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长篇小说巜落音》

2021-04-28 02:36:15  作者:人生旅途

文字的妙用就仅仅只在每句前加上了两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文章就变得浑然天成恨爱分明了。这种文字的魅力不得不使人拍案叫绝,回味悠长无穷。

词人李清照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使用语言必须大讲究、精讲究,我认为最好的语言是以口语为基础,加以提炼的生动、活泼、简洁、优美的语言,这就是行云流水、自然朴素的语言。

我最佩服的就是李清照的词《声声慢》,你看她词的开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她写这首词的背景是在她南渡不久后丈夫就死去,本人流离浙东,形单影只孤苦伶仃饱经忧患。

这首词一开头就用了暗哑低回的十四个仄声的叠字,把孤寂哀愁的情绪渲染得荡气回肠,十分感人。这就是一个把很普通字眼运用得很成功的范例。正如是老舍先生所说:“把大白话炖出味道来了”。

没有一个优秀的作家不注意语言修养的,在这方面,值得我们毕生追求。

在文学的道路上,必须要做到耐得住寂寞,经得起喧嚣…埋下头来,潜心治学,方可为家。

林间小道

要想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认真学习,低调做人,辛勤奉献,默默耕耘,这样作到不是为了什么名垂青史,重要的是,俯仰无愧于自己的一生;因为作到了我们就是一个有用的人…

我将自己的一些写作点滴感想和书上所说的一些道理写成这篇文章给娟子共享时,她不由得呆了…她说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包括老师在内从来没有谁给她讲起这些写作经验和创作原理,使她收益非浅。还撒娇似的抱着我,连连说我是她的好老师好同学好伙伴,还特意请我吃了一顿大餐,说是特意感谢我的帮助。

看着她那亮闪闪的眼睛后面的狡猾神情,如此的surprise让我浮想联翩…

我每天最大的幸福就是能看到娟,看她从教学楼前走过,把她那辆令同学们想入非非的自行车停在我们的教室后面;或是站在操场的篮球架下面;或是在走廊里和别人说话;…想着她出现的那些情景,我就强烈的意识到那时光的美好之处。完了,这是否就是我们的初恋,我毫无例外地堕入了情网。

那时是我感情朦胧萌发的初期,虽然不是轰轰烈烈死去活来,但爱得也那么专注,投入。

那天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又是星期天,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向家里撒谎说学校要补课。

由于一本很好看的书使我差点忘了今天的重要事情。紧赶慢赶气喘吁吁地远远看见娟站在那里,抄着手跺着脚不时仰头张望。她穿着一件鹅黄的羽绒服,显得厚厚的,怕冷似的缩着肩膀,居然还翻起了风雪帽;把彩条围巾在脖子上厚重的围了一圈,她的样子让我感到非常的温暖与柔软。

她说:“我老远就看见了,一猜就是你…”

我很歉疚极不自然地问。“我有点事差点没走开,你等的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是刚刚到的。”好自然的看着我,微歪着头一脸调皮迷人的微笑,酒窝里荡着异彩,看着让人好舒服。

散步

我们所走的那条路在我心里的记忆清晰无比。那条路是新修的环城公路,延伸在城郊的乡野里,车辆和行人都很稀少。路上是湿润的,刚下了的小雨,黑色的柏油路面闪着温洵的水光。路的两边的景色还带着浓郁的乡村色彩,一块块的麦田和菜地里还积着雨水,泥土露着腥色散发着冬日的浓香。

那些独立的,围着矮墙的院子里,有人们在打扫积雨和晾晒衣物,或而远远的看着我们,那猜疑的目光在审视着我们的身份,在心里面做着种种的猜测。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b1290ca2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