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印‖襟上杭州旧酒痕

2021-04-28 02:31:58  作者:摄影技巧

“襟上杭州旧酒痕”,一方印,牵动着千年前和千年后人的心,这应该就是艺术的魅力吧。

先说诗句,这句诗来自于白居易的诗《故衫》“闇淡绯衫称老身,半披半曳出朱门;袖中吴郡新诗本,襟上杭州旧酒痕。”白居易曾在杭州做官,与杭州感情深厚,大概有很多美好的记忆,离开后曾有诗忆杭州“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这句“襟上杭州旧酒痕”和这首诗一样,也是白居易怀念杭州生活的写照吧。

后人对这句诗多有引用,表达对过往生活的怀念与感慨,如鲁迅“惟我的颓唐相,是十年一觉扬州梦,惟我的破衣上,是襟上杭州旧酒痕。”

赵懿看来也是对这句诗深有触动,才制为印的。关于赵懿的介绍很少,其父赵子琛的很有名气很大,擅长书画印,是西泠八大家之一,有画集和印谱传世。想来赵懿就算没有超越父亲的艺术成就,也不会差太远,从他的词“夜来风雨晓来晴,时节近清明”,从他传世不多的印谱和书画中也可以窥之一二。这么一个生于书香世家,有着高超的艺术品味的人,最后贫死,真的难以想象他的人生到底经历了什么?

金庸选此诗此印配自己的作品,应该也是深受触动,以此来映照书中人物的和自己的经历与感情。

“襟”这个字最复杂,笔画最多,反而处理得最疏朗,但是并不慵散,看起来很有精神。“杭”字很形象,让人想起西湖上旁的飘枝的柳树,拱起的石桥,“上”字被挤压在中间,却并不畏缩,反而显得很有张力。

后面四个字比较大,线条饱满,撑满了所在的整个空间,如果说前面三个字看起来很有精神,那么这四个字就显得放松慵懒。仿佛一个人的前半生和后半世,前半生多激进入世,后半生多消极遁世。这可能也是他家贫而死的原因吧,也可能是出了其他事,让他心灰意冷。时代如此,真令人惋惜。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技巧]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eecd513b9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