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全国县市排排座谁最低调?大家说说看

2021-04-08 05:31:38  作者:人生旅途

《蕉岭的低调》

如果给大陆各县市整一个排行榜的话,我想,“最低调”无疑可以成为其中一项颇具“吸引力”的指标。

在中国2846个县级单位中,哪个县能荣膺“最低调的县城”呢?

排来排去,我想,位于梅州的蕉岭——被梁启超誉为“诗界革命之巨子”的杰出爱国诗人丘逢甲、率八百壮士血捍山河的抗战英雄谢晋元故里,无疑算是中国“最低调的县城”。

为何如此肯定?!

除了丘逢甲、谢晋元两位杰出的爱国义士之外,蕉岭还有一项一直鲜为人知的荣誉——

这里是名扬佛教界的普庵菩萨——汉传佛教里唯一自创咒语的成就者、禅宗(临济)第十三代祖师普庵禅师自创、传播《普庵咒》的出兴地。

说来惭愧,笔者母亲老家是蕉岭,但是研究文史、深入儒释道多年的我,居然还不知道蕉岭是《普庵咒》的出兴地!惭愧的同时,我又感到一丝羞赧:自己已为祖籍地兴宁写了几十篇散文,为第二故乡珠海出了两本散文集,但是,却没有为母亲家乡蕉岭写过片纸只字。

近日,我在珠海拜访了山东省淄博市博山正觉寺方丈仁炟长老,他正在为广东省蕉岭县龙潭寺建寺奔走。我从他的口中得知,圣僧普庵禅师八百多前在蕉岭蓝坊宝庆寺驻锡修行。

“《普庵咒》就是普庵祖师在蕉岭创造的,”据仁炟长老介绍,南宋圣僧普庵1115年出生于江西宜春石里乡,普庵禅师出生时莲花生于他家稻田的阡陌。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普庵禅师六岁时梦见一梵僧,用指点其胸曰:“你他日将自悟取。”次日醒后见胸前有朱砂色的点,大如樱桃。

介绍蕉岭县与《普庵咒》渊源的仁炟长老,是禅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能行长老的徒弟,现接任禅宗临济宗第四十六代传人。他的师父能行长老是现代禅宗代表人物虚云大师的高徒。仁炟长老出家前主攻食品生物化学,曾被国家人事部、国家科委认定为中国“豆制品跨世纪学科带头人”。1992年,仁炟法师在北京法源寺能行长老座下皈依佛门,尔后出家,2000年又在佛门泰斗本焕老和尚(临济宗第四十四代传人)座下受具足戒。

据仁炟长老等人考证,普庵禅师在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八月出家,拜慈化寺正贤和尚为师。他39岁时阅读《华严经》,读至“达本情亡,知心体合”时,遍体流汗,豁然大悟,震撼不己,曰:“我今亲契华严境界矣。”

普庵禅师云游四方时,曾行脚至蕉岭南,在龙潭驻锡修行。仁炟长老告诉笔者,当时普庵禅师发现此山虫蚁多,给僧俗两众带来困扰后,在此自创并传授《普庵咒》。他发下大愿:普庵咒所在之地,“昨日方隅,今日佛地,普庵到此,百无禁忌。”

图:禅宗临济宗第四十六代传人、山东省淄博市博山正觉寺方丈仁炟长老

据悉,至今有很多寺院将《普庵咒》列为每日必诵功课。该咒由许多单音参差组合,知名学者南怀瑾在文中写道:“犹如虫鸣鸟叫,或如密雨淋淋,但闻一片淅沥哗啦之声,洋洋洒洒……听了使人自然进入清净空灵的境界。”普庵禅师依《普庵咒》还创作了古琴曲,该曲有静虑涤心之妙,历代传颂经久不衰,傲立中国古琴十大古典名曲之列。

仁炟长老还聊起重建建龙潭寺的渊源:“佛教是南北朝时期传入客家地区,蕉岭蓝坊镇的宝庆寺在明朝初期至中期香火旺盛,曾位列当地四大寺庙之首。明末清初时,宝庆寺毁于兵匪。上世纪四十年代曾有人在此重建,更名龙华庵。”

2016年蕉岭信众礼请仁炟长老住持道场,仁炟长老将龙华庵更名龙潭寺。龙潭寺修缮工作得到梅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批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仁炟长老口中得知了《普庵咒》的来龙去脉后,我为蕉岭的低调略感遗憾——据百度资料显示:中国总人口 13.7亿,佛教信众高达2亿4660万,占总人口的18%。可是蕉岭的宣传资料中,却一直没有将“《普庵咒》出兴地”纳入宣传领域,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遗憾的缺失啊!

如今的民众在旅游中早就不局限于“走马观花”了,他们每到一地,都会仔细探听当地的人文景观和资源。拿笔者来说,2015年跟随珠海有关部门到福建武夷山开会,会议订于次日十时准时召开,而我在得知此地距柳永老家上梅乡白水村很近,得知柳永故居已成废墟,只有两棵传说是他“手植的罗汉松”后,于是次日不到六时就爬起来,连早餐都顾不上吃,豪掷数百元打的奔袭70多公里,专程去柳永的老家拍照留影……其实,在这个追求个性的时代里,这种“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性情中人很多很多;而蕉岭,居然就把与佛教、与禅宗文化息息相关的旅游“金字招牌”给搁在一边了……

当然,“低调”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如果用在为人处事方面,这倒是一个让世人钦佩的优点所在。

蕉岭的低调,当然不仅仅是文化宣传方面有缺失的低调;这里的民众热情好客又低调、性格温和却百折不挠。最有代表意义的当属谢晋元将军及其妻子。1937年10月,持续三个月的淞沪会战进入尾声,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88师524团团副谢晋元率“八百壮士”进驻四行仓库,孤军奋战四天四夜,打退敌人10余次疯狂进攻,毙伤日军200余人,用生命守护了一个民族的尊严。

资深外交官、国际法泰斗厉声教撰文披露,“闻名遐迩的‘八百壮士’其实远没有八百人。所谓的‘八百壮士’仅有不到四百人。”《国家人文历史》亦曾发稿称,“‘八百壮士’的实际具体数字为355人。”355人用四个昼夜的苦战毙伤日军200余人,这可是彪炳千古的战绩啊!

写下自勉名句“河山破碎实堪伤,休作庸夫恋故乡”的谢晋元性格刚毅、勇敢、憨直、低调;他在辞别妻子时说:“侍奉年老父母和抚养年幼子女的重担,本应该由我来挑,但作为军人,为国效命就不能顾家,所以现在不得不交给你了。”当他被暗杀之后,妻子凌维诚放弃了艺术,脱下了旗袍,每天下地播种、挑粪、施肥……独自抚养四个孩子。

四行仓库保卫战机枪手王文川晚年回忆起谢晋元时曾表示,谢晋元曾教他学吹口琴,1941年谢晋元被汪精卫收买的四名叛徒刺杀后,前来吊唁的民众多达30万人,士兵们绝食四天,要求英租界严惩凶手。

在爱国诗人丘逢甲、爱国将领谢晋元的启迪下,蕉岭人温和、坚强又低调的性格特征在一代又一代中得以传承。这个山区小城多年来涌出了菲尔兹奖首位华人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数学家丘成桐,知名文学家林海音,著名物理化学家丘应楠,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清平,“山歌皇后”徐秋菊等众多名人。

远的不说,就拿从蕉岭走出的侨胞来说吧。2016年我陪母亲回了趟蕉岭,当时我的外高祖父名下的后代纷纷从新加坡、印尼、泰国、美国、加拿大等国赶回蕉岭长潭祭祖,这时我才知道,名扬新加坡的心脑血管名医徐德祥是我表舅,另一位表舅徐天祥的女儿时任乐高集团挪威公司总经理,他们跟我的亲舅舅、曾任蕉岭某局副局长的徐元祥一样言谈举止温文尔雅,为人低调谦和。在蕉岭,类似的低调谦和又坚毅果敢的民众比比皆是。

位于粤东北的蕉岭是长寿之乡,全县面积约962平方公里,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全县户籍人口23万人,侨胞56万,其中台胞高达46万。在香港地产商徐省祥舅舅接待海外侨胞的早餐上,我听到妈妈充满感激说道:“在闹饥荒的1960年那几年,是松桂叔从马来西亚寄回一袋又一袋大米,救活了大家。”妈妈说的“松桂叔”,就是我外公的堂弟,表舅徐德祥的父亲。

蕉岭,母亲的故乡,一个因荣膺“长寿之乡”才被人熟识的山城,小城的低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聊起蕉岭,聊起蕉岭的资源,聊起蕉岭与佛教禅宗的渊源,

在欣赏了仁炟长老写的12首禅修茶诗,我熟记他写下的“举杯对月邀仙子,酬酢星天话禅机”;“拈花一笑传心印,实相无相妙无穷”之后,一下子就如醍醐灌顶,决定为蕉岭去写一篇散文,是为记。

作者:陈彦儒

(本文首发于2021年4月1日《中山日报》文棚,当天被《人民日报》旗下的“全国党媒”APP转发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30ba614685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