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父亲的信

2021-02-23 00:16:49  作者:人生旅途

这封信我构思了很久,但是并不想要以信的形式来写,这更像是单纯的标题。我想了想这篇文章我想要和父亲聊一聊我们之间的故事,转念一想我们之间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我们就像是万千众生当中的一对最为普通的父子关系。

去年的时间里,我将重心全部放在了读书上面,想要好好的补充上一年。所有的文字工作也全部都停下来,小说文章也都处于停滞状态。新的一年我有两篇想要完成的文章一篇是关于我自己的,另一篇则是关于我的父亲,新的一年我原定是要首先完成关于我自己的那篇文章,而后思来想去决定将这篇文章作为新的一年里的第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得就是关于我的父亲。

父亲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完全与我相反的人,父亲是一个很擅长社交的人。因为这种优势父亲在社会上过的是比较游刃有余的,父亲同样也有很多的朋友,不管是哪个方面父亲都能多多少少认识几个熟人。而我从小时候就很讨厌和人打交道,当然我并不是极端的那种,只是不愿意扩充自己的圈子,朋友还是那些就足够。

小的时候父亲在我眼里是忙碌的,父亲整日忙于奔波。长时间出差在外,小时候的我也就一直待在了爷爷奶奶家里。所以过去的家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同时也是舒适的,因为长时间和爷爷产生矛盾,只要父亲回来我就一定要跟着回到我们自己的家中,仿佛回到自己的家才感觉到真正的自在。父亲每每从外地回来的时候手里都一定会带着给我和妹妹的礼物,我记得我收到过的是一把玩具枪,妹妹收到的则是一个小熊的毛绒玩具。我已经忘了当时收到礼物的心情是怎样的,只是依稀记得玩具枪没过多久让我玩坏了,而妹妹的熊依然完好无损,让我产生了一种难过的心情。

我与父亲的故事我自己并没有什么具体事件的印象,如果说有一件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事情,也是我想要写下这篇文章的动机。父亲过去是厂里的工人,生活很艰难工作也很苦。工人的工作环境让父亲的腰一直处于疼痛状态,断断续续一直也没有见到过起色。那段时间我父母的感情仿佛也走到了极限,开始出现了离婚的前兆,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父亲想要改变当时的困境,但是生活仿佛就是那么的不尽人意。那一天年纪尚小的我,不知怎地又和爷爷吵架了,那时候的我可能非常的调皮,当然后来我依然和爷爷经常吵架不过后来的吵架更多来源于叛逆和戾气。那天为什会吵架?原因我已不得而知,实在是太过遥远。意外的是当天父亲并没有责骂我,而是把我带出了家里。在那个昏暗到不见光的楼道里,把我放在了两层楼之间的窗户上,我们那里楼道的灯从我有印象开始就没有好过,周围又是像盒子一样的四方形,外面的光是一点都投不进来。所以楼道特别黑,父亲身上还没有脱去工作的服装,有一股很难闻的化学味道,不知是来自于铁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那扇窗户的窗台上有很宽的地方,但是非常的脏上面尽是苍蝇虫子的尸体,父亲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张报纸铺在了窗台上,把我抱着放在了上面。

而后父亲哭了,我没有看见父亲,但是听到了哭泣的声音。我很惊讶随后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在我眼里父亲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看见他落下过眼泪。而那天的黑暗楼道中我是第一次听见父亲哭了下来,我不记得父亲当时跟我说了什么,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还并不能理解哭的含义。但是那个场景却原封不动的扎在了我的脑子里,20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能记得那个场景,非常的真实。有时候我在怀疑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仔细想了想细节让这个故事变得完整而又真实。父亲的哭我记了半辈子,当一个父亲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落泪这得是多么痛苦的过程,如果我做了父亲我也不会选择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落泪。

那么当时的父亲为什么控制不住了?而父亲在我眼里又一直都是不会落泪的性格。我现在想了想,父亲当年顶的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过来的,父亲当着工人一个月可能只有五六百的工资。事业上一头雾水,前途渺茫,感情上又正处在即将进入离婚的冰点。同时还有个五六岁的儿子时常和自己的父母有所矛盾,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巧父亲又想要改变我的教育环境,希望全家都能够摆脱这个小县城。父亲肩上的担子太过于沉重,换了谁恐怕都不能轻易的迈过这道坎。父亲的一哭成为了我与父亲之间的第一个故事,也是最为沉重的故事,当一个男人在自己家人面前落泪的时候我想他真的是累了。父子之间又不像是单纯的家长孩子一样,我不知道应该要与父亲聊些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这个故事就一直在我的心底里尘封着,那晚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中回荡。也是那个场景打破了我对父亲形象的认知,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坚毅不倒的人,他在任何时刻都能挺住压力持续向前。那天我才知道其实父亲本身也是脆弱的,和我们都一样也需要人的陪伴和倾诉,面对自己的儿子想要创造更好的环境却无奈于生活本身的时候我想不管是谁也都不可能轻描淡写。

上学的时候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朱自清的《背影》是一篇优秀的关于父爱的文章,后来才想明白父子之间感情永远都不是直接的,这其中并不单单是亲情也是两个男人在面临问题的时候彼此之间的选择。父亲和我的关系其实要好过大多数的父子,但是两人之间总是有一种距离感,父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我则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我打算把这些写下来,文字曾经成为了我与爷爷之间的桥梁,那在父亲这里也能够做的到。

麦家曾经14年的时间里没有和父亲说过一句话,当董卿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麦家拒绝了。他的眼中含着泪水,我知道麦家心中是充满了悔恨的,但是无奈两个人都不选择退让的时候,这也就成为了一种一生的遗憾。李宗盛也在自己的《新写的旧歌》里写到这样的歌词:“两个男人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有幸运的能成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当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既不是知己也不是甲乙只是最为普通的父子。李宗盛一直到自己老了才终于放下了这些,第一次与父亲和解,只是可惜父亲早已不见,我并不想到了那个时候才去想和解,因为我知道那时候我一定会后悔的。

这几年的时间里我和父亲的交流比以往是越来越少了,前阵子去了趟东北与父亲待在一起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父亲总说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写出来文章。但是我并没有对本次行程有太多的想法,反倒是与父亲的接触中看明白了许多事情。我是非常讨厌父亲喝酒的时候,每次喝酒回家的时候都是一副痛苦不堪的景象,不但如此父亲喝多了以后神志不清总是闹出很多笑话。所以我特别反感父亲喝酒,虽然我也有很多时候喝多了回到家被父亲看见的情节,但是我的神志还是清楚的,并不会闹出笑话。这次的东北之行,陪着父亲喝了很多次酒,我发现父亲的酒量非常差。对于我来说是正常的范畴,对于父亲来说就已经超出了身体承受的范围,父亲的人生转机是从工人岗位跳出来,跳出来之后就面对着大量的应酬和饭局。父亲或许并不是好狠斗勇的去喝酒,可能就是为了生存。

东北之行结束的时候,按理来说应当是完美的旅程,只可惜事事都不完美。在准备前往东北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下了几条准则,绝对不要频繁的说话要试着去当倾听者,绝对不要感情用事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整个东北之行当中我做的应该算是不错,可偏偏要回来的时候出了差错,回来的飞机上我父亲的一句话让我产生了极大的不愉快,没想到情绪很快占领住了理智。下了飞机的时候便爆发了,我和父亲吵了起来,其实我心里明白父亲的初衷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在我眼里这句玩笑成了最严重的“侮辱”。可是当我不受控制的把话说出去的时候,我的内心里立马就后悔了。后悔去之前的叮嘱都失去了效果,后悔自己再一次被情绪左右,后悔自己深刻的明白“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的道理。可唯独当我们是两个男人的时候我又不愿意率先低头,所以我把这件事写在这里,让文字代替我的语音。

父亲内心当中充满着对我的愧疚,而我同样也充满着对父亲的愧疚。学生生涯当中老师非常的严厉,尤其是我们的班主任,既是班主任也是英语老师。英语是我最为薄弱的项目,所以初中三年基本上天天都挨打,不停地被叫去办公室,持续不断地挨打。但每一次挨打我都没有留下过眼泪,但唯独有一次例外。那一次班主任把我叫去了办公室,我想着又是避免不了的一次挨打,那一次老师却一反常态并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平平的跟我讲道理。这种道理对于我来说是完全不管用的,但是老师的话却彻底击溃了我心里的防线。我本是单亲家庭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而父亲艰难的为着这个家庭复出,你的成绩不好你得心疼下你爸,他得多难。老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我就彻底绷不住了,眼泪疯狂的掉下来,一直到回教室的时候状态都没有调整过来。当我回到班里的时候,同学都非常的惊讶,他们不停地问我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他们心里我肯定是在办公室里被打惨了。

写到这我与父亲的故事也就写完了!

希望父亲以后能够少抽烟、不喝酒、多看书!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796ac49cbe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