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147)

2021-04-08 06:01:29  作者:人生旅途

第八部 (088)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赵少富向林新成托付心事

林新成与赵少富谈女婚姻

1

第二天吃了早饭,为了看一看许红兵的脸被巩建荣抓破成什么样子,林新成叫上林志强和林庆祥,又到王李庄叫上王超峰,第一次登门上许红兵家汇报农业生产情况。到了许红兵家,只见他满脸涂了红药水,鼻子上还盖了一块白纱布,三道白纱布把脸分成了若干份。

林新成故作吃惊的问:“许支书,你这脸是怎么弄的,咋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许红兵吭哧了好大会子才说:“夜里睡觉,被猫抓的了。"

林新成说:“这猫也真是的,怎么把脸抓成这个样子?看把鼻子也抓烂了。"

林庆祥说:“许支书,这人要是被狗猫抓伤了会得狂犬病的,你赶紧打狂犬疫苗吧。万一得了狂犬病,可不是闹着玩的,学狗叫学狗咬人事小,关键是得了狂犬病沒有治头,百分之百的死亡。"

许红兵说:“这个我也知道,我马上就打。“

林新成说:“那好许支书,工作我们也不汇报了,你赶紧去打狂犬疫苗去吧,我听说,被咬伤以后二十四小外以内打上管乎,二十四小时以外就没有效了。"

许红兵说:“我马上去打,我马上去打。“

林新成再次说:“那工作我们也不向你汇报了,你赶紧去打疫苗吧。"

许红兵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新成等四人出了许红兵家,林志强他们三个还对猫怎么把许红兵的脸抓那么厉害议论来议论去。林新成并没有告诉他们原委,而是说道:“不管咋着,许红兵是得好长时间不能出来了。他出来了,人们看到了总会问,他还得回答。"

在以后的日子里,杏林岗大队的确又平静了很多。许红兵在伤没有好之前,总是憋在家里不出门,伤好了以后,也只是从家到大队,从大队再到家,两点一线,不问多少事。

杏林岗大队的农业生产,在林新成等人的领导下,顺利的进行着。各种农作物先后成熟收获,他们又迎来了一个大丰收。

在这平静和丰收的日子里,赵杨花等四个女人先后生子生女。农历的八月初七,赵杨花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玉洁;八月二十九,江水花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吕生;九月初八,李桂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二龙;十月初九,吕萍生了两个儿子,取名柳永柳发。因为孟凡芸的缘故,她们都是在公社卫生院妇产科生的。林新成夫妻二人每每都去卫生院看望了。

赵杨花、李桂芹和吕萍三位产妇,不管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都是相当的高兴,也都认给了林新成夫妻作干儿子干女儿了。只有江水花,看见了林新成夫妻竟放声哭了起来,她生的虽说是一个儿子,但长的实在难看,还不如吕凤林的样子呢,腰子型的脸窄而长,中间洼两头翘,嘴大眼斜鼻子不正。江水花哭道:“我也是像别人样怀胎十个月,却生下一个丑八怪,不要,是自己的亲骨肉,要吧,分明是养一个小妖怪。都说女儿仿爹儿子仿娘,我咋生的女儿仿我儿子仿吕凤林呢。"

李桂荣就劝她道:“水花姐,常言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在这里我改一改,母不嫌儿丑。不管怎样说,总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还得用心抚养。你没有听人说吗,成大气候的人,往往都是那些相貌不扬的人,说不定这孩子长大了,是国家的大栋梁之才呢。"

因孩子长的不怎样,江水花没有提把孩子认给林新成夫妻作干儿子。

林新成夫妻每次来,孟凡芸都会把他们叫到她的屋子叙一会亲情。

心情最高兴的要数吕萍了,她离生产期还有半个月,娘家未过门的弟媳孟凡芸就把她接到了公社卫生院住院待生,按孟凡芸的建议,提前十天药物催生。林新成李桂荣在她生后来看她时,她高兴的先说道:“你们看我生的两个儿子又是那样的好看。"

林新成夫妻看了看两婴儿床上的小男孩,一个一个都是明鼻子大眼双眼皮,像他们的两个哥哥一样,不但漂亮,而且都透着一股灵气,真的要比江水花生的儿子强的多。李桂荣就夸赞道:“我的好嫂子哟,你生的儿子为什么都漂亮?是因为仿你呀。"夸的吕萍脸上红云陡生心里幸福的不了不了的。

吕萍让林新成给两个儿子起名字,林新成说:“你表妹早就起好了,叫柳永柳发,还说你给她姑家立了大功呢。"

吕萍心里又一阵幸福。

孟凡芸也未婚先孕四个月了。林新成李桂荣和吕萍也为她高兴。

这一段时间里,余小红又来林新成家两次了,她一是代表姐姐师文静来通报一下伟志小芸两个孩子的情况,二是看看家里的情况,三是来加强与林新成一家人的亲情。两次来都在这里住了一夜。

林新成每隔两天,就要到赵少富家看一看,那怕是停个一二十分钟。赵少富的身体状况也牵掛着他的心。

虽然每天李杏花都去为赵少富打针喂药,但他的病还是一天重似一天,特别是八月十五以后。他的三女儿,二十五的梅花结婚五年因不能生育受婆家一家人的歧视,女婿张成又不断对她打骂,她实在无法忍受,便离了婚回到娘家。这使赵少富很是伤心,张成可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儿子呀,这成了赵少富的块心病。张成与梅花一般大的,张成的爹因与自己是最好的朋友,也就经常来他家,见当年才十四五岁的梅花长的如花似玉,便与自己商定,等梅花长大了与张成结为夫妻。刘东升结婚那天,十六岁的梅花看上了主持婚礼,才从开封高中回来的林新成,回来给自己一说,自己因与张成的爹有约,便以同村不一辈年龄相差三四岁为由不同意,使梅花大病了一场。如果当年自己同意了,梅花比林新成小四岁,又长的水蜜桃似的,林新成肯定不但同意,还爱梅花爱的不行。如果自己同意了,林新成已经不是叫自己叫哥而是叫爹了,对自已会更好。至于梅花不能生孩子,林新成肯定会给她看的,听说柳洪春当年没有生育能力,林新成家全力出钱为柳洪春看病,直至治好,而张成家却没有给梅花看过一次呀。唉,都因自己大扭了,害了梅花苦了挴花。张成的爹也不讲朋友情面了。

赵少富正因为又有了这一块心病,所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68ef75dccf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