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美好(下)

2021-04-29 08:11:01  作者:人生旅途

(六)我们都只是一隅

那天婷宝硬塞给我卞之琳的那首富有哲理的诗,但我不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有人刻意的去解读他,说他是一首情诗,有人又说它是社会关系的阐述,自己眼里他人即是自己的梦的意象,在别人眼里自己又成为了他人梦里的意象。

但婷宝,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

或者说在自己的剧本里,我们自己是主角,别人则是配角;在她人那恰恰相反,我们变成了配角。

或许又都是正确的解读,若作者哪一天回生复活,我想这会不会如他当初所想。

婷宝,你说对吧。

我并没有去解读他的这个梦,只是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梦:小楼、烟雨、流水、石桥、油纸伞,姑娘和公子,一个栩栩如生的古风画面,如果配上一段古风音乐那岂不是更完美。

我个人比较喜欢以画面去看待问题,就想读一本悬疑的小说一样,逐字逐句画面感也便全部显示出来了。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同一样的东西呈现在面前,纵贯全局后我们关注的点都会不一样,所以就不用太在意与别人为什么不同,在自己的内心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和悲哀了。

不同就不同吧,不是主角也装饰了一个美梦不是吗,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生活并没有那么多的定义,我们不用因为要选择一条与别人相同的而烦恼,也不要因为不同而沮丧,接受最真实的自己就行了。

当选定好后就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人生反正是不能回头的,什么都不要想,向前走就是了。

精彩是属于少数人的,平凡是我们大多数人。

将少数人的精彩变成平凡人的世界。

(七)用自己的方式快乐

我站在了巨大的冰雕前,这是天然天然形成的水柱,山上流淌而下的溪水全都凝固在哪里了,它从移动变成了静止状态。

阳光刚刚好,与冰柱的轮廓相切,在焦点的冰面上焕发出“仙气”,年迈的旅者手持单反记录下了此景,画面时间似乎静止在了XX年几时几分,再也不会改动。

而他却成为了我们的风景,连同那巨大的冰柱记录下来。同样是某地某年某月某日某分某秒,辉辉和我。

南方人是很少见到雪的,在我的记录里也就是2013年的冬天,2016年的冬天下过两场雪外再也没有见过飘雪了。

大概三点左右,辉辉和我就已经到达雪山顶了。这是滇中第一高峰,是典型的山岳形冰川地貌景观。

在早些前我问辉辉为什么起一个轿子山的名字,不应该取一个富有仙气十足的名字,更能突显出山峰的气魄。

辉辉却说:你别,你能有什么好名字。你好好看看这名字多贴切呀。

我放眼四周其山型真如其名,我努力想象一乘放置在万山丛中的花轿,似乎有那么几分,但天山飞雪或是万丛群山中的羊脂玉也合适。

我把背包一扔,立即就投向了白雪地。我在雪地上打滚,抓起大把的雪花就往天空上抛,想象一场刚刚飘零的大雪。

辉辉则是挖了个雪坑,用雪给自己给埋在雪下去了,只把头留在外面了,闭上眼睛在哪享受令人心旷的气息。

看到我们疯了,那群不知是来自哪里的老大爷也疯了。

他们把上半身脱了个精光,裸露着矫健的肌肉,离太阳很近的地方,踏着疏松的雪地,摆着酷酷的poss。

我们都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与大爷随行的阿姨们用单反记录下他们孩子般的快乐。若拍上一张还不错的照片,会拿着相机与他们分享一下。

旅者们都被这群老男孩吸引了,他们有的坐在不远处的歇脚亭里看风景,而我们又站在索道上看着亭子里的风景。

辉辉把背包里的食物全部倾倒在白雪地上,顺手拉来一件毛衣噗通就坐了下去,在阳光下,白雪地上吃了起来。

在以前我便听过萤囊映雪故事,其实身为南方人的我一开始是难以理解的,后来学习了物理学才理解了这个词语,直到这次雪山行才算是亲身经历过了。

由于没有太阳镜,辉辉和我并没有在雪山顶呆太长的时间。

半晌,眼睛疼的厉害。

太阳光直射在白雪上,光线不能被白色吸收,全部反射回来了,直射入我的眼睛。

我实在受不了也就下了山。

辉辉也受不了,也怕命丧雪山就下了山。

我们有点遗憾,没能把山顶都踏上脚印。辉辉孩童一般的堆了个雪人,在雪人前面说上一通话后,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我们已经足够疯了,似乎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放开自己全心去尽情享受。

自己的肌肤与自然亲密的接触,山风、土地、阳光……

我们下了山,下山前辉辉把太阳帽留给了雪人,雪人也留下了张照片。

(八)不轻易放手

你说辉辉傻不傻,在下山的路上我们遇见不少野生动物的足迹,他非指着冰封在雪中的脚印说是野猪,然后拿着相机寻着脚印找野猪去了。

我想象不出他只身一人与猪搏斗,没有被高原缺氧命丧雪山,反而因为遇到几头小猪就把命丢了,到时候我找谁说去呢。

我作为队友,不应该丢下他不管,至少要具有团队精神。

帮他打个辅助,所以我也跟着他去了。

旅客拉着绳索下山,我们从树林里串下山。最后野猪没有寻到,却随着脚印轻松下了山。

古人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又是雪天,上下山路都是积雪,经游人踩踏疏松的白雪早变成了光滑的溜冰了。

为了安全考虑,也为避免上下山上风景的重复,我们选择了一条新路线。

在我们前面的是两个婆婆,大概五六十岁的样子。

我不经意之间听到她们的聊天,她们应该是半个多世纪的至交了。

婆婆紧紧的抓住绳索,艰难一步步向下挪,似乎身体不太听从大脑的使唤,一不小心踩了滑,穿红色羽绒服的婆婆沿着索道摔了下来。

另一婆婆惊吓住了,她拽着绳索,绳子陷入了她臃肿的肌肤里,她大声喊着摔倒婆婆的名字,然后尽可能的快速向前追上去。

我们总不会一条路走到黑的,幸运总会眷顾一下我们。

这里山路虽然陡峭,但总会过一段路都会有一个较为平敞的地方,也是这个平地救了婆婆一命。

辉辉与我见状随即赶上前,婆婆躺在雪地上,几分动弹不得,双手捏死了拳头,紧紧的压着胸口。

她几分喘不过气,脸色苍白。

我们尽可能的使她倚靠在山石上,迅速取出背包里事先准备好的氧气。

她还能“贪婪”的呼吸氧气,氧气与血红细胞结合,她的身体逐渐缓和过来了。

婆婆挪了挪身体,手臂和腿有被划伤的血迹,左脚腕疼的厉害。

我们并不知她还有哪些潜在的疼痛,也并未带上任何急救包,在这里仅仅有四个人。

我们表示必须快速下山,山下景区服务区里有急救室,医生懂得有效的处理方法。

辉辉把背包向我一扔,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说你这犊子,咋还杆上了呢。

他想要驮着婆婆下山,我拒绝了。

我说:你真想命丧雪山呀,不要命了。

他的此举出于道义,自然应该鼓励他,但出于对生命的负责,我可不同意他这么做。

山上的索道是依山势而建,有的地方高达80多度的倾斜角。雪山刚刚解除封山禁令的,积雪还很大并没有进行除雪,另外游人的上上下下,疏松的雪已经如冰块一般光滑。

在我下山时即便拉着绳索,几次都险些滑倒,很难想象辉辉负重婆婆而下山的厉害之处,我是坚决不同意这样做的。

我把背包往雪地上一扔,然后尝试着扶起婆婆,婆婆也尽可能的站起来,血液充分在身体中循环。

她尝试着走几步,然后转身向另一婆婆说自己没事,只是脚扭了。

辉辉说背她下山,她拒绝了辉辉。

她感谢了辉辉,然后给他说了一通道理。意思大概是惋惜自己已经几十岁了,可辉辉才二十出头,正直年少。

刚才是幸运眷顾,但它并不是时时眷顾我们的,若待会儿两人摔下去,不好说就直接到山脚去了。

婆婆理性的解释自己可以走了,慢慢向下挪,天黑之前一定能下山。

我拾起了背包,搀扶起婆婆,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辉辉背着背包低落的走在前面,不时偷偷回头看我们一眼。

有一段路非常陡峭,雪很大。辉辉穿着马丁靴用力的把积雪踢下沟壑,他就这么一直踢一直踢,直到了服务区。

婆婆很健谈,一路上给我们谈许多有趣的事。

她问我:你们干嘛来雪山?

我说:好玩!

她说真羡慕你我们年轻人,想去哪就去哪?像他这样的老人,想去都不能去。

我说婆婆你不是已经来雪山了嘛。

婆婆她是今年才给自己找理由出来看看世界的,女儿不同意,但她执拗,女儿拿她也没办法。悄悄跑了出来,与身边的几个人组了个队,开始人生的最后的夕阳旅行。

她说年轻时没有那么多机会供自己选择,就那么几条路。她想着进工厂当了工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去就是几十年,期间的就是恋爱、结婚、生子、孩子上学、自己退休……

退休后帮女儿带娃,上幼稚园,小学……

她说自己似乎又走了一个循环,眼看外孙上五年纪了,掰了掰手指一算又过去七八年。

时间一晃人就老了,她回顾过去,总感觉心有不甘。

她说年轻人哪都能去,车子一轰,哪都去回来了。自己哪都去不了,不会开车,只能挤公交,只能跳跳广场舞。

她们也总是担心这担心哪的,却从来不会花时间陪她。一开始外孙还会陪她,等外孙上三年级以后也就很少到她家里来了。

亲人全都在一个城市,却被这钢筋水泥的现代化阻隔了她们,仅剩下孤独吗?

慢慢的等待着岁月过迁,闭上眼睛想象着死亡。

我们都不想死去,再死之前在做一些事情,即使是小事,也没那么多惋惜。

虽然岁月已经帮她化上年迈的妆容,可她心却很年轻。

看看那些骑行环游的人中也有同她一般年纪的,她曾经也向往过那些生活,他们能做的,自己也可以尝试一下。

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在这未知死亡面前,她也想做件有趣的事,她决定去看看世界。

婆婆说现在她不在羡慕别人的路了,她也找到了一天让她开心的路。重重复复的几十年固定生活的门窗一下子被打开了,原来门外是那么的多姿多彩。

内心的那颗牵牛花种子开始萌芽了,它已经开出了花,不管走到哪都会有一股芬芳。

接下来就更神奇了,好像鞋子也生了花,一路走来的脚印也都生了花,每一个脚印都是不一样的芳香,但都有辨识度,一闻就便知道是属于自己的。

辉辉看着婆婆,婆婆说小伙子以后别急躁,有事好好商量,和气就好。

我们把她送到了景区服务区然后与她们挥手道别。

临别时婆婆给我们道谢,我们也感谢她为我们讲那么多故事。

只希望在想看看世界的时候,有人陪你走走。

(九)我想静静的睡一觉

眼看与坤哥他们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不能在耽搁时间了。

我们到服务区时,坤哥和嵘哥站在哪里,深情的观察那群山羊进食。夕阳的余晖正好洒落,他们全都融入了暖色系中,说上几句话或询问一下今后的打算,气氛时而肃静时而活跃。

伴随着喜怒哀乐不时的哈哈大笑三声,夕阳西下,朝阳也便要东升了。

嵘哥和坤哥见我俩,我们搭了些话,却不见茜茜和艺伊。

我们俩归还了租用的上山设备,然后找了个小摊。

我们点了个云南碳烤土豆,坐在环山公路的混泥土石墩上。

两个傻子一样,看着远方吃着土豆。

辉辉咬一口土豆,不忘把土豆的香气又嘻哈嘻哈的吸了回去。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咬一口也不忘嘻哈嘻哈的吸回土豆的香气。

我们哈哈大笑。

坐在那里,一直到茜茜和艺伊下了山。

上了车便忘却疲惫,轻松入睡。

等我苏醒时已经是昆明了,他们还在睡。

车外霓虹闪烁,我贴着车窗看着迅速离我而去的事物,我在此闭上了眼睛。

希望夜来得长一点,让他们睡得久一些。

最好忘却了逝去的,醒来就是美好的清晨。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3048c514a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