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随笔(八十一)

2021-02-23 04:33:42  作者:摄影

今天依然阳光灿烂,我和老伴、家姐应约去了陈大姐、何大哥家。他们家居美丽的彩云湖畔,是重庆首个获批的国家级湿地公园。与陈大姐、何大哥结缘已有十年了,虽然都是重庆人,邂逅相识却是在东北澳。两家女儿先后买的房宅, 就在一条街的两对面,开口说话都是熟悉乡音,聊起往事居然还有都认识的人,你说巧还是不巧。关键是这么多年接触下来,虽然双方各自往来中澳,后来住家又有搬迁 ,但微信联系不断,相互之间的亲切感、认同度还挺高。这不,年前还在黔北遵义时,陈大姐就开始询问我们在哪?邀请到了重庆一定去家做客,还特别强调他们家何大哥想我们了。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043319311n_0.jpg

何大哥年逾七十三岁,以前重庆军工企业职工,性格内向、不擅言谈,但为人特别厚道实诚。这评价并非我这老乡、老弟偏见,当初来自五湖四海的左邻右舍,大家都这么说。何大哥不爱说话,并不意味着不会说话,他在表达意思的时候往往语速较慢、句式较短、方言较多、颇具幽默感。比如说到外公和外孙的关系,他随口打趣:“外孙?搞空灯”。把传统家孙、外孙的亲疏关系,毫无遮掩表达出来。有一次我问何大哥 ,喜不喜欢澳洲气候?他回答“跟唱戏一样 ,一会脱、一会穿”。啥意思?实际上他要表达的是日温差太大,随时都要添加衣物,感觉很不习惯。你看,我用了这么多言辞表达的,他不过用了十来个字 ,而且颇有风趣、让人玩味。或许有人想问何大哥长啥样?简单描述就是个头不高、其貌不扬 ,纯粹一普通人。但如果我说何大哥喜欢音乐、尤其喜欢跳交谊舞,而且是需要买门票才能进入,非常正规舞厅跳的那种舞,你会相信吗?我说的绝无虚言,他退休以后就喜欢上了跳舞,游走于重庆多个有名舞厅,一跳十多年没间断。要问他的舞功如何?还真不了解,曾问过何大哥是否参加过什么比赛?他直摇头。我反过来又想,为何非要大惊小怪普通人的跳舞、为什么跳舞又一定要功利呢?只要他喜欢、他快乐不就非常好吗?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043319311n_1.jpg

今日做客陈大姐、何大哥家,他们期盼已久、准备充分,餐桌上鸡鸭鱼肉、腊肉香肠都有,还有好吃的糯米圆子。好吃吗?那是当然,借用陈大姐的话 “做的一桌乡土味”,在餐馆里很难吃到。临走时东道主还把腊肉香肠打包装袋,让我们拎着回家吃。午后,大姐陪我们游历近旁彩云湖,春光明媚,花儿初开,湖光山色,游人如织。置身暖阳烘托的如画风景,春困里又感觉如痴如醉。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043319311n_2.jpg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3c899b8f8a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