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秀水小镇

2020-11-19 23:04:20  作者: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池

不得不承认,人,是种奇怪的动物。在城市里住得久了,就向往山清水秀的小村镇,可以无丝竹之乱耳,亦可无案牍之劳形。日出而作,月落而息,鸡犬相闻,怡然自得。

秀水小镇,正是迎合了人们“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理。

秀水小镇,它不是一个镇子,而是一个特色酒店。

高密城东,顺康成大街往东,过胶河桥,但见一两层小楼立于街北。分层次一主二次尖顶,出檐。一层出檐大一些,二层出檐小一些,出檐部分,檐顶的金色琉璃瓦在日光下金光闪耀,很是壮观。檐下及尖顶的墙上挂着红灯笼,次楼顶山墙挂3盏,主楼顶山墙及二层廊檐下挂6盏,一层廊檐下挂9盏 。当地风俗中,3、6、9都是吉利数字,因此寓生意顺畅,顺风顺水之意。

秀水小镇的夜最是迷人。夕阳渐渐西沉,似乎还在恋恋不舍地与玩了一天的人与景依依惜别,他一会儿藏在高楼后面,一会儿藏在树丛后面,收敛了自己的火爆性子,不再酷热当头,只留给人们一个温柔的背影。有时,他来了兴致,激情四射,把身旁的云彩染得红彤彤的,引得人们连连惊叹:“看,火烧云!“此时,红红的日影倒映在胶河里,金光粼粼,一河秀水更加妩媚动人。

夜幕降临,秀水小镇开始热闹温暖起来。楼上楼下的灯笼亮了,红灯笼笼罩下的灯光,晕黄,远远望去,暖融融的,让人心生一种宾至如归的向往。

步入大堂,环视一圈。依然显现着小镇的特色,小房子般的分区,盖了斜斜的青瓦屋顶。一个青花瓷的坛子,一座小山似的海鲜坊,一盏大肚式的黄灯笼……每一处,无不透着店主人的匠心独具,无不传递着一种田园风情。

秀水小镇,就是这样一个温暖所在。

2

七夕那天,大妹请客,全家出动,到秀水小镇过了一个烟火七夕。

但这次,二妹的儿子鹏宇没参加。他刚大学报到,已经远在哈尔滨工程大学了。少了他在场,我们的话题里却少不了他。

不由得感慨,时光无脚,却走得飞快。鹏宇从幼儿园大班开始,一直到小学毕业,整整七年的时间,工作日的中午一直跟我吃饭,跟我午睡。二年级时的那个冬天,晚上也跟着我。我至今也弄不懂,当初那个小小人儿,是什么原因要跟我这当妗妗的生活在一起,却不选择跟她的妈妈和姥姥。

因鹏宇的到来,女儿上高中那段时间,她对我和她爸有了意见,因为我们无论出去玩或外出吃饭,都要带着鹏宇。女儿的同学都误认为鹏宇是我们亲生的。

小的时候,中午我搂着他睡午觉。他睡不着,就那么安静地睁着眼睛,看着窗帘,一遍又一遍地说:“老虎的老,大狮子的窗帘。”我就对他说:“老虎和大狮子都睡觉了,你也快睡吧。”

女儿上大学时,鹏宇才上四年级,他不想睡午觉时我也不再逼他,而是让他在我女儿房间看书。 我随手递给他一本读者或特别关注之类的书,他每中午就能看完。再后来,我订的《小学语文教师》,《教师博览》之类的书,他也随手翻看。

鹏宇也有淘气的时候,他会把不喜欢吃的雪糕扔到电视机后面,让我发现不了,直到我过年大扫除时才发现粘在地上的雪糕棍。他也会把墙上写上他的名字,也写上我女儿的名字,问他为什么要把名字写墙上,他说,想姐姐了。说得我眼睛里泛酸。

这种泛酸,正如现在当着全家人的面说起了他,我心里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

“嫂子,快,鹏宇视频。"二妹打断我的回忆,把手机递给我。

"妗妗。"镜头里的鹏宇叫了我一声,他一直是个不喜欢多说话的孩子。

"哦。今天军训了?”我问他。

“恩,累死了。回到宿舍就不想动弹了。”他笑着说。

我对他说:“累是一定的。等军训结束就好了。你得尽快适应学校生活,与班里的同学以及舍友搞好关系。”

鹏宇答应着:“恩。我知道。”

说了这几句,我眼圈已发红。大妹笑着说:“你看咱嫂子,眼睛都红了。”

大妹为了分散家人想念鹏宇的情绪,问了一句:“别说,来了这么多次秀水小镇吃饭,一直也没吃腻。最早是谁先发现这儿的?”

3

我们第一次来秀水小镇是女儿晴推荐的。她说:“当初,她跟大玮他们四个人一起来过,环境不错,菜品也很好。”

那时,刚大学毕业的晴与她的同学昀合伙,在我所在的学校南面开了一个音乐教室。大玮在我们学校代课。在接学生送学生的过程中,晴与大玮相识并产生了好感。

冬天,大玮听从家长的意见要去当兵。女儿非常纠结。那个时候,虽然俩人还在谈着,除了玮来过我家两次外,晴并没有见过他家任何人。我老公并不赞成他们俩交往,说大玮看起来那么能说会道,直爽的晴跟了他会吃亏。我倒不以为然,我支持女儿:“只要你看着好,你就坚持。”

看得出,晴对这段感情付出了真心。大玮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晴在我面前眼泪汪汪,说:“妈,我想明天去送送他。但去送他一定会看到他们家里人。”

我说:“想去就去,不用顾虑那么多。”

送完大玮回来,晴的眼睛红红的,问我:“大玮一去两年,这两年,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我安慰她:“没事,要是你真喜欢他,那就等他两年,虽然不见面,但可以打电话,可以视频嘛。两年后你才26岁,即使他变了心,咱再找合适的也来得及。”

但是,没有等到两年,晴再打玮电话,却打不通了。打了几天后,女儿意识到,可能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就换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打通了。晴问大玮究竟为何不接电话,他在那边不好意思地说:“我以为你打不通就会不再打了。对不起,我妈不同意咱俩的事,说你没有正式工作,以后负担重。你也知道,我得靠我家里人。”

晴没等听完大玮的话,就说:“玮,那你的意见呢?”

大玮说:“我觉得你挺好,但是,我不得不听家里人的。”

“好,我知道你的态度了。放心,今后,我不会再联系你。”晴说完这话时,已泪流满面。

晴站在我面前时,脸上带着笑,但眼角挂着泪。她说:“妈,结束了。我不用天天挂念着他了。他是他听话的好儿子,让他去听吧。结束了!”

我能体会到女儿的心疼。当一心一意付出着自己的情感,还没有等到好好地规划俩人的未来,这段感情就被迫画上了感叹号。

“也好,那你就尽快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为你后面的人生做好规划吧。”我安慰她。

第二年,晴经人介绍认识了还是村官的龙。又到了冬天,晴考上了事业编,成了大玮家里人所说的有正式工作的人了。接着,龙也考了银行。然后,俩人结婚,生子,平安,幸福。

在知道晴考上了事业编的时候,大玮在QQ里跟晴说:“听说你考上事业编了?”

“是,听谁说的?我考上与考不上与你有关系?”晴说这话,是带着情绪的。

大玮说:“听我家里人说的。祝贺你。”

大玮两年后复员回家,相约晴一起吃饭。晴对他说:“免了吧,你我都是结了婚的人了,避嫌!永远不相见!”

有时大玮会打电话给晴,晴每次都不接。我说:“你接个电话还要紧。”

晴说:“不接。没把他拖入黑名单就不错了。当断则断,不留后患。”

我心里,我很佩服女儿处理这段感情的态度。

4

“老师,你也来这里吃饭?”抱着二宝出门在楼道里溜达的时候,我却意外地遇到了大玮。

“哦,你也来吃饭?”大玮手中抱着个男孩,我问:“这是你家小儿子?”

“恩。晴也有二胎了?几个月了?”大玮问。

“快5个月了。”

“挺胖乎。”大玮寒暄着,不时往我们吃饭那个房间看。

后来,晴出来给我二宝送小毯子的时候,跟大玮碰面了。大玮一愣,女儿一笑:“你也来吃饭?”大玮回了句:“恩。”

再无话。各自回了自己房间。

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世界终归太小,不想再见的两个人也一样会在不经意间遇到。

在回程的车上,我看女儿一直一言不发。问她:“看到大玮,心里不痛快?”

“也不是不痛快,只是感觉就好像走着走着跌了一跤,等再次走到那里时,就会想起那一跤。”

“就是,毕竟是过去了,不用放在心上。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如这秀水小镇的流水席一般,每天接待来来往往的客人,有些是过路客,来过一次就永不会再来。有些是常客,而成为常客的,都是喜欢这儿的环境,也喜欢这儿的味道的。喜欢二字很重要。”

女儿笑了:“对,大玮就是我人生的过路客。我想,终究我们俩人,有一人没有真正地喜欢罢了。”

我说:“缘来缘去缘如水,龙就是你的缘,你们注定会在一起一辈子。”

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众里寻他千百度

版权声明
本文为[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池]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eb3c58262c60