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回忆:一个人的狂欢(三天两夜八千字)

2020-11-21 14:21:15  作者:摄影

南宋诗人范成大有诗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于我而言,来杭州的动力,不是西湖风景、西湖龙井、抑或杭州丝绸,而是我的偶像苏东坡。

这位大才子,不仅在文学上登峰造极,更是为官清廉造福百姓。在官场浮沉,依然坚守自己。遇百折而始终豁达,颠沛流离却不失乐观。如此有才又极富人格魅力的人,让我怎能抗拒?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能让偶像夸口盛赞的地方,我当然好奇。临行前上网做功课,发现与杭州有关的名人很多,立即肃然起敬起来。

除了苏东坡,也曾在此为官的白居易,同样将杭州视为第二故乡;大才子李叔同,即后来的高僧弘一法师,在西湖边的虎跑寺受戒出家;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济公活佛,在灵隐寺出家;元代画家黄公望在此创作了经典名作《富春山居图》;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的宋代隐士林和靖,在西湖边的孤山隐居二十年;北宋皇子赵构,被金兵追击逃难到此;《水浒传》里的武松,在杭州混江湖并死于此地;鲁智深在杭州六和寺出家;岳飞父子被秦桧害死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女英雄秋瑾,埋骨于西泠桥畔;《白蛇传》里的白娘子与许仙,在西湖的断桥相会;才技超群的杭州歌妓苏小小......

这是怎样的神奇土地,能装载如此众多的人物和故事?这是怎样的佛教圣地,让它获得千佛之城的名号?这又是怎样的富庶之地,连马可波罗都称之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天城”?

一小时的机场大巴之后,已是下午,终于把大包小卷安置在酒店,我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一个人的杭州之游。

现在回想此行,我心里十二分的满意。从景点选择、食宿安排,到天气情况、身体状态,都称心如意。无论问路还是与店家聊天,都感受到温暖热情。还意外地偶得一段茶店花絮,结识了新朋友、学习了新知识、接触到新的有趣世界——茶叶和印石。

客观地说,单论风光,胜于杭州西湖的中国湖泊不在少数。许多人来过都说失望,就是一个水天不清的大湖嘛。确实,到杭州,如果只看表面风光,肯定没劲儿。认识杭州的正确打开方式,必要好好了解每一处景点背后的人文历史、人物故事和作品。要知道,绕西湖一周的十几公里,遍布着文化遗迹和名人吟咏。

而且,奔波着在西湖十景打卡以证到此一游,真不能说明欣赏到了此景的真容。因为,西湖十景中,有好几个是都必须在特定时间才可能看到的特定意境。

比如:

三潭印月:是一元人民币上的经典图画。平时去看就是水里三个小小的塔状物,不明所以的人一定失望。之所以叫三潭印月,必须是中秋之夜,明月当空,三个小石塔的圆洞里点上了灯烛,洞口用薄纸糊上。月照塔,塔映月,水里映出三十三个碎月。这时你来欣赏,才算是真正看到此景真容啊。

断桥残雪:那是传说中白娘子与许仙相遇的地方。许多人站上去留影,却不知道它为什么叫断桥。断桥的真容,是要在大雪过后,石桥拱面上的雪已经消融,而桥两端的白雪还没融化,登高远望之,似断非断,故称断桥。

雷峰夕照:并不是上了雷锋塔就行,而是要在晴天的日落时分,到长桥去,远观雷锋塔。

曲院风荷:顾名思义,要在荷花盛开,或者至少也是荷叶正盛时去欣赏。

下面跟着我的路线同游吧:

行程概览:

一共三天两夜。第一个半天:净慈禅寺、雷锋塔、从西湖南线的花港观鱼,坐夜游船到二公园,湖边散步,和朋友晚餐。第二天是寺庙之旅:飞来峰、灵隐寺、永福寺、天竺三寺,晚上逛清河坊、南宋御街,在茶店聊天入夜。第三天只有上午,参观西湖北线的西泠印社。

第一天下午:净慈禅寺、雷峰塔、花港观鱼、坐船西湖夜游

从机场赶到酒店安顿好,已是下午三点,打车直奔净慈寺。

净慈禅寺:在南屏山上,和雷锋塔相对。寺不大,以南屏晚钟和济公别院而闻名。

净慈禅寺是公元954年五代吴越国钱弘俶为高僧永明禅师而建。数次毁于战火,现在钟楼的一万公斤的大钟是1986年新铸的。

入口左侧是济公别院,殿前有济公为了重建净慈寺用于运送木材的古井。

济公(1148年—1209年):南宋高僧。初在国清寺出家,后到灵隐寺居住,随后住在净慈寺,破帽破扇,不受戒律拘束,嗜好酒肉,举止似痴若狂,却是一位学问渊博、行善积德的得道高僧。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只为点醒众人身体只是表相,心才是根本。

从净慈寺出来,对面就是雷锋塔。塔内供奉着珍贵的佛螺髻发舍利。

有人对是否有必要上塔争论不休。对我来说,在雷锋塔上欣赏到的西湖日落,非常震憾。尽管现在的塔是重建的,老塔只剩一点残迹在展出,但既然都到门口了,又是一路电梯无需耗费多少体力和时间,为何不上呢?

登上雷锋塔时,正值夕阳,晚霞映衬的西湖,真没有辜负它那远扬的声名。

很多人没注意顶棚,我好像发现了不为人知的宝贝,小小的窃喜。

从雷锋塔步行几百米可到苏堤,在苏堤上步行几百米是花港观鱼,这里有一个游船码头。原本想搭船上小瀛洲玩,但时间太晚,只剩一班环湖游的船了。也行,改变计划,坐船欣赏西湖夜景,然后在西湖商业圈的二公园下,正好赴约和朋友吃晚饭。

西湖乘船有好几种:摇橹船、自划船、自开船、手划船、休闲船、豪华休闲船。船型不同,游玩的范围也不同。我坐的是休闲船,船上有广播解说。

苏堤:全长近三公里,是北宋苏东坡五十二岁任杭州知州时,为疏浚西湖,利用葑草淤泥构筑的长堤。上有六桥九亭、桃柳芙蓉,让西湖有了别样的风雅浪漫。后人为了纪念将它命名为苏堤。

下面这样的打卡是我喜欢的,动物和地名。

告诉你一个不会失望的妙招,一定要在日出或日落时分欣赏西湖。白天看,就算晴空万里,也不及暮色或朝阳下的韵味。

在“花港观鱼”附近的林徽因纪念雕饰。本想站上去拍一张,幸亏找不到人帮忙。想想自己和人家大才女兼大美女相距甚远,别上去自惭形秽了吧。

超喜欢这样安静的感觉,船工虽已准备收工,仍想借最后一点余晖招揽船客。想象一下,若能和爱人或知己,坐上小船,无需考虑去处,不要担心时间,随意在湖面漂荡,该有多美。

发现没有,雷锋塔也是夜色中的更美,特别是有西湖倒影加持之后。

至于原计划要上的小瀛洲,这次没去成,也不觉遗憾。小瀛洲是湖心一片清淤出来的田字形水塘与堤岸,现在就像个公园,没有时间不看也罢。

回到热闹的西湖商圈,本想看七八点各一场的西湖喷泉,谁知船哥说今年没有喷泉了。只好一路逛着去赴约,和朋友在银泰的柒园边吃边聊至夜,好不欢畅。

喜欢这样的交往。分开了几乎不再联系,无需刻意保持联络,只管各自精彩去。但有机会见面,又能完全不觉陌生与隔阂,瞬间回到往昔的相谈甚欢。当然,这样的朋友也需要缘分。查过前世关系,我和这位朋友前世竟是业胎关系,难怪我们虽然只曾短暂共事,却因有共同话题而不觉疏远。

第二天:飞来峰、灵隐寺、永福寺、法喜寺、法镜寺、清河坊、南宋御街

据说杭州约有两千所寺庙,对笃信佛法的我来说,杭州就有了另一层魅力。专门留出这一日拜佛。

我的路线:先看飞来峰的石窟佛像,然后是灵隐寺和旁边的永福寺,再搭电瓶车去上天竺法喜寺,然后回头经过中天竺法净禅寺,到达下天竺法镜寺参观。

从上天竺到下天竺距离不到两公里,体力好又不赶时间的可以步行。我是宅了太久缺乏锻炼,体力上能省就省,也不想在交通上花费时间。

飞来峰:苏东坡道:“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峰”。王安石也有首《登飞来峰》:“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这里有五代以来的佛教石窟造像多达三百四十多尊。集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于一体。多数凿于元代。我的重点就是观赏这些古迹。

早上西湖上空雾气仍重,哪怕在峰顶,也看不到清晰的西湖全貌。再加上,许多人上北高峰是为了去天下第一财神庙的灵顺寺,对我来说,求财并非当下的首要需求。所以没打算坐缆车上北高峰。

和我国其它地方的石窟造像一样,这里的许多雕像也被破坏了。过去年代里,我们没能力好好保护这些造像。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活生生把塑像的头部凿下来,运到国外去卖钱。这一个个残缺的伤疤,看得我真是心疼。就为了自己那点儿好吃好喝,狠心破坏上千年的古迹,何等狭隘!

布袋弥勒佛:雕凿于南宋,为飞来峰造像中最大的佛像龛。

还有三个不同时代的“高僧取经“故事组,包括唐玄奘取经故事。

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来得早真好,人影鲜见。只有一个中年男子架着手机在拍直播,介绍几个重点的造像,估计以前做过导游吧,我跟着听了不少。旅游最好还是挑淡季,特别要避开假期。

灵隐寺:这座千年古刹是我国著名的禅宗十刹之一,也是杭州最古老的寺院。东晋时期的印度高僧慧理,发现了飞来峰,在峰北建了灵隐寺,峰南建了天竺三寺。

灵隐寺的佛菩萨像真的精美得令人叹为观止。大雄宝殿的释迦摩尼像是用二十四块樟木雕刻而成,是我国最大的香樟木雕坐像。大雄宝殿前的两座石塔,和天王殿前的两座石经幢,都是五代吴越国时遗物。天王殿内手执降魔杵的韦驮菩萨像,用整段香樟雕刻而成,是南宋初期遗物,是灵隐寺中现存最古老的一尊佛像。寺内还有五百罗汉堂。

时间匆忙,无法细细欣赏每一个角落,四下寻找,并没有禁止拍照的警示,就用手机拍下来想回头再看。

至于到底能不能给佛菩萨像拍照的问题,众说纷芸。我也上网查过,记得在知乎上看到一条回复,很搞笑,却有说服力:“乐山大佛沉默不语.....有几个路过的没给我拍过照?”

对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寺庙有禁止拍照的要求,当然应该遵守。如果没有要求,拍照本身,并不等同于不尊敬。同样的行为,可以因为初心和发心的不同,而有完全不同的性质。

下面的观音菩萨像如此精美,拍下来给分享给更多人,或者自己过后细看,菩萨定不会怪罪,佛菩萨是修行至大解脱的人,怎会计较这些形式。如果能让更多人因为赞叹这美,而亲近了佛法,也算是好事一桩啊。

从灵隐寺出来,可以向山上走,去韬光寺,那里以朝佛、观日、观海而著称。1982年的一场大火让韬光寺的古建筑片瓦不存,现在的都是后来修复的。

我听说要爬近半小时的上坡路,还有一段长长的石梯,想到后面还有天竺三寺,晚上还要逛步行街,这一天体力实在透支,就打消了念头,转而去了永福寺。

永福寺:与灵隐寺同为慧理祖师开山,距今已一千七百多年。说心里话,现在回忆,杭州去过的五所寺庙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永福寺。它的建筑气势虽然远不如灵隐寺和法喜寺,但占地却不小,几座建筑散落于半山中,特别接近大自然,景色绝佳。更重要的是人少,非常幽静。

大殿在最上面,我走到一半感觉身体有点发虚,突然摸到早餐的两个茶叶蛋在还风衣口袋里忘吃了,难怪没劲儿了呢。可想到这是寺庙啊,严格讲鸡蛋属于荤的,不该在这里吃。可如果空着肚子继续爬,又怕自己会犯眩晕,前后不见人影,我独自一人晕倒了可咋整?想想佛菩萨慈悲,大人不计小人过,形式是形式,心念最重要。念叨了几句,三口两口就偷着把蛋吃掉了。

远处走来一个园艺工人,在给植物浇水。我向他打听往上还有多远。没想到他情商超高,一眼就看出我的小心思,大声鼓励我:“没多远,很快就到了,加油!”

那一刻,很有些感动。我甚至在幻想那会不会是哪位菩萨的化身啊,哈哈。

后来我下山时,遇到上山的人也同样向我打听还有多远,我如法炮制,将爱传递:就快到了,加油!

城里的银杏还是绿的,山里的枫叶却很红了,黄色的墙壁映衬着红叶,再以蓝天为底,怎一个美字能形容!

越来越喜欢迎着光源拍剪影,有人眼很难捕捉的意境:

红红绿绿,层层叠叠。

半山有个茶院,有闲情雅致的可以小坐一会儿。

网上的游记总有永福寺那不怕人的猫,我也遇上了。什么时候才能自己也养一只啊。活了这把年纪,连养个猫猫狗狗的愿望都一直没能实现,可怜啊。总也下不了决心,怕自己承担不起那种牵挂和责任。离家远游的时候,它们该怎么办呢?能找到放心的托付吗?

出了永福寺,坐十块钱电瓶车去上天竺法喜寺。其实步行也就一公里多,但我想节省体力和时间多看看寺庙。

天竺三寺是杭州本地人的上香古道,在一条路上的三个寺庙。天竺三寺分别是:上天竺法喜寺、中天竺法净寺、下天竺法镜寺。均和灵隐寺同出一脉,开山祖师都是东晋时期的印度高僧慧理禅师。乾隆皇帝曾为上中下天竺寺分别命名,并亲题寺额。

上天竺法喜寺:规模最大,感觉像过节似的热闹氛围。

看完法喜寺,又坐电瓶车回山下,经过中天竺法净寺,我没下车,直接去了下天竺法镜寺。

法镜寺历史最久,是杭州唯一的女众寺院。刚看完那几个寺庙,刚一进法镜寺感觉好小啊。但从后门出去,别有洞天。

法镜寺后面半山上,有著名的三生石。其实三生石的故事原本讲的是隔世不昧的友情、与宿命的神奇,而非大家误传的爱情。

据苏东坡的《僧圆泽传》记载,唐朝洛阳文人李源,因父亲死于安史之乱,发誓终身不当官不娶妻。李源深居洛阳慧林寺,与僧人圆泽和尚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有一年,两人相约同游四川峨眉山。船至南浦,见一妇人在江边取水,圆泽突然告知李源:“这是我来世托生之处。这位妇人已有孕在身三年,我一天不到,她就无法分娩,如今既然见面,也就无须逃避。三天后,希望你登门来访,我会以一笑为信。十三年后的中秋夜,我与你重逢于杭州。”说罢即圆寂。李源又悲又疑,二日之后,往妇人家探视,新生小儿果然见他微笑。十三年后,李源踏遍西湖山水,期待着与圆泽重逢。一日行至杭州莲花峰下三生石旁,神思恍惚中忽见一牧童唱着竹枝词缓缓而至,歌曰:“三生石上旧棈魂,赏月临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往长存。”

出了法镜寺,有个茶店,若和朋友坐在这,望着一片小茶园喝茶歇脚,一定不错。我自己嘛,还是回市区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吧。

傍晚时分,打车去了河坊街和南宋御街

曾为都城的杭州,是南宋的文化经贸中心。南宋御街和河坊街互相垂直,有很多宋朝遗留建筑。

是的,这里是专为游客而设的,因此有人各种差评。我倒觉得逛逛无妨,还是有一些东西可看的。旅游不就是从自己看腻了的地方到别人看腻了的地方嘛。本地人不屑的东西,对外地人来说或许也是乐趣。反正来杭州,晚上不是逛西湖,就是逛街,总比在旅馆猫着有意思。

这里也能看到杭州小吃,虽然网上有人说不正宗,对我这个非吃货来说,口味是其次,只是感受一下而已。

比如说葱包烩儿,下图右下角的,十块钱买了个吃,似乎就是面皮夹了葱和什么东西。但它位列杭州小吃之首,背后还故事呢。

当年,南宋名将岳飞被害,百姓痛心疾首,望仙桥边有家油炸面食店,店主眼见奸臣秦桧天天坐轿从店前经过,忿恨不已,于是用面粉搓捏成两个象征秦桧夫妇的面人,把它们扭在一起丢进油锅烤压以泄恨,并称其为“油炸桧儿”。很快,市民们争相购买恨不得一口吞了“油炸桧儿”。为了避免秦桧起疑,民众把葱包桧的桧改成了火字旁的“烩”。

作为中医爱好者,在这里一连看到两家颇有人气的中医馆,而且是很有历史的老字号,清末著名商人胡雪岩开设的中医药堂胡庆余堂、和长年免费供茶的古老国药馆方回春堂。不禁羡慕起杭州人来。又是佛又是中医,很合我嘛。

偶尔走进旁边的小巷子,看看本地人的旧民宅。

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咱们的共同记忆:

看到汉服馆,很想给自己买一套玩玩,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人应该有一套民族服饰哈。匆匆转了一圈,没发现能让我心动的。算了,留待机缘到了再说。延迟满足能带来更强烈的快感哈。

拍下面这酒铺,纯粹被“西湖醉”那三个字吸引。不知怎么就想象起东坡先生微醺的样子。

逛完河坊街,拐进南宋御街的时候,天已黑透。想着既然来了杭州,不买点西湖龙井似乎说不过去。很偶然地走进一家安静的茶店,没想到一坐就是几小时,一直聊天到十点才打车回酒店,还约好下次要去他们的茶山玩。茶店的故事以后或许会单独写一篇。

一夜酣睡解乏,第二天又是元气满满。我喜欢自己这点,不管是快捷旅馆还是星级酒店,不挑床,走哪都能睡眠如常。哪怕晚上喝了那么多茶,聊得也挺兴奋,并没有入睡困难,估计是这一天运动量够大吧。

第3天:西湖北线、西冷印社

对于著名的西湖断桥什么的,我并没有特地走上去拍照。在我看来,这种景点,属于不能不看,去了又没啥大意思的。

我起得早,时间充裕,酒店位置超方便,地铁和公交站就在附近。于是我选择坐公交车去西湖北线孤山一带转转。途中经过断桥、白堤。就在车上一边欣赏一边拍照,也差不多了。

我都说了,看西湖,要么傍晚,要么清晨,那才有味道。看,清晨的西湖,就算有雾气,灰蒙蒙的也很有感觉吧。这还是隔着车窗拍的。

超喜欢下面这张,车在停站,终于可以稳稳地拍一张不虚的西湖了,这时,骑车人闯进画面,那红色车筐简直是神来之笔!整个画面顿时有了生机!

远远看看许仙和白娘子相会的断桥就行啦,看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真站上去也不见得有啥感觉。

想较于走马观花地纯看风景,我更喜欢花时间走进当地人的生活,和他们聊天,坐他们的公交,吃他们的小吃,听他们讲讲日常。或者,在博物馆等地方,和各种专业人士聊几句,长长书本里找不到的知识。

下车之后,天已经亮透了。感谢老天给了这么个好天儿!

孤山公园我没逛,只去了最靠外的西冷印社,想了解一下金石纂刻。

前一天在茶店遇到一位开化妆品店的篆刻艺人,聊了会儿篆刻,还请他给女儿刻了一枚田黄石的印章。对这些中国特有的文化,我虽不懂,也谈不上多着迷,但绝对是喜欢看喜欢听的。

西冷印社里有两处卖印石的店,也算是展馆吧。我挨个看了一圈,还和店员们聊了许多。对印章的石材多了些了解。

金石篆刻可以说是多门艺术的结合,石材鉴赏、书法艺术、篆刻技艺,每一项都可以延伸出很专业的领域。

别小瞧这些石头,好的要几千上万元,是有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的。黄金有价玉无价。同样,任何纯天然的东西都同理。每一块都独一无二不可复制。正因为与众不同,买这种东西,不光看价格,更要讲眼缘,遇到一个喜欢的,就像专为你而生。

这正是我喜爱纯天然饰品的原因。在我看来,那些可以批量生产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东西,制造再精美,也远不及大自然的雕琢有灵气。

如果篆刻师有名,光刻字就值得收藏了。西冷印社的篆刻师收费是,刻一个字一百元。一般的印章是四个字,也就是说,光刻字就是四百元。而且,这里卖的印泥都得一两百块。更不要说选个品相上乘的石头了。

**最后介绍一下住宿:**

不同的旅行性质,住宿选择本应不同。浪漫的情侣之约,更注重酒店的氛围和舒适。休闲的家庭游,更注重一家老小饮食起居的方便。这些都可以在青芝坞民宿区找家有特色的民宿,虽然交通不如西湖商圈方便,但胜在住宿本身就是有趣的体验。

但我这次是一个人,时间紧张,白天都在外面,回来也就洗洗睡了。对我来说,在安全干净的基础上,位置方便是最重要的。一来,我是方向盲;二来,不想在路上耽搁宝贵的时间。三来,靠近景点闹市,晚上出来逛,心理上更有安全感。

住宿位置,我选择了西湖商圈的龙翔桥地铁站附近。离西湖边最热闹的二公园步行不到十分钟,离河街坊和南宋御街约两公里,离机场大巴维景酒店站点步行不到十分钟。西湖银泰购物中心、知味观、奎元馆、绿茶、外婆家等等餐饮购物就在眼前。

在这个范围内搜索,我能放心的最便宜的是汉庭酒店(西湖仁和路店),虽然是快捷酒店,但位置实在好,每晚二百起价,我觉非常超值了。酒店是木质四合院结构的老建筑,店员说孙中山等名人住过的,也算是建筑文物了吧。这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电梯,行李多的记得要一楼的房间。

简单记录一下交通:

从机场搭武林门线的大巴,车程约1小时,票价20元。到平海路的维景酒店下车,这是离西湖最近的站,步行到西湖约15分钟左右。

下机后我坐的机场大巴,发现拖着一堆行李还是太辛苦。出来有一段路是没有机场行李车的,而且上大巴前要安检,搬我那24公斤重的行李箱上传送带,对我这小体格来说,可不是什么举手之劳。幸亏有个小伙子好心帮忙搭了把手。如果没有行李,坐公交真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打车不见得比大巴快多少。

下了机场大巴,地图显示离酒店步行只有七分钟,可我却再也不想拖着行李多走哪怕一步了。见旁边有个拉客的司机,叫他送我去酒店。司机是本地人,指着前面教我:你这酒店很近,走走就到。见我坚持打车,就说收13块起步价吧。一边给我搬行李,一边嘟囔:“就几步路,我都不好意思。” 我反而来开解他没事没事。

回程果断选择了打车,大概一百块。三天的奔波,够累的了。老话说“穷家富路”,在外面,照顾好身体最重要。老公要是知道我自己拖着这么多行李,还不打车,肯定得说我彪。

搭公交:只要在支付宝里申请一张杭州公交卡,上车扫码就行。我提前做过功课,已经申请好了公交卡,之前在其它城市也都用过,并不陌生。

可我对机器这些无感的东西常犯健忘症,上车后怎么也找不着卡在哪了。折腾好半天才翻出二维码,对着司机旁边的机器又瞎扫一气。旁边一位本地阿婆伸长了手,指指应该扫码的位置,说:“喏,扫这儿,对喽!真聪明!”

我听了直想乐,就我这笨手笨脚的笨操作,还“真聪明”呢!多可爱的老婆婆啊!对杭州人的好感,又加了一些。

虽然,杭州之旅形单影只,但内心收获丰盛,犹如一个人的狂欢!期待很快能回来还愿,也期待着去茶山体验一把,亲手采摘和制作茶叶......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f70f3e57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