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从何说起》之心恋(十九)

2021-02-23 01:44:58  作者:人生旅途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3/20210223014453581o_0.jpg

文/拂晓亮剑

一个周末的清晨,韦月不请自来探望寅妮。没有预约,就在女宿舍楼下静等,看到外出兼职的寅妮,只是那么看着,没有表情,没有说话。

寅妮已和帆帆约好兼职,问韦月:“你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这么傻等,万一我不在呢?”

韦月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我还没有吃早饭!”一句外人听来不疼不痒的话,寅妮心里却顿时心疼不已。

迎面而来的帆帆,热情的打招呼,而后看到旁边阴郁的韦月。眼神示意道:“你同学?”

没等寅妮开口,韦月不急不缓吐出一句:“要你管!”

听到这句话,帆帆和寅妮同时傻掉了!帆帆意外的是,自己喜欢了一年多,陪伴了一年多的妮子,也没听提起过这么横的哥们儿啊;寅妮意外的是,这人凭什么态度这么横!

看这架势,帆帆清楚这哥们一定是比自己先认识寅妮的。不让寅妮难做,帆帆知趣的先离开了。

寅妮自顾走在前面,去了学校餐厅买了早餐放在餐桌上。韦月低头吃着,一句话也没有。

寅妮实在不清楚这哥们抽什么风,开口问道:“你想干嘛?心里不痛快就说出来,家里有什么事别自己扛着。你心里怎么想的,总得说出来啊!”

韦月抬头看着寅妮气呼呼的脸庞,冷不丁说道:“不许和别人谈恋爱,跟他们有什么前途。做我女朋友吧!”

这么严肃的事情如此敷衍霸道,寅妮一点激动的心情也没有,赌气的答道:“好,三个月试用期,成了就成,不成此生不提!”韦月点头默认。

当着韦月的面,寅妮电话告知了帆帆。自此后,始终和帆帆保持距离,不再有一切单独行动的时光。

每逢周末,寅妮就电话约一次韦月,他基本上是不出来的;早晚短信问候,也很少回应。看着舍友谈恋爱的甜蜜,寅妮实在感受不到,自己是恋爱中的人。

一个半月的时候,寅妮又约,终于在护城渠公园碰面了。韦月还是那个死样子,没有一丝兴奋,不着痕迹的表情,极少的话语。寅妮猜不透这个男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不言不语,不温不火,一个屁都没有,憋的寅妮这急脾气快要疯掉!

三个月,近90天的时间,韦月主动邀约的只有一次,电话也几乎没有。寅妮不知该怎么安慰自己不知所措的心!

最后的相约见面,拉了下手,都觉得别扭,就松开了,韦月的清冷,让彼此甚至无话可聊。

临返校分别,寅妮内心苦涩不已!感受不到对方的喜欢或厌恶,更无从求证。这种失魂落魄,实在是煎熬!

走不进他的世界,猜不透他的心意,蚀骨灼心,无法言说。走之前,寅妮望向韦月,淡淡的说道:“你抱抱我,可以吗?”

韦月愣了下,还是上前礼貌的轻轻抱了一下!寅妮强忍打转儿的眼泪,回了一句:“谢谢!”就此分别,各自返校。

回到学校,恰逢周六晚上,舍友们在宿舍自制鸡尾酒:冰块、白酒、雪碧、低度伏特加等五种材料,兑了满满三大缸不锈钢快餐盒。

喝,入口甜;再喝,过瘾。凌晨半夜的六个女生,形态各异的瘫在各自的床上,拿着手机打给自己想打的那个人!

老大打给多日不见的妈妈,老二打给暗恋的兄弟,老三打给北京的男友,老四打给入选飞行员连电话也要没收的未婚夫,老五酒醒替大家打扫战场,而寅妮则打给了韦月。

“韦月,你喜欢过我吗?……你又沉默,是你不辞而别,是你不许我和别人恋爱,是你要我做你女朋友,我等你好久好久,可是你的态度呢?”寅妮越说越崩溃,

“韦月,三个月的试用期,你主动过两次,一次电话,一次见面。可是我们连拉手都别扭,为什么会别扭?是因为你,你不喜欢,知道吗?你从来,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不喜欢就不要来惹我,我不愿意做我妈妈那样望夫石一样的人,死等活守一份爱,却被人无视践踏!”寅妮的情绪崩了,放声大哭,肩膀因抽涕抖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韦月只是回应:“我知道你不好受,是我不对……”

寅妮不知哭了多久,骂了多久,诉说着内心积压的委屈和憋闷,韦月一直听着。

手机快没电了,寅妮擦了眼泪鼻涕,起身找了备用电池换上,换好继续打过去:“韦月,我今天就是告诉你,咱俩就此别过吧!知道你无法开解自己,可是你心里不好过,不能这么冷着我。我不愿受你牵制,每天失魂落魄的等待揣测,太煎熬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人的感情是这么卑贱的。我是我自己的,不是你的!我再喜欢的东西,不可控,不如丢了好!再见吧!”

挂上电话的寅妮,蒙在被子里失声痛哭!爱而不得,到底是谁变了呢?明明自己先放手的,为什么依然会这么心痛!

那年系列,因个中原因,一直搁置。感谢友友们的鼓励,特跳跃式的拎个章节写一写,只为那段不知从何说起的记忆!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4d9ad6f4f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