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168)

2021-04-29 06:17:27  作者:人生旅途

第八部 (109)

第二百三十章

两对人激情难控制

江水花愿望未能成

3

槐花说:“关于男人的心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人家都说,男人没有不好这种事的,沒有不想与别的女人相好的。那些没有与别的女人相好的男人,不是没有机会,就是沒有优点或优势可以让女人喜欢。我爹和许红梅相好就是例子。我爹都五十六七岁了,许红梅二十三,我爹比许红梅大三十四岁,而且还有传染性疾病肺结核肺气肿。一个有病的老头子,为什么会长期与许红梅发生那种事情,就是我爹当着支书这个优势,许红梅的哥哥许红兵是帮/派的骨干活跃分子,许红梅是为了让我爹保她哥许红兵的党员和职务,进而接任支书,而主动勾引划皮我爹。我爹这个有病的近六十岁的老头子,还经不住许红梅这个漂亮的闺女勾引划皮哩,可见其他男人哩。何况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新成叔呢。至于女人的心思,你说,哪个女人不喜欢长的好又德性好,其他方面也都优秀的年轻男人?"

孟现营说:“槐花,你说的有道理。那我问你,你们姐妹几个是不是也喜欢我新成哥?"

槐花说:“你怎么会这样想?"

孟现营说:“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哥长的好,有文化,有能力,心底善,啥啥都好。他与你爹关系又好,啥事都托付给他了,他对你们姐妹又给了很多关照。毕竟他与你们不一姓,又不比你们大多少,你们能会不喜欢他?"

槐花没有回答孟现营,而是笑了笑。

孟现营说:“是吧,你们都喜欢他吧,包括你也喜欢他。“

槐花说:“是的,你说对了,我们,包括我,真的都喜欢他。这亊可不能往外说,让许红兵知道了,又该成了他整新成叔的一个理由了。我听我爹说了,许红兵对我新成叔可忌妒的很,可恼恨的很,新成叔两次入党没有入成,都是许红兵那个坏东西从中使的坏作的梗。"

孟现营说:“这个我知道,别说这事我烂在肚子里不会往外说,就是你们几个,包括你,和我哥发生了刚才咱作的这事了,我也不会往外说,我也不生气,我能娶上媳妇就是万幸了,还能计较我娶的媳妇有没有过这种事情?更何况,我哥对你们有恩,也对我家有恩。“

槐花说:“你的这种心情我理解,但我们姐妹几个,虽然都喜欢新成叔,但绝对都没有和新成叔有刚才那种情况,而且也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讲过这种不照趟的话。我,你刚才检验过了吧,还是姑娘吧。"

孟现营说:“对,对,你还是姑娘,见了那么一大朵红玫瑰花。不是你来时有准备带了骑马布,弄到这公被子算咋办。"

槐花说:“我们和新成叔家虽然不一姓,但我们都知道,他毕竟是叔哩,我们是侄女,只把这种喜欢埋在心里,不能表现任何轻浮言行。我爹挪回家以后,开始,新成叔隔个两天就会上我家一趟,后来我爹病更重了,他基本上天天去。他从来不给我们说多少话,只坐在我爹床头和我爹说话。越是这样,我们对他就更敬佩更喜欢了,感觉到与他特别的亲,就把他当成找女婿的偶像。人们常说,对某个人或某件事印象深了,夜里就会做梦梦见他。我们姐妹几个,包括我六妹妹菊花,都做梦梦见过新成叔,在梦里,竟没有了辈份之分,又好象是自己找的对象,也就……"

槐花没有往下说,孟现营接道:“也就发生了刚才这种事是不是?"

槐花又没有说,只笑了笑。

孟现营说:“槐花,你知道这是什么现象吗?我从生理知识书上看到的说,这是男女青少年性成熟的表现,这种情况叫做性幼想,步入青春期的男女青年都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们姑娘家厉害不厉害,反正我觉得我特别厉害。每天晚上入睡不久,下面那个他就会雄赳赳气昂昂的,还会梦见与女人玩耍,隔个三五天的,还会玩兴奋的跑马(遗/精)。"

槐花问:“你梦见的都谁?"

孟现营说:“当然梦见你的次数多。除你以外,就是水花嫂子了。“

槐花问:“你为什么还会梦见水花嫂子?"

孟现营说:“水花嫂子虽然比我大八九岁,但她长的太漂亮了,水灵灵的象个大仙桃,特别有吸引力,我一看见她心里就慌,就有一种冲动。她是大队的副支书,我是右/派羔子,我敢在她面前说过头话吗?只有躺在被窝里想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着了就会梦见她,梦见她了就会……,然后就跑马了。"

听了孟现营的话,江水花低声说道:rv孟现营这个王八羔子,对我还想入非非了。"

林新成也轻声笑着对江水花说:“孟现营那样喜欢你,又比你小八九岁,多嫩呀,你让他梦想成真吧。"

江水花用手拧了一下林新成的手,又轻声说道:“我拧死你,让你说敲边鼓的话。“

里边的槐花又问道:“梦见我会不会那样?"

孟现营说:“那肯定会呀。“

槐花捶着孟现营说:“孟现营,你个大流氓。"

孟现营说:“我怎么大流氓了,我梦中的事,我不说谁知道呀,这又没有真伤害你和水花嫂子。"

槐花说:“现营,你说,这水花嫂子长这么漂亮这么水灵,你还想她哩,我这个新成叔要不给她那样那样,我新成叔是不是太傻了?我爹那么大年纪了还和许红梅那样呢。"

孟现营说:“这就是我哥与你爹的不同之处,我哥正派。"

槐花说:“就是,我叔就是正派。许红梅比我爹小那么多,也叫我爹叫叔的吧,我爹就敢这样。我们姐妹几个比新成叔小不几岁,新成叔在我们几个面前都是正儿八经的,与我爹谈话也是工作长生产短的。”

两个热恋的年轻人,在一块真是什么都敢说。

这时,又听槐花说道:“现营,我问你,你们来时,水花嫂子对新成叔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因为新成叔让你们来,新成叔没有对她说吗?"

他们的话题又转了。

孟现营回答道:“就是,我们让水花嫂子随同我们来时,她就说了句,林新成这个家伙,给你们开始牵线时,他没空就委托给了我和巩建荣,现在媒成了,让你们去约会,不让我们知道了,是怕我们争吃大鲤鱼不是呀,好吧,你们既然让我随你们去了,我把我上次开的总结会记录拿着交给他。"

槐花说:“那现在他们说不定正在研究那个总结呢。咱不管他们干什么了,咱也歇这么大一会子了,调动调动情绪,还进行。"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39f30d82f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