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花

2021-04-08 09:39:02  作者:文艺调频

没错,是一树花,不是一束花。

在我们球馆旁边长着一棵叫不上名字的树,冬天的时候光秃秃的枝丫顺着网上长,树形很漂亮,圆伞状好像园丁修剪过。我经常从树的旁边经过,却从未发现有人修剪过它。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这棵树好像没有收到任何春的讯息,依然光秃秃的。由于春天的花朵次第开放,我有段时间没有去球馆打球,流连于各色早开的花园。今晚去球馆,夜色中看到一树花,形色如樱花,在夜风中还有阵阵清香。

当我惊讶的喊出一树花的时候,同伴也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们站着树下仔细研究它到底是什么树,什么时候开满了花,开完花后会不会结果。我们几个人站在树下,叽叽喳喳好像小学生发现了新天地,对一棵树怀着无限的憧憬,谈论着它的未来。人生其实就是这样,成年人的世界里有太多的虚假,有时候害怕被人笑话不成熟,有时候感觉看到未曾发现过的美景大呼小叫会被当作幼稚,一个个板着一张脸,假装深沉,在日复一日的深沉中无端葬送了自己的天真,对世界缺少好奇,死气沉沉自以为是成熟稳重。

人为自己设定牢笼,畏首畏尾的守着牢笼,活在别人的嘴里,这样了此一生,实在是不如一棵树。树在开花的时候尽量开花,花谢了又是一树叶、一树果,即是无人知晓它是什么树,树也毫不在意,只是认真的做自己。

我羡慕一树花,等待一树果。

版权声明
本文为[文艺调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f1d879552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