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穿越了时空的界限

2021-04-28 21:34:36  作者:人生旅途

梁兰姑曾经有个女儿叫阿彩。

阿彩是梁兰姑捡的女儿,是梁兰姑从地里收工回家的路上捡的。那时阿彩刚出生十来天,放在一个废旧的纸箱里,破旧的碎花小棉衣包裹着,里面塞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阿彩的生辰八字。

在路边的草丛里,阿彩哭得很大声,梁兰姑放下手里的锄头,急急地走过去,抱起阿彩,阿彩的哭声嘎然而止,安静地闭着眼睛,咕哝着小嘴,特别的乖巧。梁兰姑心疼的一塌糊涂,没有迟疑便抱回了家。

梁兰姑已生养了两个儿子,一心想要个闺女,怎奈那个年代计划生育紧,自家男人结了扎,想要也没希望了。阿彩的出现便了却梁兰姑的心愿。

那是秋天的傍晚,天上云彩红遍半边天,梁兰姑瞅着通红的天空就给阿彩起了名字叫彩云,慢慢地叫着叫着就叫阿彩了。

阿彩的到来受到了全家人的喜欢,两个七八来岁的哥哥也是疼着宠着。

当天晚上梁兰姑熬了大米汤喂阿彩,第二天就让自家男人借把自行车去镇上买奶粉。那时候奶粉是很稀罕的,农村的小孩是舍不得买奶粉吃的。

梁兰姑的家庭也不富裕,养着两个孩子上学,一年的收入都是靠地里的庄稼,家里的猪羊过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现在又添了阿彩,还要买奶粉,每天都在算计着过。

阿彩乖巧懂事,三四岁就会心疼人。梁兰姑从地里干活回来,小阿彩赶忙拉着梁兰姑在椅子上坐下,用她稚嫩的小手攥成两个小拳头,在梁兰姑的背上一下一下地捶着,捶得梁兰姑心里暖哄哄的,脸上溢出幸福的笑藏也藏不住。

再大一点,阿彩还帮着梁兰姑烧锅,捡柴,搬着小凳站在锅台边刷碗。梁兰姑逢人便夸自己的小阿彩多么能干,多么懂事,人家便说,梁兰姑好福气,抱了这么孝顺的闺女,比亲闺女都好,以后就要享闺女的福喽!梁兰姑听着,眼睛就笑成一条缝。

该到上学的年级了,梁兰姑开始张罗着给阿彩缝制小书包,梁兰姑的男人说,女娃子上啥子学,跟着你学做个饭缝缝补补就行,以后找个好人家就嫁了,又不是咱亲闺女,你看刘老三家,人家是亲闺女就没让上学。梁兰姑一脚把男人踹下床,骂道,你这个没良心,你咋能说这话,在我心里头阿彩就是我亲闺女,比亲闺女还亲哪!这学砸锅卖铁也要让阿彩上,咱们没文化也不能让娃儿没文化。

于是阿彩七岁那年,背着梁兰姑缝制的花书包上学了。

阿彩聪明好学,成绩常常名列前茅,比两哥哥上小学时的成绩都好,梁兰姑喜不自胜,她跟自己男人说,咱们阿彩是不是能上大学啊?男人说,女孩子家家的上啥大学,能上个学就不错喽!

梁兰姑怒目圆睁,我们阿彩就是要上大学!男人只好作罢,好好,上大学上大学!

阿彩没有上成大学,她甚至连小学二年级都没上完。

阿彩生病了,很严重的病,住进了城里的医院。梁兰姑借了能借的钱,卖了家中能卖的,给阿彩看病,两个哥哥不上学了去赚钱为阿彩看病。

可是花光了所有的钱,阿彩的病也不见好,梁兰姑男人看着苍老消瘦的梁兰姑,艰难的开了口,咱们也没钱了,回家吧!这病有钱也治不好,何况咱家没钱…就……就当我们没有这个闺女,本来就……就没有啊,说着男人哽咽了。

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梁兰姑捂着嘴哭倒在男人怀里。

第二天,梁兰姑和男人抱着阿彩踏上回家的班车。阿彩趴在梁兰姑背上很兴奋,不停地问着,妈妈,我的病是不是好了?我可以回家了?我是不是能上学了?我能和小芬玩了吗?我好想小芳啊!

梁兰姑压抑着心里抽似的疼,编织着谎言。

有一天夜里,阿彩突然抱住梁兰姑痛哭出声,这阿彩得病以来第一次哭泣,她的坚强、她的隐忍、她的乖巧、她的安静曾让梁兰姑难以承受。

看着阿彩流泪,梁兰姑一下子控制不住,眼泪哗啦流了下来,她抚摸着阿彩消瘦苍白的小脸,阿彩……咋了?

阿彩流着泪直直盯着梁兰姑,妈妈,给阿彩看病吧,阿彩听话,阿彩不怕疼……

梁兰姑曾经有一个女儿叫阿彩,她得了白血病死了,梁兰姑伤痛欲绝,逢人便哭诉,我没钱给我阿彩看病啊,阿彩怨我啊~

阿彩的离开对梁兰姑打击很大,使梁兰姑几年都没有缓过来,看到和阿彩年龄相仿的女孩,拉着人家喊阿彩,痛哭流涕。

村里人看到梁兰姑都是一声叹息,唉,何苦呢,当初要是不养那孩子,就不会遭这罪了……唉!不是你的强留也没用,没这个福气啊!

小儿子结婚有了孩子那年,梁兰姑半身不遂,卧病在床。照看了大儿子的孩子,这小儿子的孩子看来是不能照看了。

小儿子抱着生了的女娃从医院回来,女娃进了院子就哇哇地哭了起来,梁兰姑忙叫男人给自己扶起身,靠在床头,喊小儿子把孩子抱过来看看。

哇哇哭着的女娃放进梁兰姑的怀里,马上止了哭声,砸吧着小嘴,安静地闭着眼睛,特别的乖巧。梁兰姑的眼泪一下子从混浊的眼眶里奔涌而出,久不能动的手指微微颤抖,颤动嘴唇,声音哽咽,阿彩……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52b2a468a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