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门口的春天

2021-04-29 22:47:33  作者:摄影

三月,从春光明媚开满鲜花的江南走过,回到西北的家乡。已是清明时节,但玉门关外,天山之北的乌鲁木齐还是积雪未化尽,枝枯草黄的景象,春天的脚步比我们的车轮慢多了。

清明有春雨,之后草地开始慢慢泛绿,树梢也有了黄绿色。我们期待,期待姗姗而来的春天。突然有一日,清晨起来望向窗外,呵,杏花开了!满树的粉色杏花突然一起绽放,那么热烈,那么齐整,那么让人惊喜。在我们这里,杏花是春天最早开放的花儿,也是花期极短的花。每年此时都有许多追花人从南到北去看不同地方的杏花。托克逊的杏园,新源的野杏林,额敏的山杏花…。因为要照看年迈的老人,今年,我们只看院子里的杏花。

孩子们买了芍药和雏菊放在我们的窗前,装点春天的阳台。

终于,海棠花打苞了,榆叶梅,苹果花都有了些许绽开的花朵,已是谷雨真是好时节。

然而,忽然降温,春寒使气温从25度降到了零下1度,很担心那些花苞会被冻死,可是在早晨的零度空气里,花苞仍然在树枝上欲放。

苹果花也还在树枝上,今年的苹果还会挂满枝的。

室内的芍药和雏菊开的正艳。

一周,寒潮终于过去,快到5月了,西北的花终是要开放的。气温上升,各种花树竞相披上盛装。

虽然没有去原野上看花,但小区花园里的花也让人陶醉。每天太阳升起时在花树下吐纳,在绿茵地上打太极。看着花蕾绽放成挤挤拥拥,热热闹闹的花朵,又看着花瓣如雨般洒在草地上。春天如此美好又这般短暂。

有人说,乌鲁木齐的春天只有十天,有点夸张,但最多是一个月吧,因为还有一周就到立夏的节气了。我很荣幸自已今年过了两个春天呢,3月中旬到清明,我们在江南行走,扬州瘦西湖的柳,武汉的樱花…,南方的春天一直是诗人笔下的仙境,是我梦中的桃花源。从南方的春天走到最西北的春天,我过了此生最长的一个春天,或者说,是两个春天。

偷偷采的院子里的花。

忍不住剪下几枝挂满花苞的花枝,插在瓶中让春的气息充满屋子。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672c3b66d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