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律·樱桃(新韵)

2021-04-28 12:11:21  作者:摄影随笔专栏

文/摄图‖琴心劍胆

琴心劍胆摄于老妈家

琥珀滴璎珞,含桃珠露新。

花香莺踏雪,果密齿生津。

宛转金盘泻,参差玉盏分。

娘亲频赐酿,不使负阳春。

(20210420)此为海棠社第672期作业第16号作品

塞北的春天来得晚。

已是四月下旬,校园里看桃和杏花才过劲,李子的花苞刚在枝丫上拧嘴。昨日经过丁香篱墙时,紫丁香隐约在枝头,想是再过几天,便会摇香阵阵了。

街上行道隔篱内的粉樱也比赛似的,顶起一树树云朵,将街旁新柳的绿衬映得格外明亮轻柔,驱车穿行其左右,心上便似有轻歌漫过,令人无比惬意。

可我更加惦念的却是老妈家里的樱桃。昨天和老妈视频,她说樱桃的花要落了,今年樱桃花特别密,得结好多好多樱桃呢。听到这些时,我的味蕾被成功刺激,没出息地咽了下口水。

每年六月中旬,老妈家的樱桃就开始等我了,老妈在电话里会告诉我樱桃熟了,该去吃了,问我啥时候回去,,,而我的心也会马上飞到那棵坠满玲珑玛瑙的樱桃树上,只轻轻一碰,那璎珞般的樱桃便跳下来,它们个顶个的晶莹圆润,透着吹弹可破的娇嫩。

不过,空口吃真的很酸,我也只能吃五六颗而已。我更喜欢的是把它们摘下来冲洗干净,回去用饭煲加蜂蜜或冰糖蒸煮,再用干净的罐头瓶密封起来,酿成酸酸甜甜的樱桃酒。

一两个月之后,就可以启封开吃了,用羹匙舀半小碗,连汤带果,清爽利口,心里也甜滋滋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沁入骨髓的舒畅。

老妈电话里总是说,快来快来,不然都掉地上了,怪可惜了liǎo的。

我想老妈家的樱桃了,樱桃不会说话,可它却知道,老妈准是又想她那个馋丫头了。

(20210422)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随笔专栏]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1c100f32e9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