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相士贾中

2021-04-27 22:53:57  作者:人生旅途

民国年间在潍县之下的一个小镇上,有一户姓彭的人家,以相谋生,代代相传。彭家所相,与人无关,只相精怪,有言说精怪在人间久了,沾染人的习气,人非人,精怪非精怪,有违天理,顾不管个中缘由,都必须请走,不从者,自然是没有活路的。而他们做的便是这档子营生。

祖上的规矩,凡男子满十六岁,学成即需独立,后世所经营不能牵连家里(在他们看来这门手艺是损阴德的,对个人有影响),独立后接管家中营生,孝养双亲。说来也巧了,彭家到彭中刚刚好已是第十八代且是代代单传至此。这规矩就像是独家量身定做一样。

彭中十五岁上就独立了,一个人搬去河东自立门户,亲手种下一片桃园挡煞气,搭一间桃木屋,就连院篱笆也是桃树枝子插起来的。一干就是十多年,祖业倒是经营的很好,偏是这为人执拗又木讷,远近闻名,以至于三十大几的人了还未成家。

尽管如此,镇子上最能说的牵线婆子三请四请也不会登他家的门。虽说彭家算不上富户但肯定不是贫,可就是没人愿意接这个单。

庄户人选女婿,要看他那把子力气能挺到哪里,不能让良田塌了架子是最基本的,也要会点子人情世故,妮子在家里不受气。再看彭中呢,一样不占。要说稍微富贵点的虽然信这一门,但是却不愿意粘上,毕竟不稳定,也不被世俗所接纳。

为此老父亲都愁白了头,担心祖上的香火断在自己手里,亲自去河东桃园找他,让他务必去看看那妮子。这是彭中的老父亲舍了张老脸,左求右告的好不容易求来的。

彭中也觉得时机成熟可以一见,收拾停当出门。路过门口的大河时,看到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正在河边儿洗衣裳,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他本想躲着这些个碎嘴子点儿,尽管他知道相亲的消息她们定然是早知道的,可着实也不想被她们戏耍。他贴着屋檐下迅速逃离,可还是被逮住了。

她们看见彭中光洁的出门调侃道:“中子加把劲儿啊,可别再三棍子打不出个屁啊,你老子受不了啊……”,“就是就是,他还等着抱孙子呢……”,“用教你点儿啥不,尽管开口……”

大家噗嗤大笑起来。彭中从屋檐下走出来,靠向岸边走着,尴尬的回应,痴笑着。

挥挥手准备告别时,本来扭走的头又迅速扭回来,直勾勾的盯着其中一个妇人衣下的大青石。洗衣裳的人堆里,又有几个逗他说:“咋的,你还有啥别的寻思着,这儿你肯定别指望了,也别动那心思,要是想多了,指不定挨谁的棍棒呢……”,话没说完,面前手下搓衣的“大青石突然”噗通一声下进河里,妇人们惊叫连连。

彭中安慰着说:“没事儿,别担心,是个有年岁的老龟了,不害人,请走了,放心洗吧。”妇人们道过谢又继续手中的活,而彭中也继续他的相亲之路了。

双方老人都彼此满意,两个年轻人也很投缘也聊的来。彭中与妮子商量,希望她晚上能来他的桃园住一晚众人不解。妮子也不大愿意,纵然成了,也还没过门,自然是许多规矩不能越过去。彭家二老第一次见儿子这么上心,心里有谱了,就用加聘来诱惑,妮子的父亲是个赌鬼,见了钱那还能有跑了,马上马的就同意了。

妮子没办法,就同彭中去了河东的桃园,彭中在主屋旁扎了个小屋,对着妮子说:“你住内屋我住外屋,不好叫你未过门就坏了名声,也必须让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今后这种事少不了,你接受不了也不怪你。”

妮子听的一头雾水,也只是应着,天渐渐暗下来,两人吃了晚饭各自待到自己屋里去了,临了彭中嘱咐,“拴紧门窗,晚上有大风雨,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开门出来看,也不许叫,不许接话。”

前半夜还算稳定,妮子挨不住,睡了一觉。可一过十二点,就听见外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儿,风雨皆至,风呼呼的吹着,鬼哭狼嚎瘆人的很,雨哗哗的下着,妮子被惊醒了,她从未见过这般大的风雨。

突然听见有个沧桑老人的声音在门外,准确的说更像在篱笆外,愤怒的开口了:“君子成人之美,不成其恶,你坏了我的道行,我已行善百年有余,不曾害人,只差这一年就能结束,升一步,你却非要插一杠子。今日若不是桃仙在此,定要你好看。”

话音毕,屋外风雨慢慢小下来,直到完全停止,天也差不多大亮,彭中这才出门,叫了妮子说明缘由,妮子半天不语,终是点头同意。

道听途说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4ffca65ff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