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随春夏(四十八)

2021-04-28 16:23:17  作者:摄影

“妈妈走了,昨天下午五点离开的,走时安详平静。”上午步行去到遵义红军街,刚落坐还没来得及品茗,乐风妹妹的一则微信,让我有如五雷轰顶,简直难以置信。一个月前我和老伴还专程去看望了乐风的妈妈、我们一直亲切称呼的表嫂,在客厅里畅聊天南地北;在饭桌上夸赞瑞华做的好吃饭菜;推着轮椅与表嫂在庭院漫步谈笑风生。那时的表嫂虽已近92岁高龄,却身体硬朗、神采奕奕,我还和老人家重温十年前在“青城山水”的约定,在她120岁大寿时参加她的生日宴,她满口承诺了往日的约定,还和我们一起合影留念。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不愿相信,我的心在剧烈颤动,我的身躯禁不住战栗,这种感觉只有父母去世时才有。我曾经说过,表嫂之于我和老伴,虽然只是沾亲带故,顺着大姐、大姐夫的叫法,但那种一见如故的亲切一如儿女之于母亲。

表嫂走了,我和老伴直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哀嚎表嫂这么好的老人学生时代就一腔热血投身革命;建国以后就一直为党的教育事业殚精竭虑;含辛茹苦抚养四个儿女成才优秀、包括孙子辈个个独类拔萃;退休赋闲之后依然积极健康、品格高尚,浑身充满正能量。我与表嫂初识于上个世纪的1982年5月,简短接触留下优雅知性的难忘印象。再次相见时间到了2005年,那时忙碌着工作,周末去“青城山水”小住,与同在一个小院的乐风妹妹和她母亲不期而遇,于是有了几次共同聚餐。真正的接触是在我完全闲下来以后,常住青城山下,夏日里早晚散步总能见着表嫂,边走边聊逐渐成了习惯,聊谈的兴趣也越来越浓,最后竟然成了惺惺相惜的忘年交。表嫂也毫不掩饰对我和老伴的喜爱,总说她早就把我们当成了一家人。 最近十年我和老伴去了澳洲,与表嫂谋面机会不多,但每次回国都要专程拜望老人家,老人家一听说我们回到成都,也都掩饰不住急于相聚的心情。这些年我和表嫂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尽管她的双目几近失明状态,每天都要发几条具有康养价值的信息;由于书写不方便,好几次她都通过微信语音,传递她对我们的思念之情,令我和老伴内心感动不已。

表嫂走了,去天国与深爱她的表哥重聚;表嫂走了,家庭中少了一位充满慈爱的母亲、奶奶、外婆;表嫂走了,我们从此没有了早就视为母亲的表嫂;表嫂走了,人间从此少了一位卓越优秀伟大的女性。我们深知人的生命状态分为三重,只要心里有着牵挂和深爱,表嫂就不会离开我们,就会永永远远的活在我们真爱的世界里。

祈福表嫂去往天国之路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永远想念您!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32c9d75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