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刻录机(129)——春日散话系列

2021-02-23 11:54:51  作者:人生旅途

春日散话(11-13)

11

清晨醒来时,第一个传进你耳朵里的,是窗外响起了小鸟儿的欢叫声。你睁开朦朦胧胧的睡眼,心里嘀咕着,这小鸟儿的欢叫声昨更早的时刻便已深入你的梦里还是此刻才刚刚发起。不过,你并没有时间好好去斟酌这敏感的思绪,你得赶着起床洗漱去上班。但,你依然还是能够感到窗外鸟儿的欢呼雀跃,它们快活得不得了。

当你下了楼梯走在小区里时,你才明白清晨的小鸟儿们为何会如此的欢呼雀跃了:清新的空气,明澈的天空,还有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而空气中也早已没有冬日的寒冷,只有温暖的风儿抚摸着你。

只可惜,面对这样的情景,你只能匆匆而过了。路过那一树红色小花时,发现昨夜小红花又凋落了一地。红色的小花铺满在红色的红砖路上,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抬头望去,在枝头的顶端却发现长出了浅绿色的新叶,新叶远远地望着,也像一朵朵小花。新叶覆盖在枝头,整颗书仿佛组合了一个巨大的花冠,花冠的头上是浅黄色,而花冠下方则被红色的小花填满。看到这幅画面,我猛然有一个新发现:原来,春来,一颗树重新焕发生机并不一定是从一树新叶开始,它也可能是以一树花瓣开始。如同这满树的小红花,还有小区门前那满树白色的花瓣。

想想,只要你留心观察,总会发现一些自然中的新发现的。


12

上午从办公室去车间的途中,意外地发现,那些挂满红灯笼与中国结的海棠树也已长满了新芽:原本光秃秃的树枝上长满了嫩绿嫩绿的新叶,枝丫间还有许多的红色小花蕊。红红绿绿的树枝,伴随着火红灯笼与中国结,更显一副喜气洋洋与生机勃勃的气象。

再看看办公室后边的那一排四季青,也已开始长出新叶了。红红的,嫩嫩的叶子长在了四季青的顶头,也如同一个皇冠一般,只是这个皇冠没有早上小区里看到那个那般漂亮,亮眼。

走在路上,细叶樟,柚子树,还有一些其他的树也都已开始冒出了新叶。看来,春之繁华的一切都已然在酝酿的过程当中了,待到天气再继续暖和下去,万物都将在冬藏中解放开来。到时,少不了一片百花齐放,春意盎然的景象。

一路上,茶花也挡不住春的步伐,花盛开越来越多,茶树上也渐渐被花朵盖满了。茶花作为春的头牌,已经在展现着春的绚丽了。呵,看来花开盛世的情景已经近在咫尺了。

花开,草儿也不会落后它的脚步,草坪上嫩绿嫩绿的小草已经盖过了去年枯黄小草。远远地看着,整个草坪上又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上班后几日不注意,身边的草地已然从去年深冬的萧瑟中走了出来,那一片枯黄已然转换成了青绿了。

如果说冬是藏,那么,春便是那股藏的能量的爆发罢!


13

下午下班,回家的途中,在小区的路上看到一群小孩子正在玩耍。这几日应该是要准备开学了,小区里又开始热闹起来,小区的花草树木,那些平时大人从不会涉足的角落已被这群小神兽给“攻陷”了。他们有的在小区小小的游乐场里玩,有的则在树丛里玩着躲猫猫或者爬在书上“骑马打仗”(当然,这样的做法我是不太赞同的),而有两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则在早上经过的小红花树下捡着什么,待我走进一看,却发现她们在捡着花瓣。望着小孩纯真笑脸,望着她们天真的举动,我忍不住笑了笑。

打开门,妻还未归。坐在沙发上,又拿起了手机,想看黑塞的小说,却发现头有些痛,看不下去了。于是我躺在沙发上,摁了摁头,不想却回忆起了先前看的黑塞的小说(现在是在重复看黑塞的小说),曾经看黑塞小说的一些想法又回到脑表层来。

还是单地来说一说黑塞的小说吧!

黑塞的小说没有很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从我看过的几篇小说(《彼得卡门青》,《席特哈尔塔》,《玻璃球游戏》)的印象来讲,他的小说剧情似乎有一些类似的共同性:以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为主线。主人公的成长过程便是他认识这个世界的过程,可黑塞小说中主人公成长的过程并非是我们俗世的成长过程,黑塞小说中主人公成长是一个认识自我,认识自身存在意义的过程,主人公也并非都是世俗之人。

黑塞小说中的主人公往往都是有着某种天赋,比如,诗歌,音乐等等,他们性格纯净却又孤僻,往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难以相容。并非他们厌恶这个世界,而是他们的思想太过超前,太过纯粹,俗世的思想根本无法理解他们,也无法融入他们,所以,那些主人公们除了与这个世界必要的接触外,他们都有些自己特殊的精神世界以及生活世界。而个人认为,此类小说最为巅峰的当属于黑塞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玻璃球游戏》。

黑塞的小说相较于现实主义的小说来讲是不那么接地气的,但他的小说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深度却以他独有的表达方式展现在人们面前。个人感觉,《玻璃球游戏》更像是他多年思想的一个汇总,那个玻璃球游戏法则的世界就如同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个属于高层精神领域的世界,那里聚集了最为优秀的人,他们可以说高于俗世而存在着,或许就有些像中国通俗小说中蜀山派一类的角色。只是黑塞的小说中没有仙侠小说中勾心斗角,而只是更加纯粹的思想描述以及那些高层领域的人追寻自我,寻找自身在这世间,在这宇宙中存在的价值过程。这样说来,黑塞的作品就更接近摆脱俗套剧情的控制而成为隶属于寻求精神,灵魂,包涵有着深刻思想的上等作品,而个人认为这也是黑塞作品的伟大之处。

个人认为,真正伟大的作品从来只隶属于那些精神世界纯粹的人,真正的艺术者亦是如此。这让我想到《海上钢琴师》:不要到陆地上来,一旦踏上了,那么你便只能隶属于庸俗了,你不再是那个纯粹的伟大钢琴师了。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115431125i_0.jpg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115431125i_2.jpg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115431125i_1.jpg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6c4812017e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