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那庙香萦萦而上,安抚这巷深河宽

2021-04-05 14:05:39  作者:摄影

那庙香萦萦而上,安抚这巷深河宽

潮州如果有味道,那一定是庙里烧香的味道。那白雾萦萦而上,上至半空,安抚着小小一城,巷深河宽。

儒学宫外的红墙绿树,经历多少夏秋。

儒学宮,南宋绍兴年间所建。宫外外是一面红墙和两排高树,在午后久久不散的热气里,如果能稍微遇上点秋风,就像是闻到了紫禁城晒熟的墙灰味。走进去,一口大炉上插着香,烟雾袅袅。正对着的便是孔子像,慈爱博学尊先贤,堪称“万世师表”。左边一面大鼓,一敲响,便能听到金榜题名时的热闹的脚步与鞭炮声。右边是一面祈愿墙,我顺手在门票的背面写上“孔子圣贤保佑:祝他们身心健康,学业有成。”

小孩不满足,爬上戏台。

潮剧,常在庙会上演出。我们是在漆黑的乡间马路上走了一阵子才到的。未开场前,场地处是祭拜之地,有免费的香可直接用来祭拜,老人们贵在地上弯下身子一拜再拜,满是虔诚。快开场时,大炮声昭示,老人们连忙坐在台前,座位不够,有的人甚至从自家拿出来木凳子。小孩嫌仍不满足第一排位置,便直接爬上戏台,眼前便是幕布。潮剧用真声,男声较低沉,女声较尖细,换太子的情节历历在目,这是我们独有的文化,如若与潮流不够匹配,请多给他们一些时间。

许驸马府,弯弯转转,是他们的生活。

许驸马府,北宋宋英宗皇帝之女德安公主之驸马许珏的府第。记得最清楚的是进门时的门槛,高,用点劲儿才能跨过去,大抵是象征着地位尊卑。里面面积很大,房间数量极多,但面积却不大。只一眼,就能将一间观个遍。屋内阴暗湿冷,一床一椅一梳妆台便是全部,仿佛喧哗声起,便会将这一处沉寂打破,小小一处,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的,于是只能扶着门框轻轻踏地。想必那时的人仅就寝于此处,白日院台观花,好不安静。还有一间,是二人大婚时的场景,红衣红轿,却并未有半丝生气,它们所发出的声音随着时间远去,如今留下的,是一份记载。

白天的广济桥,绿水青山。

夜晚的广济桥,月色如银。

广济楼高,居民安好。

广济桥,古代广东通向闽浙的交通要津。白天,从岸边望去,广济桥立于水中央,把江分割成了两半。江水气蒸广济桥,桥上的人却吹着河风,望着这江天一色,怎知这桥已被维修过多少次,才能承得起世世代代的过河人。随手买一袋腌水果,边走边过桥,中间轮胎处,摇摇摆摆,真有意思。夜晚,月色如练,撒在江面是几两碎银,铺在广济桥山是一层白纱。灯光四起,橙黄的广济桥似乎更有了年代的痕迹,这是劳动的颜色,是人们为了生计匆忙过河的颜色。而今河岸人四面围观,是用以前的人造就的便利来重新回顾自己的由来。不远处是广济门城楼,楼下街市繁华却不嬉闹,仿佛怕打搅了城楼的威严。

牌坊街,记载节义、功德、科第。

牌坊街,位于潮州老城区内,沿街保留有众多骑楼建筑,街上立有22座牌坊,诉说了历史上众多潮州英杰的丰功伟绩。一整条街,相同的牌坊,不细看上面的文字,便会乱了阵脚,怕自己迷了路。牌坊文字上,记载了节义、功德、科第方面成就突出者,可知以前的人重视伦理道德。以前总觉这是被禁锢住的假道德,为的是所有人都能遵守。而如今再成熟些,方知标准规范有多么重要。人富在多彩,贵在创造,可如若稍有不慎忘了本真,涂炭生灵不在话下。华夏文明重源远流长,远不是一时的放浪形骸。

白天关上的木门。

这里的人爱用自家院子招待客人,即可维持生计,又无需远离家乡。店门像是想开就开,偶尔一个午后想找邻居唠唠嗑,便可潇洒关门。也许你精心计划,走街串巷,到头来看到的只是一扇紧闭的木门,空有店旗飘摇风中。不过转身在街边买一杯鲜牛奶与鲜水果榨的果汁冰,也不枉这一趟。

果汁冰

小街小巷的风景

咸水粿

值得一去。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441da898850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