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了他8年,以为总有一天会换来他的爱,没想到等来的是一句“我们离婚吧”

2021-02-22 17:52:10  作者:人生旅途

//inotgo.com/imagesLocal/202102/22/20210222175145144Q_0.jpg

林晚迷迷糊糊翻身便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一时有些怔愣。

虽然还没完全清醒,关于昨晚的记忆已经开始逐渐回笼。

她紧闭双眼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边的人似乎因为这一撞已经清醒过来。

那一侧的被子被掀开,床边响起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她装作鸵鸟般一动不动,一直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才敢轻轻睁开眼睛。

昨天晚上,她和陆子池在一起。

按理说,他们俩结婚快一年,快的人怕是连孩子都怀上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问题就在于,这是他俩结婚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林晚的。

昨晚陆子池到家的时候满身酒气,罕见地躺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林晚记得自己原本只是想去给他盖个毛毯,沙发上的人却在她靠近的那一刻,骤然睁开双眼。

还没等她脑子产生任何反应,长臂一伸把她拉进怀里,亲吻她

······

昨晚的的火热场面好像不受控制般争先恐后地涌入林晚的脑海。

正在她脸红心跳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陆子池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光着脚踩在卧室的地毯上,头发也还没擦干。

几颗水珠从他英俊的侧脸颊滑落至挺拔的肩膀,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林晚听到脚步声,从裹紧的被子里探出半个头,只看了一眼,清秀的脸庞又瞬间变红。

原本准备说的话也瞬间咽回肚中。

哪怕昨夜已经坦诚相待,她还是很不适应一大早就看到陆子池赤裸上身,出现在她房间里。

陆子池宿醉未消,头还有些疼,起先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的视线。

反而因为垂着头擦头发,先注意的是交杂扔了一地的衣服。

沙发椅也莫名其妙斜倒在墙角。

床上也一片凌乱,被子卷成一团露出床单上一小片鲜艳的红。

看到那片红,陆子池剑眉紧蹙,瞳色也冷了下去。

那个女人鸵鸟一般,全身包裹在被子里,有些可怜地缩在床边一角。

陆子池和她对视了一眼,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眼中的羞怯和欢喜。

他什么都没说,沉默地收回视线。

垂下头继续擦干头发,接着跨过地上乱成一团的衣物,打开衣柜挑了身合适的,站在床边有条不紊地整理着装。

卧室里除了他穿衣服的声音,寂静得有些让人不安。

扣完衬衣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他冷静的往床上扫了一眼。

女人清秀的双眸闪着光,他避开眼,冷静地说道。

“昨晚我喝醉了。”

不知道这句话算是个开场白,还是种解释,林晚愣了一会才轻轻“嗯”了一声。陆子池的态度让她隐约有些不安。

她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沉默之中陆子池已经套上了西装外套,快步走向房门。

推开门前,他突然回头看她。

“你弟说要做的那个项目,我会尽快派人跟他签合同。”

林晚终于听出了一点不对劲,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着急地喊住他。

“等等!你在说什么项目....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动作太急,被子瞬间滑落到了胸口,露出脖子肩膀上深浅不一的吻痕,在白嫩肌肤的映衬下愈发显眼。

陆子池冷漠的双眼从她身上淡淡掠过,没有做任何停留。

然后用一种更加冷漠的声音说道,“字面上的意思,我不喜欢欠任何人...尤其是你。”

林晚怔住,心头浮现一丝酸楚。

“昨晚...对你来说,就只是觉得亏欠?陆子池,我们是夫妻,就不能,就不能尝试着相处下去吗?”

她的声音软弱卑微,还能听出其中小心翼翼的讨好。

陆子池沉默了片刻。

接着吐出的话,一如既往的薄凉。

“结婚那天就已经跟你讲得很清楚,你执意要嫁,我能给你的只有陆太太的身份。除此之外,别奢求其他。”

说完,毫不留恋地推门而去。

林晚一个人呆坐在空荡的大床中央,怔怔地看着床单上一小片鲜艳刺眼的红色。

半晌,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

原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婚姻,怎么自己总是像个傻子一般,抱着一堆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才收拾起眼底的悲伤。

起床,机械一般把自己收拾妥当,准备回医院上班。

她不想请假,不想呆在总是一个人的家里。

尤其是今天。

下楼路过餐厅的时候,李姨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问她,“太太,昨天的那些菜还收着吗?”

早晨刚进厨房就看到一桌子丰盛的冷菜,一口没动。

李姨不敢直接全扔,只能费劲地收进冰箱里,等着问林晚的意思。

林晚闻言,下意识看向已经空荡荡的餐桌。

愣了会才想起来昨天是她的生日。

原本放了佣人一天假,亲手做了一桌子好菜,想要和陆子池一起过生日来着。

谁能想到她计划中的浪漫没有发生,而她以为的惊喜转眼就变成了难堪。

她扯了一下嘴角,故作轻松道。

“扔了吧。昨天闲着,随便做做而已。”

——

出门就有点晚,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上班时间。

林晚急匆匆换好制服,刚出休息间,苏晓就一脸兴奋地凑了上来,

“大寿星!!”她脸上总挂着灿烂的笑,彷佛世间没什么可以让她苏大小姐烦恼的事。

挽着林晚的胳膊,挤眉弄眼八卦道,“怎么样,怎么样?昨晚战果还可以吧?”

林晚结婚的事,医院里没有几个人知道。

苏晓作为她唯一的好友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知道林晚对陆子池多年的感情,也知道她把这段婚姻看得多重要。

所以才那样帮她出主意,让她趁着生日多和陆子池亲近亲近。

总不能做一辈子的陌路夫妻啊。

林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只是侧过头看着她,一脸平静地吐出几个字。

“晓晓,我想离婚。”

“什么?!”苏晓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怎么突然要离婚?”她有些着急地问道,生怕林晚受了什么委屈。“是不是昨晚陆子池那个混蛋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林晚摇摇头,对好友温柔地笑了笑,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但清亮的双眸却不由自主暗淡了许多。

“今天在路上我想了很多...总觉得梦应该醒了。他,他应该也希望我们可以早点离婚吧。”

苏晓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来。

这段感情对林晚有些灰暗的人生来说意味的东西太多了。

她还记得一年多前林晚得知自己要嫁给陆子池的时候是那么欣喜若狂,哪怕结婚之后陆子池对她从未有过好脸色,都依然把这份感情当作宝物一样珍惜。

之前有多心疼她默默不语的付出,现在就有多替她的放弃难过。

林晚看上去,实在是太难过了啊。

苏晓想了半天,只能拍拍她的肩膀,故作轻松地鼓励道。

“你,你决定了就好...反正无论你怎么选,我都是支持你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你林晚离开陆子池这个混蛋,肯定能找到个比他好十倍的!”

林晚笑了笑,刚要说话,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陆子池发来的短信,上面只有简单一句话。

“晚上回家一趟。”

林晚知道他说的“家”,并不是他俩住的那栋别墅。

陆子池对她没那么体贴,不会管她回不回自己家。

他说的,是回陆家老宅,她的公公婆婆那边。

苏晓因为一直紧靠在她身侧,也看到了短信。

啧啧了两声,劝道,“都已经准备离婚,就别去受那个气了!”

林晚手指划过回复框,快速地打了个“好”字,发送。

苏晓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她。

林晚知道苏晓是真的关心自己,讨好地摇了摇她的手臂,又欲盖弥彰地解释。

“晓晓别生气!就当是最后一次,这两天我就找个合适的机会和他谈...离婚。”

苏晓本想骂她怎么这么不争气,到现在了还不忘事事以陆子池为先,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林晚的样子真的不太好。

虽然在笑,嘴角却像是布满了苦涩。

就算是自己决定要离婚,也做不到立刻就放下吧。

苏晓叹了口气,不想再给好友压力。

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

“林晚,你去就去,但这次他家里那两个奇葩女人再找你麻烦,你可不能再忍了,一定要骂回去!”

林晚乖乖地点头,“知道了。”

“反正都不准备做他家媳妇了,千万不要手软,能把之前的仇一起结了才最好。”

林晚原本阴郁的心情,被她孩子气的几句话搅散了不少。

哭笑不得地轻拍她的手臂,“我是去吃饭,又不是去打架。”

又安慰她,“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

苏晓终于满意地住了嘴。

两人沿着白色的走廊走了好一段,在林晚负责的区域前分手。

苏晓走之前怔怔地看了林晚好几眼。

突然叹息道,“虽说陆老爷子是好心,你也总觉得托他的福才得偿所愿...可我,有时候总有种他把你推进了另一个火坑里的感觉。”

林晚也怔住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脑子里总会时不时浮现那张慈祥的脸。

两年前就在这家医院里,抓着她的手温和地笑。

“小晚,我们家子池以后就拜托你了。”

“你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现在想起当时的那些画面,林晚心中还是忍不住泛起酸楚。

爷爷让她得偿所愿,可她还是准备要辜负爷爷的期待。

爷爷错了,她也错了。

陆子池的幸福似乎从来不是她能给得起的。

———

医院离陆家老宅很远,所以林晚一下班,简单收拾一下就直接打了车过去。

宅子位于远离市区的半山腰,这附近住的都是A市里有头有脸的家族。

每栋别墅都被葱葱郁郁的树林和院子隔开,私密性极好,平日里鲜少有人来车往的景象,最有权势的陆家别墅里更是如此。

所以今天才踏入家门,林晚就感觉不太对。

今天的人...是不是有点多?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耳边已经传来了熟悉的尖锐嘲讽声。

“你怎么现在才来?!小姑18岁生日,都不知道早点过来帮帮忙,好意思说自己是人家嫂子,陆家的媳妇?”

陆子池的母亲张兰皱着眉把她拽到角落,毫不客气张口就骂。

接着目光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嘴里的话越发刻薄。

“空手来也就算了,知道你没几个钱,买点好东西肯定也是花的子池的钱,你看看你穿得都是什么破烂货,家里全是客人,你这是诚心来丢我们陆家的脸啊?!”

林晚还真不知道今天是陆潇潇的生日,陆子池似乎也忘记了提醒她。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此刻正是觥筹交错之际,穿着华丽、装扮精致的名流精英们脸上带着得体微笑,优雅地同旁人举杯。

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生日宴。

不过陆家一向如此,每个能出席陆家宴会的人都以此为荣,把它当作自己在a市身份地位的象征,绝对不会因为这是场生日宴就随意对待。

林晚往大厅四周扫了几眼,盛装华服的映衬下,她一身T恤牛仔显得倍加寒酸。

她并没有试图解释什么。

垂下双眸,立马低头认错。

“妈,对不起。刚下班就赶过来了,没来得及换衣服,我现在马上......”

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

马上去换?这里虽然是陆宅,她却没有住过一天,这里怎么会有她的衣服?

张兰有,陆潇潇也有,但林晚知道,这两个人巴不得寻着错处找她麻烦,又怎么会出手帮她。

想到这里,她住了嘴。

张兰却不依不饶。

“都说过了,别叫我妈!子池不得已才娶的你,不代表我认可你,更不代表陆家认可你!”

以往每次听到张兰说类似的话,林晚都觉得特别难过。

而今天,她除了难过还觉得自己特别可悲。

这段婚姻里不停付出的人只有她,陆子池和陆家,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拒绝接受罢了。

她点点头,想告诉张兰,放心,自己已经准备和陆子池离婚,以后都不会再这样喊她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突然传来佣人略带欣喜的声音。

“少爷回来了!”

张兰紧皱的眉头瞬间就像被熨斗抚平了一般,变脸似得迅速换上一张和熙的笑脸。

她松开一直拽着林晚的手,笑着转身,朝门口迎去。

大厅里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佣人这一声,也都纷纷看向门口。

陆子池现在已经接管了陆家大部分的产业,今晚到场的个个都是人精,谁都想在陆家年轻一代的掌门人面前卖个好,有几名自诩和陆家关系比较近的人,已经直接跟在了张兰身后。

二楼楼梯口突然冒出个俏丽的身影,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哥哥!”

陆潇潇穿着一袭粉色长裙,妆容细致,头上银色的皇冠在吊灯暖黄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她一改平日的骄纵模样,精细的妆容都掩盖不住她脸上洋溢的幸福。

听到陆子池回来的消息,她迫不及待地跑下楼梯,朝大门方向迎去。

穿过人群的时候,却和其他人一样突然停住脚步。

怔怔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陆子池。

他嘴角轻扬,向来没什么表情的的俊脸上莫名显出几分温柔,挺拔俊朗的身影在门口站定,身后突然走出一抹娇小俏影,和他并排站在一起。

一袭华丽的浅色长裙熠熠发光,乌黑的长发披肩,就算站在俊美的陆子池身侧,也掩盖不住她的绝世美艳。

她白皙秀气的双手攀着陆子池的左手臂,脸上的笑容光彩夺目。

对着屋里的人,涂得鲜红的朱唇轻启。

“伯母,潇潇,好久不见。”

张兰还在愣神的时候,陆潇潇已经挂上了比刚刚更加灿烂的笑容,对着来人大声欢呼道。

“瑶姐姐,你回来了!”

后续文章更多精彩内容

请看小编的【个人介绍】~

版权声明
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0481dec457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