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26】好吗?好的!

2021-04-28 01:27:18  作者:摄影

鱼兄和我是忘年交,也是我的良师益友。

说来神奇,鱼兄是我多年网友,我只道他是个对四川一无所知的成都人,于是我便成了他了解成都和西藏最直接的渠道。从来都是只聊吃喝玩乐,不谈家庭工作。偶尔才意外得知,原来是同一系统同业余领域的同事。2019年底系统培训,第一次线下见面,才得知原来这位小伙伴正是集团公司负责我业务领域的直接领导。我们这种企业,等级制度森严,幸运的是他从不摆架子,我也拎得清,所以合作十分愉快。那次培训中,我年纪轻轻地作为52家单位的先进发言代表,再加上现场测试误打误撞蒙了个第一名,可谓出尽了风头,使得鱼兄对我刮目相看,觉得这小丫头片子整天除了吃喝,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吊儿郎当啊。这几年,我负责业余领域的单位成绩稳居在集团前三,也算是对鱼兄最好的支持。

然而,今天所有的好心情都被鱼兄毁了。

本想中午去医院,却被集团领导的来访打破。各个环节反复确认、协调,以及与国资委另一事宜的穿插,绊着我无法走出办公室大门。

下午去医院的路上,收到鱼兄机关枪扫射过来的一堆信息,以及触目惊心的一堆感叹号,感到“莫名+忐忑”。

说实话,我在工作方面从来都很认真,当然,有时候是有些马虎,但态度是绝对好的,责任心极强,从不让上级操心。然而,下午鱼兄的一席话让我感到特别委屈。

话说都是个把月前的事情了,我记忆本就不好,无法回忆近50份材料的细节。他连珠炮的问题另我无法应对,只能反复告诉他,晚间我会回去确认。我感到他情绪非常不好,话也伤人,这才想起来,他终究还是露出“领导”的一面,能怎么办呢?任其发泄呗。

下午扎针的时候一切都还好,边扎针烤电,边学习德语。然而,就在拔针后的几分钟内,渐次增强的眩晕来袭,伴随着恶心和无力,跌跌撞撞地扶墙走到距离诊室不远的自动贩售机,略有些发抖地买了瓶果汁,一口喝了大半瓶,这才觉得缓过神来。回到诊室后,我没有继续盯着屏幕学习,而是盯着窗外的绿,心里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经过2小时的治疗,我匆匆赶回单位,逐一对照材料,果然有疏漏之处。连忙补打几份材料,装入密封袋。稍晚一些,估计鱼兄气过了,发了条短信道歉,表示明天一早就寄出补充支撑材料。许久,才收到他的回信。他说,他感觉我没有去年认真……一大段文字,我只看到了这一句,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你可以否认我的工作能力,但如果上升到工作态度,那就有些委屈了。

纠结了很久,虽心里委屈,还要面对解决。

后来才得知事情真相,才明白他的苦衷和无奈。于是从明明自己委屈,变成了宽慰对方。

后来鱼兄情绪好很多,也对我充分鼓励和肯定,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吧,明天再看。

那么那些中伤的话呢?如果是我以前,肯定从此恢复至官方关系,再也不理这个朋友。现在,好像对很多事都看得开。没错,他说那些话时,我的确委屈,但也仅仅是委屈。毕竟,那只是工作而已,我不想因为工作而伤了我和鱼兄的和气。

真的,那只是工作。有问题,解决就好了。

【写在最后】

今天下午心里憋屈,大树心情也很糟糕。

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我很想让他告诉我,但他说不想影响到我。

是啊,以他的个性,恐怕又要独自消化了。而我是那么心疼他,正如这么多年来,他在风雪交加的夜晚无数次独自消化。

大树,我是多么希望,我可以与你分担这些苦恼,而不仅仅与你分享快乐。

哪怕我只是个垃圾桶,你冲着我吐就好,

或者我是个树洞,只要靠在我身边倾诉,

又或者你只是靠在我肩膀,什么都不说。

这样,你会不会减轻一些烦恼呢?

我特别想抱一抱你,帮你捋一捋心口的堵塞。

大树,愿你快点好起来,替我抱抱你自己,你还记得我教你如何拥抱自己,对不对?

我设置了响铃和强提醒模式,你随时召唤我。不要觉得是打扰,哪怕我躺着,睡着,也会一直放心不下,反而不如打扰我。

你知道的,我一直在这里。

医院的这面窗,甚好。

一下午都在开心地学习。

余晖下的图书馆。

两片云,是你和我。

许久不听,你懂的,哈哈。

晚餐是冒菜。

收到这本书。

新设备。

看起来很好玩。

雪山和湖泊最能平复内心。

送给亲爱的大树~

不开心就发泄吧,不要委屈和压抑,好吗?

把心倒空,才可以装进更多的快乐,好的!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5a71e07d5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