边有人喊卖“甘蔗”,几天没吃水果,朋友一听立马跑去看看,原来是“柑子”。这里的橘子很好吃,有点像丑橘又不太一样,还带着橘子花,又好看又精神,买的时候店家还帮你一个个剪样枝条。朋友说这真不像我们发达的地区,买这些带枝的水果,恨不得把整棵树都按斤称给你,呵呵……

午休后还早,我们又去了更远的山坡去看老房子,山上在修路,灰尘很大,所有的藏民家进入参观都要求收取每人十元的费用,我们还了一下价,还不下来,想想家家户户的风景都差不多也就作罢了。

回程的途中还早,经过一座墨耳朵山,山脚一座墨耳朵寺,听闻在西藏也是蛮有名的,司机师傅停车让我们下去看看。朋友不想去,我一个人爬上山坡看藏房,原来这也是一座寺庙,边上一座白塔,一位喇嘛在挖土,他说准备在这里做一个转经筒。

他给我讲了一些神山的故事,已经忘记了是什么内容,但一直记得他的神情真诚又纯朴。一个心中有信仰的人,他是坚定又祥和的,在旅途中更能感受的到信仰的力量。

四,

傍晚在阿娘沟又等了两个小时,说好的六点放行,到七点了都还没有放行,山凹凹里太阳都快落山了,远处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烟。

等到终于放行,天暗了下来,这段被封的路段只是十多分钟曲折艰险的道程,走到一半就完全漆黑一片,除了单行的汽车尾灯,什么也看不见,高低起伏的山坡,边上是看不见的悬崖溪谷,内心升起了不安与恐惧。

这段路导行上根本无法显示,如果按导航走,我们需要绕八个小时车程。有时候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好还是找当地的向导。

终于开在了平坦的熊猫大道上,司机师傅把车子开的飞速,夜已经黑了,感觉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

过了管制路段总共88公里,还剩62.5公里的时候进入小金县城,终于看到新的路段。说是县城,但照样漆黑一片。途经沃日土司官寨,也叫木兰坝,看到山坡上总算热闹点,有了一排的灯光。

司机师傅说在途经的洁丝沟里有一条路可以通往毕棚沟,这里有个董马藏寨,主要是欣赏杜鹃花,现在还没到开花季节。他告诉我们,杜鹃花开的最旺的时候,也就是冬虫夏草生长最旺的时候。

冬虫夏草要分阳山和阴山的,阳山的要好很多,小金县城的冬虫夏草很少,十几天才挖的到一二十根,师傅说在爷爷奶奶们那一代的时候,一天挖个几百根也属正常,因为没有得到保护,现在已经不像西藏的土壤会生长。

在平坦的路上行驶,我一边盯着导行,一边听着小杨讲路途的故事。原来小金县城还是革命根据地,长征牺牲最多的士兵就在小金,这里的甲金山是红军和八路军长征会师桥所在地。

小杨说山坡上灯光最亮的地方就是他的家附近,叫做滴水村,以前叫打滚坡村。他说今天没时间回家了,明天帮我们带进沟里后,就回家看看母亲。(这话听着感觉有点调侃:什么叫带进沟里?哈哈…)

小杨介绍他的父亲还在县城里工作,他说他们家那边特别考验驾驶员的技术,要超级好才能使车子开进大山十多公里的地方,开到四千米海拔的山坡高度。

到达酒店时已经很迟,在附近吃了一碗面当晚餐,我们就回酒店匆匆洗漱休息了。

今夜一路奔波劳累,实在艰险,人在旅途,不得不说,旅途中充斥着未知的不确定与危险,出门在外,有时候真的靠运气,在家确是千般好,人生平安喜乐才是福!

——2021.3.25木心飞飞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31f5b3da3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