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通讯录里能用到谁

2021-04-27 20:38:21  作者:摄影

又是人间四月天,流年漫漫,岁月总是交替得匆匆忙忙,风起,花落,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程之中,坎坷中奔跑,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从无停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半生已过梦难醒,纸染墨香夜未央。

病床上的吴姐焦急的翻看着手机通讯录,四天前她因为脚趾做了个手术,早上医院嘱咐她需要去放射科拍片,从住院部到放射科必须有人用轮椅把她给推过去,可她一个退休后的单身妇女该找谁呢?

十年前吴姐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婚外情而离了婚,儿子在外地工作且成了家,吴姐和她八十岁的老母亲住在一起,现如今她自己又躺倒在了病床上,如果是其他部位出了问题,她一个人还能克服,脚伤是真的没办法了,原本她的主治医生建议她两只脚同时一起做手术,这样可一次性解决问题,避免二次进医院的麻烦和受罪,可那样的话她就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必须得有人在身边看护,她这一代无一不是相应了国家的规定只生了一个孩子,而今儿子远在千里之外,自是顾及不到她,她也不想给孩子添负担,所以就只能先做一只脚,这样她还能有一条腿着地,手扶着墙,跳着去上卫生间。

人这一生,两件事,谋生与谋爱,谋生就好好工作,营养肉身,延续生命;谋爱需好好做人,才能丰富滋养灵魂,尤其是女人,终其一生,不过想找到另一半能说话,又相处舒服的灵魂,年轻时,什么都不图,只图他对她好,幻想着在一起的以后,他真能为她遮风挡雨,两个人共同努力,挺过那些风风雨雨之后,便会拥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婚姻,许她一个安稳的后半生。

理想很丰满,现实总是那么骨感,多年一起生活的事实证明,他并非良配,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人到中年,把她抛弃在半道上,另觅了新欢,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覆间,离婚,解除了夫妻关系,至此终年,桥归桥路归路,一别两宽,各不相干,已经到了朱颜辞镜,花辞树的她,余生必须独自承受风雨,痛,不能动声色;苦,必须保持沉默,再无人与她立黄昏,无人问她粥可温;无人与她捻熄灯,无人陪她夜已深。

吴姐默默承受着一切,表面上看上去云淡风轻,然而每次不堪重负背后的咬紧牙关,逞强背后的眼泪,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所有的坚强都是柔软生的茧,在没人疼爱的时候,她只能把自己活成最坚韧的盔甲,人间非净土,各有各的苦,世界大雨磅礴 ,万物苟且而活,对于中年的她来说,失败的婚姻,破碎的家庭,带给她的伤痛是一生一世的,一身风雨一身伤,一生恼恨一心凉。

身体健康时,似乎也没那么难过,吴姐有退休金,足以保障自己和老母亲的生活,离婚后一直单身的她自由自在,也没那么多的烦心事和气生了。

退休后,生活圈子越来越小,可联系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原想着往事不回头,未来不将就,酸甜苦辣自己尝,喜怒哀乐自己扛,岁月本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程,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可眼前的困难却难到了吴姐,看着孩子一天给她打了七个电话,她知道儿子其实是惦记着她的,只是他也有心无力,这是当代独生子女心底的悲哀,你护我长大,我陪你到老,可事业,生活,家庭已经让他们疲于奔命了,更何况还有不短的地域距离。

无助的吴姐紧锁着眉头,继续翻看着手机通讯录,这里面看似有无数的联系人,但大家都不容易,都在各自忙碌着,谁又能随叫随到的过来帮助她呢?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33241143d5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