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听风的好地方

2021-04-07 23:55:29  作者:摄影

文/白水墨

听,谁在大声嘶哄?听,谁在向未来诉说往事?水墨在听,听见风儿传来玉门关里的千年期盼;水墨在听,烽火台传来烟讯,听见长城内外一面是战事声声,一面是故乡忧愁;听见风儿的一声叹息,是谁又在这里等风、等雨、等故人?

水墨来了,在“春风不度玉门关”里思念着呼唤着,水墨真的来了,等到了风儿,却等不到了雨,也等不到了那个几世的故人。

“玉门关,中国汉代长城关隘及障塞烽燧(烽火台)遗址。位于甘肃省敦煌市北境。史籍记载,汉武帝为抗御匈奴,联络西域各国,隔绝羌、胡,开辟东、西交通,在河西“列四郡,据两关”,分段修筑障塞烽燧。元鼎六年(公元前111),由令居(今甘肃省永登县)筑塞至酒泉(今甘肃省酒泉市),元封四年(前107),由酒泉筑塞至玉门关。王莽末年,西域断绝,玉门关关闭,汉塞随之废弃.”。

水墨放大手机直面汉长城遗址的残垣断壁,它是多么坚韧,多么状美的泥沙筑就的千年不倒的历史风华;它是多少将士男儿舍去妻儿老小家的温柔,独立于风在吼、马在叫,四季轮回的荒野大漠;不问也不归的居所战地。

谁不喜欢温柔乡里拥梦入眠;谁不喜欢盛世繁华人也安宁;只是总要有人背负着命运的责任和时代的担当。那些战死沙场,守护边疆的勇士,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勇敢无畏,他们也想留着命期盼着平安盛世、田园牧歌。他们回不去了,只有风声传达着他们的思念、孤独和无可奈何的期盼……

想故乡的时候听听风儿;想妻儿的时候听听风儿;想夜里的灯火温暖,却被风儿吹散了;四周冰冷唯有满天的星星,一颗一颗数着回家的日子。

水墨立在风里,吹丢了帽儿也吹散了头发,顺便也被吹走了心事重重。这里不是我的故乡,也没有我的故人,我只是从一本书里走进这里。它有一道门,春风都吹不过来;它有一道墙,匈奴的铁骑都踏不进来;它筑就的是万里长城不倒的中国梦,它打通的是丝路花雨世界的和平与桥梁。

水墨走在风中,迎风流泪,流的是大漠儿女的爱恨情长,水墨把往事丢在风里,丢的是前尘往事的不堪回首。

时代的号角声又再次响起,在大西北厚重的土地上响起;在敦煌盛世繁华的历史文明中响起;在春风不度的玉门关里响起,在世界风云变幻的节奏里响起。

玉门关是个听风的好地方,水墨听见了大漠孤烟期盼的风声,也听见了丝绸之路必经的风声,它们都在风中,等风、等雨、也等有缘的人走过,当然还有人在听国和国的风声与共鸣。

20210407水墨心语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7989c4491e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