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致富传奇(长篇连载之125)

2021-04-08 01:05:21  作者:摄影

紫柏山中张良庙

接上期) 另一个人插上话说:记得他是姓张还是姓李?呵,听说前头那通碑上写的姓杨,还有个姓曹的。唉!记得又有啥用呵!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过了也就过了,就说写到石头上的这些人,谁记得他是光脸还是麻子!真正让人记得的,还是这山,这河。譬如这连城山,老远在褒城县就能看到,世世代代谁个不晓得这山?就连畜生过往,都得爬这山。可这都是人造不出来的。人整出来的东西,也就只有人晓得,譬如这字噻,知晓的人有几个?咋能和这大山大河来比嘛!可见人就跟蚂蚁子一样,在这世间大地,是缈小得很哟!

林国本在前头听着,觉得好笑。可一琢磨,有些话也还是蛮有些道理的,就不免生出些感慨来,还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那小子,心想在外头跑的人,不愧见得多了,也就有了见识。只见石洞过处,前面又是木桥,又是栈道的,林深谷峡,在河谷里走着,山势是越来越险的了。正走间,忽听前面传来嘡嘡一通锣响,山谷里就拥出一簇人来,足有四五十人,人中抬着一顶官轿。官轿前举着两块“肃静”、“回避”虎头牌,前面的人敲着锣,大声喊着“闪开!”、“回避”,一路耀武扬威地过来。林国本赶忙喝住驮手,叫拉紧了骡马的鞍辔,靠在路边。

栈道

怎奈那路太过狭小,任是贴紧了路边,也容不下官人们浩浩荡荡地过去。走在前面的官差就急了,举起手中的棒子就势要打。只听官轿内喊了一声“住手!”,就叫了轿夫“停下”。轿门一揎,便走出一位官人来。威风凛凛的,双目如电,先是对着官差说了声:“这般狭窄的路道,你还恁他们往哪避让?”就端详了一下那路,叫停了锣响,别惊了骡马,再对后面的轿夫说,你们慢慢地抬着来,我走一会子路也可。又对着林国本们说:你们将那骡马拉好了,别跌下了崖去。众人赶忙称喏!有那两个五大三粗的官差,好像卫士的,身手便利,赶忙抢过来护持着官人。一行人款款走过这段险处,方才松了一口气。

林国本悄声屏息,直等得那队官佐走远了,这才叫自己的骡马队走。走过好一截了,回头看看,见那些人簇拥着官轿,在石门洞子口停下来,那官人下得轿去,舒衣正袖,仰着头,认真看那石壁上的字,如醉如痴、如饥似渴的样子,林国本觉得好笑。想想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官,那官人也还挺可爱的。

赵勃礼自觉见多识广,说那官人不是知府就一定是道台。

“大官出来是要封路的。可这个官儿却是没叫封,看他仪仗,官也不小啊!”众人议论着。(待续)

褒河滩岸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2e00eb0f40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