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兴,我已打疫苗第二剂了

2021-04-30 06:33:27  作者:人生旅途

本图片系姜稻香随手拍

4月29日打第二剂疫苗,我早就接到通知了。为了能够在当天下午早些顺利接种,我于4月28日晚上就给那个驾驶员打了电话,我跟他讲翌日清晨,最起码要在手机上标注的8:00点钟准时到工地,就当帮我一个忙,我欠他一个人情。我还说不仅我能打,他也可以跟我一起打,因为我跟他打疫苗的时间相去不远,很合符超过二十八天打的。他当时二话不说,满口答应,我顿觉一股暖流流到我心里,让我的心里备感温暖。

然而,偏偏事情不能如我所愿,他起码跟我约定的时间迟了有半个小时,他才姗姗来迟。我本来想埋怨数落他几句,但看到他即便睡懒觉,还是戴着一对熊猫眼,我的心软了,不知这个没有母爱也没有女人爱的杨刚,夜来做了啥事情,竟然疲惫不堪,憔悴如斯,令人不禁心疼不已。

我竭力隐忍下来,挖掘潜力,不仅比平素干得更猛,而且我还注意干我们这行当的,须记住干活三要素,即勤、轻和快三个字。勤,就是勤动手;轻,就是深呼吸,轻轻一抓就起来,省力气;快,就是不管暴风骤雨,还是炎阳暴晒,我都挥汗如雨一颗汗珠摔八瓣地速度地干着。

于是,本来要干到下午5:00点钟的活儿,我硬是干到下午1:00点钟就干完了。在我干活期间,我没要求他帮一点儿忙,他也不会帮忙,他烟瘾很大,忙着在驾驶室里抽烟。这个人很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即便驾驶室被炎阳烈日烤得如火炉,他汗如雨下,他还是要坚守在驾驶室里吞云吐雾。我觉得他很牛,超过很多牛人,没有之一,我对他简直崇拜得无以复加。

而我有时正好在建材市场前边的过道里干活,那里很阴凉,有时还有穿堂风扑面而来,简直爽翻了,比郑.爽还要爽哦。我很想喊他下来,我分享一点儿舒适惬意给他,但我跟他相比,很不够格,自愧不如哦。不是我不想喊他,而是我脸红到耳根,很不好意思喊他哦。

让我更高兴的是,每当我坐到副驾驶座上,他开车子的时候,那简直是我爽到极致的时候。我这时会打开一本带在身边的《世界最好的短篇小说》,像《百合花》《在甲板的天篷下面》《项链》《舞会以后》,等等,都是在这个时候反复默读的,有些精彩的段落,我都能读熟到倒背如流的程度。他一天抽两包烟,二十二块钱,就这样化成袅袅的烟雾随风吹去,而我能读到优美的小说,我觉得还是不错的。爽,心里甭提有多爽,比当年娶新还要爽,比我刚当上父亲时还要爽。

而今天让我觉得比读书还要爽的是,我在下午3:00钟时准时赶到市红塔公园旁边的文体中心打疫苗了。我下班后,洗完澡吃过饭,就打开微信,看到我小姨妹发来的不到妇幼院打疫苗,而是到红塔公园旁边的文体中心打疫苗。

对于这个红塔公园,我刚到玉溪时就去过,依稀记得在明珠路的明珠灯塔往左拐不多远就到了。我骑上我的自行车(这是这次风沙僵尸车时被我搬到卧室里,可谓是硕果仅存了,家贫得只剩下单车,这就是竭力买房子的结果),也不怎么要用力蹬单车的脚蹬子,那轻便如女士骑的单车就哗哗地轻松自如地往红塔公园滑行了。

耗时有二十分钟,其中还包括市妇幼院大门前跟那女保安闲扯了五分钟,我终于到了文体中心。以前到文体中心都是不大顺畅的,今天由于妇幼院在文体中心的大厅里设立了临时接种点,我才能顺利地登堂入室。

一到那里我就看见,天哪,真是人山人海啊。我正不知所措时,有一个美女志愿者和一个男保安向我迎面走来。我拿出我要第二次打疫苗的凭条,他们啥也没说,就笑盈盈地指点我先去排队量血压,然后再去登记,最后才去紧急接种室接种。

我听到他们的话,才感到心中有一块石头落了地,我赶紧去排队,我的前边是一条人组成的长龙。在大厅一楼的梯阶梯上和廊道上,用人组成的长龙不下五六条。随着长龙逐渐向前推进,终于轮到我量血压了。我看到上边写的143/89啥的,不懂啥意思,那一笑脸腮上泛起甜蜜的酒窝的女护士说,没事,略高一点儿,赶快去排队登记,准备接种吧。这个女护士很漂亮,不仅笑靥如花,而且她那双秀丽的眼睛也像会说话似的,格外惹人怜爱。

我接过她给我填的血压情况表,就到那里登记了。在我前面依然有一条长龙,我为加入到这支队伍里备感荣幸。经过大约一个小时,我才登记好了,满手拿着一些相关凭条,我才往接种室以竞走的步伐去接种。中途不知往哪里走,恰巧遇到一个我认识的颇有风韵的年轻少妇。她说,她也是二次接种。她让我跟她去。我跟她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接种室。我的2021年4月29日,我在我异乡的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终于二次打好了疫苗。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9fb166bba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